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恶有恶报

第四百八十六章 恶有恶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定远侯世子封言英为一己之私,弃伦理道德于不顾,犯上作乱为不忠,毒害定远侯为不孝,残杀手足至亲为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义之辈,天地难容,数罪并罚,收入天牢,秋后问斩。其妻封周氏、其子封其进协旁从犯,收入天牢,月后流放西北蛮荒之地,此生不得踏出蛮荒。钦此!

  圣旨一出,当年的事情也随之水落石出。

  无数人拍手称快,尤其是定远军,对于他们来,这是一个迟到了十年的真相。

  在封家人的处置上,新帝全凭封啓祥的意思。封其进帮齐王做过不少事,但封啓祥却决定留他一命,顺便赐他一个生不如死。

  一个人当大爷惯了,去到蛮荒之地,可不就是生不如死。

  伴随着封言英的求饶,封周氏的撒泼、封其进的谩骂,定远军雷厉风行,将他们押上囚车。

  封其跃一时间也傻眼了,不是好的升官发财么,怎么是秋后问斩和流放。他急了,腾腾跑到封啓祥跟前,让后者进宫向皇上求情,不要抓他爹娘和弟弟。

  “皇上如此看中你!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你帮我这个忙,我承你的情。”现场人山人海,唯一还懵懵懂懂,搞不清楚状况的也就是他一个。

  被他这一闹,封啓祥郁结在心里的火气消散了一些,“你可想陪他们一起坐牢?”

  “不想!不想!天牢里没吃没喝,还有老鼠,好可怕。”封其进摇头晃脑,身上的肥肉全都跟着蠕动起来。

  “原本你也得一起关起来,我向皇上求情才免了你的罪。”

  “啊,原来是这样,堂弟,你真好。多亏有你,以后我一定不再欺负你。”封其跃不由对封啓祥感恩戴德起来。

  一想到自己也差点得去那个可怕的地方,他心有余悸,顿时也顾不上爹娘和弟弟,连忙跑回自己的院子躲着,免得被皇上惦记。

  囚车缓缓驶向天牢。

  吴桂山的副将毛大头亲自驾着囚车,在京城几条主要道路走了一遍。

  原本在侯府围观的人也都跟着,宣旨就在侯府门内,站在门外的人只要不聋都听到了,他们了解事情的始末,于是很热心地向后面才来凑热闹的人介绍囚车上那三个不忠不孝不义的人。

  几个农人打扮的定远军穿插其中,散布更为劲爆的内幕消息。

  “他们私底下不知帮齐王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骠骑大将军封言勇大将军乃一袋军神,当年之所以战死就是因为他们里通外敌,合伙陷害。”

  “钱帛动人心,权势迷人眼。连亲爹和胞弟都不放过,真是丧尽天良,理应五马分尸。”

  “因为老侯爷总不让位,他就毒害老侯爷,下的慢性毒,你当老当益壮的老侯爷最近几年怎么都不出现在人前,病了,还被囚禁起来,多得封将军带人回来才幸免于难。”

  ……

  随着第一个臭鸡蛋砸在囚车上,激愤的人群再也抑制不住心底的愤慨,臭鸡蛋、烂菜叶、石头纷纷出手,尤其是经过京城外城西南菜市场时,扔菜叶的人太多,还得排队。

  群情激奋啊,囚车频频陷于烂菜叶堆中,进退不得,不得不派人清理。饶是如此,压车的毛大头一点儿不介意,甚至让人把清理出来的菜叶重新分给民众,让他们继续砸……

  砸!砸!砸死丫算爷的!!!砸中头赏两个铜板,砸中身子赏一个,其他不算。

  离开封府,封啓祥只有十三岁,还是一个半大不的孩子,再回来,却已经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男人。他慢慢地往里走,用脚量踱侯府封家这片曾经很熟悉的地方,几年过去,已然陌生。

  这些年,能留在侯府里的仆人都深得封言英几个主子喜欢,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些仆人中也没几个好人,没少干见不得人的事,以至于看到封啓祥,没有一个不战战兢兢地畏缩着,有人竟怕得连行礼都忘了。

  走了一阵,封啓祥在花园里停下来,问跟在旁边的大管家,“怎么不见李嬷嬷与翠柳翠英?”李嬷嬷是他的奶嬷嬷,翠柳翠英是他在侯府的两个一等丫头,他离开侯府时所中的毒也是拜她们所赐。

  大管家冷汗津津,连声音都制不住带着一丝颤抖,“李……李嬷嬷在三少爷离开后就告老还乡,后来生了一场大病,就去了。翠柳大前年冬天失足掉河里,没救回来,翠英被夫……那个罪妇许配给别庄的一个管事,生产的时候难产,一尸两命,也没……”到这里,大管家就不下去了,他也才发现,这三个人的下场也忒惨了,而这三个人当年背叛三少爷的事,他是知道的。

  这么一想,大管家心里更是骇然。

  “多行不义必自毙!”封啓祥冷冷地了一句,倒是省得我自己动手了。

  “呃呃……”大管家下意识地应着,其实他何尝不是做了许多错事。

  封啓祥又问起封其荣,大管家转身就叫来个人,让他去把封其荣找来。庶子庶女再上不了台面,那也是半个主子,何至于让一个老奴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但在侯府封家,这样的情况却并不鲜见,尤其是封其荣这样边缘化的庶子,得脸如大管家,的确曾经使唤过封其荣。

  等封啓祥问清楚封其荣的位置,亲自找过去。

  大管家不又觉得自己又办了一件大蠢事。只是不知道这荣少爷怎么就入了三少爷的眼,哎,失策失策!

  封其荣的的确确入了封啓祥的眼,封其荣身上封家子孙应有的担当,这一点足以令他高看他几分。那天太子党与齐王党打起来的时候,作为一名禁军队长的封其荣却没有参与其中,他溜号了,为了保护已经回府镇宅的祖父不被父兄伤害。

  虽然做事还缺点火候,也不是不可以调教,所以当封广信让封啓祥给大伯父封言英留一脉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封其荣,却不是蠢到人神共愤的封其跃。·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