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各怀鬼胎

第四百七十三章 各怀鬼胎

  天都要塌了,乔岚睡不着啊。

  即便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高度紧绷的精神让她根本没办法进入睡眠状态,勉强自己躺下也是辗转难眠。

  睡不着便不睡了吧。为了打起精神,她连喝几杯灵泉水,才消除身上的疲乏感,地头看着手里的杯子,她便有了一个主意。

  乔岚先是拿出三个水囊,灌满灵泉水,交给丑,让他想办法交给封啓祥。她相信不用明,他也晓得其中的奥义,毕竟他曾经打过这水的主意。

  另外,出去看看天色,约莫还有半个时辰就天亮了,她敲开向圈大师的门,让他去把其他人都叫起来,到偏殿的大堂集合。

  护国寺和尚连续诵经三天三夜,已是疲惫不堪,天亮还要去皇陵再做一场法事,本应多休息,冷不丁被叫醒,一个两个都回不了魂。幸好都是苦修过来的人,再熬一熬也不成问题。

  九十九个和尚强打着精神团座在一起听主持吩咐,谁都以为主持有什么天大的事,才提前将他们叫醒,然而,主持并未有什么特别的吩咐,只是让他们念经,美其名曰,做早课!!!

  早课?!这……这也太早了……

  大老少和尚面面相觑,向圈大师不置一词,盘腿做下开始诵经,他们也只得收起心里的怪异感,开始早课。

  徜徉的楞严咒从偏殿传出。

  护国寺的和尚早早起来做早课的事仿佛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湖中,惊起一圈圈的涟漪,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天微微亮的时候,护国寺的早课结束,乔岚亲自给大家倒水,每人一碗,还不能不喝,这又是破天荒的一件事,主持居然劳心劳力,亲自给大家倒水,这又是唱哪一出啊。

  “今天早课先这样,大家稍作休息,等候宫人来叫便是。圆圈跟我来!”看着大家喝完水,乔岚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身后一众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众和尚再次语噎,圆圈大师出去后,约莫一炷香时间后回转,把另外五个圆字辈叫走……

  这天,吉时一到,七十二个杠夫一起使力,将厚重的金丝楠棺木抬起来,稳稳地往皇宫西边的盛德门。

  送丧队伍最前面是六十四个高举万民伞的引幡人,接着是多达一千六百人的卤薄仪仗队,棺木之后是原本隶属帝的亲兵,再之后才是太子与皇后引领的皇亲国戚……整个送葬队伍延绵浩浩荡荡,十分威风。

  盛德门外是乌压压地人头,武百官、道士、尼姑、道姑,替补杠工……只等着灵柩出宫后加入送葬队伍一起前往东北三十里之外的皇陵,除了分位高的人可以乘车坐步辇,其他人都得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去。

  三天的豪雨,昨晚方歇,尽管工部已经加班加点修筑,除了京城,通向皇陵的路依旧泥泞,这一路不会好走。

  护国寺的和尚被打散,分布在队伍中。乔岚本应走在棺木之前,她与圆圈大师换了个位置,正好在皇亲国戚队伍稍微靠后的地方。时至今日,她仍旧作为一个旁观者,将眼前这帮各怀心事的人看在眼里。

  皇后里脸上带着哀戚,与太子相互搀扶着,做足了样子。

  其他皇子公主妃嫔紧随其后,神色也是各有千秋,部分依旧伤心难过,但更多的是木然。

  乔岚不认识齐王,但她注意到皇后略显阴冷的视线几次不经意地扫射到太子侧后方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上,仿佛恨极了他。

  现如今,能让皇后如此“关注”的,又排在太子之后的人,除了齐王,也没谁了,但是齐王已经逃脱升天,所以眼前这个只能是个替身。

  乔岚不认识齐王,所以也不知道这个“替身”能打几分,既然能躲过了皇后的火眼金睛,没有十分也该有九分像吧。

  “齐王”整个人不修边幅,头发还异常凌乱,有几缕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半张脸,也遮住了他的神色,旁边几个皇子也几天没整理仪容仪表,有些妃嫔更是蓬头垢面,有了衬托,他如此“颓唐”倒也没显怪异,兼之旁边还有一个成贤妃替他打掩护。

  成贤妃……

  了尘大师,五十五年前,他无意间救下一个女娃,又送到一户人家教养,后来这个女娃入宫选秀,一步步成为四妃之首,并在皇后诞下太子后不久,也生下一个男婴,即二皇子,也就是灾星齐王……这个女娃可不就是成贤妃,当初接收女娃的人便是李元章李太师吧。

  相比于齐王,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祸国殃民!

  整个送丧队伍或颓唐或装颓唐,但也有那么一两个另类,比如帝的胞弟禹王爷。

  同是白色的衣袍,禹王爷穿在身上的却是一年才出几匹的雪锦,价值千金,更别他头上那个镶嵌着诺大一颗珍珠的玉冠,都是至宝啊,他这一身,就是平时都打眼,别国丧期间。

  早上礼部侍郎重岭阳还委婉地表示,国丧期间,穿衣打扮要低调低调再低调,禹王爷却回他一句,他就这身衣裳最朴素,而且皇兄生前过他穿雪锦最好看,自然要穿皇兄最喜欢的衣服送皇兄一程,把重大人彻底噎住了。

  禹王爷对权势没有想法,他只喜欢赚亮闪闪的金子和银子。他一不挣权,二没有碍到几位侄子的路,无论谁上位也都需要他帮忙充实国库,所以对于王位之争,他始终持中立态度。

  对于皇兄的过世,他并无太多伤感,反之他觉得皇兄生前病得不清不楚,死了反倒是解脱,当然这样的话绝对不能宣之于口,但要他装哀戚,他可装不出来。

  百无聊赖中,他察觉身后有人总是打量他这边,于是回头……这时,一个披头散发的妃嫔也不知发什么疯,徒然张牙舞爪地冲向离他不远的成贤妃,同时尖声厉叫,“李红成,你这个贱人,不得好死,人在做天在看……”

  疯女人徒然发作,瞬间打乱了队伍,也不知旁边的侍卫是出于什么心理,眼睁睁看着那个疯女人冲到成贤妃跟前而不作为,还是成贤妃自己一脚蹬在那女人的肚子上,把人踹开才幸免于难。

  疯女人被侍卫叉走,皇后出面假模假样地安抚成贤妃两句,而成贤妃一脸阴霾,只是不咸不淡地回应皇后一声。

  队伍很快恢复秩序,继续前行。

  差点被抓个正着的乔岚敛着眼睑,嘴里喃喃地念叨着经。她也暗自将人对号入座,那便是禹王爷了,坐拥金山银山和五条海船的岂国首富。哎,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是这样的情况下,实在可惜。

  因着某些人敏锐的直觉,她没有再胡乱打量人,而是用更为稳妥的精神力。她的精神力所到之处,隐匿着不少人,都带着兵器,而且杀气已经形成了实质……

  乔岚的眼神暗了暗,看来不但齐王坐不住,连太子党这边也不打算放过齐王,倘若齐王是真的齐王,被太子党一刀宰了,后面是不是就没事了?哦不,外头还有一个晋王对那个位置虎视眈眈呢。

  乔岚不由想起那个面目如雕刻般分明,眼睛异常深邃的男人,那才是藏得最深的一条蛇。

  他明明知道两个兄长之间的残杀一触即发,而且会有无数人因此而丧命,明明只要揭穿其一,就能免于生灵涂炭,但他却选择坐收渔利,只等两个兄长两败俱伤,他再出来捡现成的……

  父子反目,兄弟阋墙,无情最是帝王家的一点儿没错。

  乔岚的心很,装不下天下苍生,管不了黎民疾苦,她只要自己的人平安无事即可,比如现在暂时归为她的人的护国寺和尚。

  她不知道太子党的人何时会发难,也不知道齐王的人何时会动手,只能期待先出了这个名为“皇宫”的牢笼,别被两方人马瓮中屠杀才好。出了京城,天宽地阔任鸟飞,护国寺的和尚也不至于沦陷于此,其他的管你是太子党还是齐王党,厮杀也好,屠城也罢,她也能见缝插针,见机行事。

  太子党到底是正统,应该不会抢先发难,毕竟死者为大,更何况是先皇的丧礼,搅了先皇的丧礼,没得让后世子孙诟病万年长。

  至于齐王,就算他早已丧心病狂到罔顾人伦,不在乎这点骂名,他倘若是聪明的话,肯定会在送丧队伍出了京城后再杀进宫来,等太子党晃过神来,他已经坐在龙椅上得意地笑。

  如此看来,却是太子的胜算大一点,这可不大妙,了尘大师不能让他上位,还不能让他死,哎,真是难办!

  从华清宫到盛德门的距离可不近,为了赶在吉时出门,队伍的行进速度并不慢,以至于那些娇弱的妃嫔踮着碎步,跑得气喘吁吁。

  嘿哈嘿哈嘿哈……随盛德门逐渐拉近,透过巨大的门洞,还能外面跪伏在地的武百官……

  乔岚心里也逐渐放松下来……·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