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好阴的招

第四百七十九章 好阴的招

  第四百七十九章 好阴的招

  目前为止,乔岚对异能的利用率还很低,防守有余,进攻不足。

  虽说功夫唯快不破,但台阶上没有任何遮掩,她的异能却没有这一项隐身,思来想去,她便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注意,那就是蜃景。

  她打开绝对领域,压缩其间的空气,形成密度差,果然造就了一小片蜃景。

  用蜃景隐去自己的影像,乔岚一点点往台阶上挪动,几百级的台阶,等她挪上去,一嗔大师已经结束诵经,起身站到祭台前。

  乔岚忙不迭凑近一看,上面摆着大大小小九个娃娃。她敢用一颗翡翠神莲打赌,这些娃娃背后一定写着某些人的生辰八字,比如说太子啊,皇后啊……

  天呐呐呐呐,诅咒娃娃!话说,扎小人什么的不是宅斗玩剩下的吗,怎么夺嫡也用上了。这群和尚哪来这么阴损的招式,而且,就算要扎小人,也得偷偷摸摸地扎吧,这么正大光明地玩阴招,真的可以吗?

  乔岚严重怀疑这招有没有用!

  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连忙转过身来,只见齐王笑得一脸阴险,一步步往下走来。看来,他要亲自扎小人。

  齐王这一步步走下来,居然还在乔岚身边停了一下,似是有所察觉,但下方,一嗔大师往火盆里撒了什么东西,突然暴涨的火焰打消了他的疑惑,他几步走到平台上,拿起排头的一个娃娃。

  乔岚吓得啊,连拍胸脯都不敢,要是齐王再停留久一点,她可能就得躲进空间了。

  很显然,皇后也知道齐王在打什么注意,而她还挺介意诅咒娃娃这一茬,居然让人上前抢娃娃,太子党这一动,齐王党也动了,两党迅速胶着在一起,打得那叫一个惨烈。

  齐王则完全没有被台阶下的战况所影响,他接过一嗔大师递过来的一把暗红色尖刀,缓缓地凑近手里的娃娃,然后轻轻地在娃娃上划了一道……

  不远处的乔岚有种齐王在过家家的即视感,还这么郑重其事……然而,出过她的意料之外的是,位于重重保护中的太子居然发出了痛苦的叫声。

  “啊啊啊……”

  乔岚耳聪目明的她看到太子抱着右手臂痛叫不已,刚刚齐王划的正是娃娃的右手臂,她惶恐地再看向齐王,看着他将手里的到凑近娃娃的左手臂……

  “啊啊啊啊啊……”

  太子的状态令太子党瞬间陷入混乱之中,他们自乱阵脚之后,更是被齐王党压着打杀,很快就溃不成军。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皇后心里已经愤恨得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而且她是声音也被掩埋在成千上万人的厮杀声中。

  齐王露出一个魔鬼般奸佞的笑容,有条不紊在娃娃的四肢上划了不下十刀……

  作为旁观者,乔岚已经觉得不寒而栗。她不忍直视,错开眼,冷不丁看到桌上有一只娃娃居然写着一个字“五”。她心如鼓槌敲击着,有点不敢想想这个“五”字代表这什么,再看另外几个,从“三”到“十三”,没有八、十一……文帝统共就十个儿子,八皇子和十一皇子不幸夭折……

  这几个娃娃分别代表者什么不言而喻。

  晋王不是设了一个死局吗,难道齐王不相信,还是连死人都不打算放过?

  皇宫里风云变化,太子党已见败迹,皇宫外的北安军攻入京城,以期从大面上重新掌控时局。正如皇后所想的,就算没了太子,还有十皇子。他们不知道的是,齐王连已经“死”了的五皇子都没打算放过,何况活蹦乱套的十皇子。

  撇开皇宫里的局势先不谈,封啓祥与吴桂山带着三万兵马通过齐王遗留下来的隧道逐步潜入宫墙内,与他随行的还有晋王,然展吹浪并不在。

  地面上的消息不间断地传到封啓祥这里,听到齐王已经开始“扎小人”,太子已经被虐得仅剩下半条命,他也是脸色一变。

  之前展吹浪盯上大佛寺,并非因为“舍利子失窃”一案,而是他发现大佛寺暗地里拐带童男童女,经他明察暗访,也摸出了一些内幕,大佛寺一嗔大师居然会巫术,而且还丧心病狂到虐杀童男童女,并用他们的心头血炼制妖刀。

  原先他也不知道这妖刀有何用处,直到安插在齐王身边的探子冒死传出来一个消息,妖刀扎小人,奇效!

  用一百个童男童女的心头血淬炼的刀,同时也将他们的冤魂封印在刀刃上,但凡触及,收魂割命。炼制妖刀不是一次成功,而是五次,所以横死在大佛寺手里的童男童女,不下五百名……

  妖刀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齐王要这刀何用,不言而喻。展吹浪顾不上为冤魂,派人去苗疆去寻找破解妖刀的方法,却始终不得其门,最后唯有想方设法阻止齐王拿到晋王的血做娃娃。他千防万防,却没料到,这个计划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了,而晋王的血还是齐王最先拿到的,就在几年前,晋王惊马被摔下地,划伤了手指……

  也就刚刚,探子再次趁乱传递出消息,他们才知道,晋王没能幸免于难。

  “无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倘若今天不成事,也是本王命里与那个位置无缘。只是辜负了你们一番追随。”晋王一派轻松地说,转而又坚定到,“然,本王也不能坐以待毙!既然大皇兄已经不成,我们即刻介入,抢在二皇兄动我之前,动手,还有几分胜算。”

  封啓祥看向晋王,这个男人,有勇有某,张弛有度,倘若能坐上那个位置,一定会成为一代明君,这样一个人,怎能因为那么一个拙劣的阴谋而陨落。

  “王爷,末将指天比地发誓,就算拼了我这天明,也要阻止齐王的诡计得逞。”封啓祥目光灼灼,手里的斩月刀在火把的照映下,闪烁着摄人的寒光。

  “本王信你!!!”晋王拍了拍比他还高的封啓祥的肩头,“有将如此,夫复何求!”这一刻,他觉得这孩子也和展吹浪一样可靠,虽然他仅仅十八岁,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