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正合她意

第四百七十六章 正合她意

  盛德门门内就是一个非常宽阔的平场,此时却成了最残酷的屠杀场。

  太子党和齐王党的人杀红了眼,只要是非己方人,都是他们攻击的对象。他们也没忽略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十几个高手,因为那些人的功夫之高,令人侧目。

  那些人的衣服制式很陌生,肯定不是自己人。非友即敌,起先都以为是对方的人,哪知那十几个人两边的人都没放过,不管是锦衣卫,禁军还是穿着黑衣的齐王私兵,但凡是凑过去的,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保管你有来无回。

  难道还有别的皇子参与进来,想浑水摸鱼,坐收渔利!!!两方人马大惊失色。不得不,产生了这想法的人很醒目,黑马的确有,只是还在潜伏罢了。看到护国寺的和尚聚拢在盛德门的门洞里,死士护在外围,也没在主动进攻谁,他们才回味过来,那十几个人是在保护护国寺的和尚。只要不主动招惹,就没事。

  为了一群无甚威胁力的和尚,折损大批人手,不值当,衡量了一下,太子党/齐王党觉得还是忽略这帮和尚,剿杀齐王党/太子党才是正事。

  交战双方仿佛达成了统一共识,纷纷退避,不再靠近盛德门。

  真正的齐王始终没出现,乔岚站在棺木上,不知该不该主动去找齐王。她正踌躇,一个人飘然而至,一个错眼,已经来到眼前,是莫寒雨!

  他被师父耳提面命,一定要看护好师妹,倘若师妹少一根毫毛,就逐他出师门。方才他并不在送葬的行列中,所以当他察觉不对,从皇宫东边的太医院赶过来,这边已然血流成河,横尸遍地。

  看到这边的惨状,他也懵了,深怕师妹已经遇难,他有理由相信,要是万一,师父逐他出师门绝不是开玩笑。

  远远地看到盛德门前,棺木上的师妹,他才深深地,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师……弟!”莫寒雨的舌头咬了一下,勉强把即将出口的“妹”改成“弟”,“幸好你没事!师父很担心你。他尚且在宫外,进不来。”

  “大师兄!”既然已经认下郑神医,乔岚也不再矫情,直接唤莫寒雨为大师兄。

  莫寒雨这一路几乎横跨整个皇宫,他应乔岚的要求,描述这一路看到的情景。

  情况比乔岚预想的要严重,锦衣卫还是齐王的,加上私兵,人数不下一万五,但太子党这边,作为最大依仗的御林军却有一部分对同僚反戈相向,叛变投入太子阵营。

  这样下去,齐王很快就能掌控皇宫里的局势,至于皇宫外,恐怕也控制在齐王手中。

  也不知晋王打算什么时候介入,齐王的优势如此明显,晋王这只黄雀再不来,蝉就被螳螂吃掉了。

  乔岚正在暗自思量,忽而又有两个人划空而来。旁边的丑杀气一瞬间大盛,乔岚连忙叫住了他,“丑!别动!!!”她已经认出对方是谁,可不就是禹王爷嘛!

  禹王爷不会功夫,他的侍卫带着他飞。他本来要把自家王爷放在地上,见乔岚这么识相,就自发自觉踮了一下脚,停留在乔岚旁边,即帝的棺木上。

  禹王爷竟也不介意站在亡兄的棺木上,站稳之后,啪的打开手里金闪闪明晃晃的扇子,闲适地摇了摇风,“这天儿可真热,还是菩提底下好乘凉。”

  “……”乔岚无语问天,这就是岂国的首富?!这就是皇帝的钱袋子?!怎地如此不靠谱,难道传有误?她双手合十,徐徐一拜,“禹王爷,天宽地阔任君行,因何凑过来。此地不便久留,能走直须走,切勿蹚这浑水,害了自身,也连累他人。”谁知道你禹王爷是不是两党的攻击目标,别把人给我引来了。

  “本王与护国寺一道,誓死保护亡兄棺木。”禹王爷肃穆,一本正经地,完还命令带他过来的侍卫,好好站岗,别被不长眼的家伙动了棺木。

  “是!”他的侍卫领命,转身与死士们站在一起,还真像那么回事。

  四十好几的人,本是稳重有加的时候,但乔岚硬是从禹王爷严肃的神色中看出几分调侃来。“王爷若是执意留在这里帮忙,我自是不好驳了王爷的好意,只是,心行事……别给旁人添乱。”

  “……”你子,话还真是不客气,想我堂堂王爷,何曾被人下过面子,哎,龙在浅滩被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嗯?!不对!!!这里是皇宫,是我宋家王朝的地盘,怎么本末倒置了。

  乔岚还要什么,盛德门外的动静令她脸一白,大喝一声,“顶住门,别被撞开了!!!”

  她的话尾刚落下,厚实的盛德门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嘭!外面还隐隐约约传来口号声,一,二,三,嘭!原来,外面已经开始拿原木撞门,得亏门造得结实,一时半会也撞不开,但外头持之以恒地撞,就难了。

  门一开,就有可能全军覆没!

  禹王爷踮了踮脚下的棺木,便有了一个主意,他再次一本正经地跟乔岚,“主持,我觉得我亡兄放在入口处还是不安全,刀剑无眼,很容易刮花,我觉得放在里面存放更为合适。”

  他抬手一指,指到了门洞最里面,贴着门板的地方。

  “……”你还真敢。

  虽然没有棺木做屏障,护国寺的和尚就暴露了,但与腹背受敌相比,两害取其轻,乔岚让护国寺的和尚全部从门洞出来,然后把棺木推进门洞,堵住门……

  内里有一个巨大的棺木顶着,外头再撞门,也只是得个响儿,门板却纹丝不动。

  “甚好甚好!”禹王爷满意地点点头,好像他真是为了亡兄的棺木不被人损伤一样。

  乔岚默默地在心底同情帝,古今中外,悲催到棺木被拿来顶门的皇帝,可能找不出第二个了吧,偏偏还是亲弟弟的注意,不过来,这主意真心好,正合她意。

  乔岚选择性忘记到底是谁先把棺木弄过来当挡箭牌。·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