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秋后蚱蜢

第四百八十七章 秋后蚱蜢

  第四百八十七章 秋后蚱蜢

  封其荣在他娘周晴雨的院子。

  封啓祥亲自找去,只是走着走着,越走越偏僻,越走越荒凉。只是他没有再问大管家怎么回事,去到了自然明白,谅这老家伙也不敢诓骗于我。

  周晴雨的院子位于侯府东南角落,说是院子,但只有大小三间屋子,竟比一般管事住的还要简陋几分。

  爬满牵牛花的篱笆前,封啓祥兀地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大管家,“石管家,你住的屋子几进?”

  “那个……”大管家当然知道封啓祥什么意思,他忙解释说,住这里是周姨娘自己要求的,原先分给她的院子也挺好,封啓祥却不听,只重复问大管家,他的房子几进。

  “三…三进……”

  “就一处?”

  “……”

  “嗯?”

  “五……哦不,两处,就两处!”大管家不是那么坚定地回答,他名下的确只有两处宅子,但他两个儿子名下还有三处,别说其他田地,铺子什么的,做大管家这么多年,过手的账目根本经不起细查,漏洞不要太多了。

  “呵!”封啓祥留给大管家一个意味深长的语气词,并一个背影。

  大管家跟上去前,又忙不迭擦擦脸颊上不断流淌的冷汗,三少爷好可怕!

  封其荣从小就崇拜堂哥封啓祥,而封啓祥在前几天的皇权之争中表现出的雷霆之姿也传到他这里,此时他对封啓祥的敬仰之情更是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几欲神化。

  十分崇拜的人大驾光临,封其荣显得有点窘迫,这院子太破,跟堂哥的气质一点都不配。他不知道自家神祗一样的堂哥还下过田当泥腿子,也曾在山林里摸爬滚打,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周晴雨也有点瑟瑟,这么多年她躲在侯府的角落偏安一隅,几乎没有怎么见过外人,何况还是封啓祥这样正经八百的主子,人家或许还会成为整个侯府,整个封家的主人。

  封啓祥此番前来是为了叫封其荣跟自己去定远军。

  既然决定调教,就要赶紧付诸行动,趁这一次,军中大换血的机会。封其荣是个可塑之才,缺的是历练,只消到军中真刀真枪地操练,加以时日,一定可以独当一面,封家子孙没有孬的,嗯……那两个不算!

  知道封啓祥的意思后,封其荣自然开心,笑得见牙不见眼,他娘却不怎么欢喜,儿子在禁军,虽然职位不高,好歹还是在自己身边,而且几乎没什么危险,如果去定远军,离得远不说,那是要冲锋陷阵的,随时有生命危险……

  转眼看到儿子两眼放光的模样,周晴雨才憋着没有当场开口反对。她不是不知道儿子有鸿鹄之志,自己没能成为他的助力,又怎能成为他的阻碍,让他郁郁不得志。

  其实,封啓祥来还有另一个目的,在他把岚儿娶回家之前,侯府还缺一个人打理中馈,于是他想到了周晴雨,想着她也是官家出身,应该能做点事,但自从他进门,周晴雨的表现令他大失所望,干脆略过不提,只让大管家给她换个体面的院子。

  对于封啓祥的周到,封其荣又是一番感激,不想却被数落。

  “别动不动就感激人,不然你的感激将一文不值。”封啓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封其荣连忙跟出去,“额……是,三哥!”堂哥好可怕。

  周晴雨目送儿子离开,神色异常复杂,既想儿子有出息,又怕儿子有危险。奶娘赶紧上前劝慰,要相信三少爷,荣少爷能跟着他,日后必定有大造化云云……

  晋王登基为帝,并非没有反对的声音,其中以原皇后纳兰媛为首的纳兰家族最为强烈。

  无论谁当这个皇帝,纳兰媛都是太后,唯一的区别在于,这个新帝受不受她控制,很明显,宋真宗已然成年,还有能力精密布局,步步为营,然后一举谋夺江山,这样一个人又怎么可能成为她手中的傀儡,让她予取予求。

  纳兰媛不但不能干预朝政,连后宫也做不到一言堂,因为宋真宗的生母还健在,是为西太后,而她虽然也是太后,前面却多了一个“东”字,是为东太后,兼之,宋真宗的皇后周若仪与纳兰家连远亲都算不上,还深得帝宠……

  如此这般这样下去,这个江山跟纳兰家还有什么关系?

  各种想法纠缠着西太后,领她寝食难安,郁结于心。

  齐王先发难不假,晋王又在局面失控后出现,收服了残暴的齐王,使宋家江山免于生灵涂炭,但这并不能掩盖一个事实,晋王事先已经有所谋划,也许连齐王发难,他都盘算在内,才会适时出现并力缆狂澜。退一万步讲,就算不是齐王,他也一定会发难。

  晋王居然不声不响地笼络这么多势力,并成功地瞒过所有人,暗地里发展。

  晋王为什么不早点出现,再早点,几个皇子就不会出事,我的儿啊!

  ……

  在东太后与纳兰家的运作下,宋真宗的朝廷出现了别样的声音,说他不正统,应该立即退位,把江山还给原太子的长子二十五岁的宋钊瑜。一个巴掌拍不响,宋钊瑜也跃跃欲试,就算给皇祖母当傀儡也甘愿。

  纳兰家的旁征博引,各种论证宋真宗不正统,应该让贤,其中最有力的凭证就是,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中部地区天天下暴雨,庄稼绝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更糟的是出现了水患的征兆!

  之前遭人忽视的水患之兆,在某些人刻意夸大的情况下被搬上台面,但也有人嗤之以鼻,喂喂喂,能不能靠谱点!这雨在皇上登基之前就已经开始下了好不好,那时候还是老天爷为先帝垂泪,现在怎么变成看不过眼皇上继位而下雨了?老天爷要真是对皇上不满,怎么不直接在京城下?

  纳兰家到处蹦哒,四下活动,宋真宗当他们是秋后的蚱蜢,反正蹦达不了几天,懒得理会,只不过关于水患的说辞却提起了他注意。

  新帝上位就出现天灾,那是相当的不吉利,要是处理不好,将动摇江山之根本。

  宋真宗立马召新晋宰相展吹浪进宫,两厢合计后,当即决定派人去考察水情,于是包括乔冲睿在内的五人被点为钦差大臣,兵分五路南下。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