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笑到最后

第四百八十三章 笑到最后

  第四百八十三章 笑到最后

  封啓祥松开乔岚,对晋王抱拳禀告道,“王爷!”娃娃的事,早已让死士传递给晋王,否则晋王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出现在齐王眼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有劳封卿了。”晋王祥和地回应道,这还是他第一次称呼封啓祥为“封卿”,意义可非同一般,目前为止,能让他叫一声“卿”的也就展吹浪一个。

  “这是末将应该做的,当不得王爷谬赞。”封啓祥转身,把乔岚让出来,“这一回,多得空虚大师,事情才得以完满解决。”众目睽睽之下,他不好不顾乔岚此时此刻顶着的护国寺主持身份,只能将她介绍为空虚大师。只要晋王不误会就行。为了替乔岚邀功,他已经将乔岚的事说了七七八八,除了她手上那串神奇的佛珠。

  “乔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当初见那一面,晋王就非常看好乔岚,原也不知道乔岚是女儿身,封啓祥求圣旨的时候,他还很惋惜,不过还是应了封啓祥的要求,待他问鼎江山的时候,就用一道圣旨,将男儿身的乔岚打包送给封啓祥。

  乔岚还在回头往台阶上张望,听到有人跟她说话,只好回过头来。晋王还坐在马上呢,高高在上,看得她脖子累,所以只瞟了一眼,就干脆低头,双手合十,“阿弥陀佛,宋施主!”

  “呃……”晋王一愣,可以说,乔岚真是每次都令他刮目相看,无论是假扮男子还是做护国寺主持,都毫无破绽,怨不得封卿与之相处两年多都没能发觉她是女儿身,不冤呐。

  晋王还没真正上位,还没养成那种唯我独尊的性子,对人对事,尤其是入了他眼的,也表现出极大的宽容度。换别个上位者来,乔岚首先就要背负一个欺君之罪,再就是不敬佛神,不敬帝君。

  “护国寺的功劳,本王不会忘记,你的功劳,本王也铭记于心,日后定会论功行赏。”

  论功行赏?!乔岚的耳朵支棱了一下,我能不能求一个恩典,不要杀齐王?她抬头,刚要顺杆儿爬,就看到封祈祥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呃.......”这家伙与齐王不共戴天,我这会儿要是提齐王求情,不好吧!若是以前,她肯定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现在却开始顾忌封啓祥的感受。

  “我代护国寺谢过晋王恩典。”

  台阶下,谈笑风生,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台阶上,齐王气得肺都要炸了,想到手里还捏着能够左右晋王生死的娃娃,才和缓了些,但他一边生气一边得意,以至于整个面部表情都扭曲了。

  “五皇弟,你当真不怕死?”齐王两手凑近,把妖刀架在娃娃的胸口。

  “二皇兄,束手就擒吧,你已经没有退路了。你错太多太过,即便我念着兄弟情分,想对你开一面,只怕会愧对父皇,愧对江山社稷,愧对天下苍生。”晋王静坐在马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齐王,虽然他处于低位,但气势上丝毫不输已经癫狂的齐王。

  “哈哈哈哈,五皇弟,你是不是没搞清楚状况?不知道本王手里的是何物?诅咒人偶,上面有你的生辰八字和血,只要本王用这把经过一百个冤魂淬炼出来的刀划上一刀,你的魂魄也会受到相应的损伤,即便活着,也是个废人!太子,三皇弟,四皇弟,十皇弟已经废了,现在……轮到你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二皇兄,你何以会如此残忍?”

  “怎么,怕啦!求我啊,跪下来,给我磕几个响头,然后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我高兴了,也许会给你一个痛快。”

  “……”齐王已经疯了,晋王没有再与齐他耍嘴皮子,而是缓缓抬起手,让人按照计划行事。

  随着晋王的手势,四周出现了一排排的弓箭手,还有相当一部分威力强大的弓弩,确保齐王党插翅难飞,至于那些轻功了得的,有封啓祥的死士,也跑不远。

  “你自找的!!!那就休怪我无情!”

  晋王的“负隅顽抗”气煞齐王,他狠狠地削断了手中娃娃的一条手臂,要给晋王一点眼神看看,然而,料想中的“晋王痛不欲生”的场景没有出现,不但没有出现,晋王还好好地坐在马上,冷冷地看着他,仿佛看着一个可悲可笑的跳梁小丑一样。

  “为什么没事?为什么?”齐王大惊失色,手起刀落,又砍了娃娃的一条腿……

  “怎会?!”一戒大师也面如土色,凑近来想看看齐王手里的娃娃,他忘了,齐王盛怒之时,应该离他越远越好,否则很容易殃及池鱼,这不,他才靠近,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齐王给了一刀,用的还是那边摄魂的妖刀。

  妖刀不止用于诅咒,还是杀人越货的利器,阴气缭绕,小小一个伤口都会血流不止。

  虽然大佛寺的和尚第一时间展开救治,但妖刀捅伤的伤口根本没办法止血,一戒大师最终因为流血过多而死,死之前,他突然转头,用尽生命里最后的力气恶狠狠地瞪着台阶下,那个较小的身影。

  罪孽深重的一戒大师最终自食恶果,惨死在自己用童男童女心头血炼制的妖刀下。

  狗咬狗,一嘴毛!乔岚做如下评价。最近见惯了生与死,她早已将生死看开,但一戒大师的死,她却由衷觉得痛快。哦不,还是太便宜他了,几百个孩子呢,一人刮一刀,还得几百刀。

  这边,齐王捅完一戒大师就有点小后悔了,应该让这老秃驴先把娃娃修好子再与他计较。

  “二皇兄,别忙活了,你手里的娃娃是假的!”晋王出声提醒道。

  “什么?!”齐王一愣,然后仿佛求证一样,疯狂地扎手里的娃娃,只一两刀之后,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之前的娃娃都有血留出来,而这个……再一看,稻草还是新的,衣服也做得不成样儿,等等,居然连八字也不对!

  大势已去,又失去了最后的法宝,齐王暴起,想着冲出重围,只要回到西部,回到他的大本营,就还有翻盘的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事到如今,当然不能让齐王逃脱升天。说时迟,那时快,封啓祥抓过旁边一个弓箭手的弓箭,搭箭,拉弓,放手,再搭箭,拉弓,放手……他动作太快,就连乔岚都没来得及阻止,“等,别杀了……”

  咻!咻!两支利箭排着队射出,齐王一个踉跄,撞到身后的供桌,然后两枚箭射穿他的双臂,牢牢地钉在供桌上。意识到封啓祥没有失去理智到杀了齐王,乔岚才放心下来。其实她错了,封啓祥不是不杀齐王,而是不想太便宜他。

  这是我爹娘的份儿!

  “啊啊啊啊啊……”齐王最喜欢听到的惨叫声从他自己的嘴里连绵不断地出来。

  咻!又一枚箭射穿齐王的大腿。

  这是我妹妹的份儿!

  咻!又是一枚箭射出,正中齐王的脚踝。

  这是我白叔的……

  箭筒里的箭射完,封啓祥又要去拿新的箭筒,一只素白的小手附在他的手上,无声地阻止他继续狂暴下去,他转头看到乔岚对他摇了摇头,然后,他脑海里的狂风暴雨骤停,并逐渐恢复清明,“岚儿……”

  乔岚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没事的,没事的,都过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齐王的四肢上都插着两三枚箭羽,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只畸形的刺猬,而且还是一只痛不欲生的畸形刺猬。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