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嫁我可好

第四百九十一章 嫁我可好

  第四百九十一章 嫁我可好

  听封啓祥说出那样的话,乔岚也是大骇,下意识就发散精神力,注意周边的情况。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家死士的反应之迅速也令她由衷觉得欣慰。

  她简直不敢想象,封啓祥刚刚的话要是传到皇上的耳中,会引发怎样一场轩然大波。他有从龙之功,但皇上的容忍度也是有限度的,就算现在不方便办了他,心里也会起隔阂,这对于还要在这个世道混的人来说,最是要不得,更何况还是一个日后会常伴君侧的人。

  哎呀,这么把人杀了,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让那位怎么看,别自己脑补才好。阿弥陀佛,意外,纯属意外。

  封啓祥一直看着乔岚,也看到了她的慌乱,如此,倒是令他心底的戾气消散了些,她心里终究是有我的吧,不然也为我担惊受怕,她不敢放过齐王,也是怕抗旨,引来杀身之祸。

  情之所至,一往而情深,此情此景,封啓祥忍不住问出盘桓心底许久的问题“岚儿,嫁与我,可好?”

  “嗯?!”乔岚狂乱的心跳还没缓过来,冷不丁听到封啓祥这么问,也是愣了一下,而后才反应过来,立马气也不喘了,心也不跳了,整个人傻在原地。什么鬼?这是什么神转折?我们不是正在讨论齐王的问题……呃,不好,这个问题最好不要在讨论下去,但素……

  “你……”

  “嫁与我,可好?”封啓祥又站上一个台阶,贴着乔岚站。

  此时,他依旧是那身黑色带金红色边纹的铠甲,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剑眉下一双璀璨如寒星的双眸,倘若之前,他的眉目是漂亮得雌雄莫辨,现在,已经迅速成长为一个真男人,英气十足。这样一个人,用深情的声音问,“嫁与我,可好?”这美男计,妥妥的,不要说是女人,可能连男人的都会被蛊惑的吧。

  乔岚的心啊,腾地一下,又乱了,仿佛住着一直小鹿,在胡乱地跳着跃着。她的脸也热乎起来,一个“好”字差点脱口而出,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冷嘲热讽的声音,“呜哇,没花没戒指,也不下跪,干巴巴一句话,这算哪门子求婚,偏偏有人还被爱情冲昏了头,想一口应下,也不知是谁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要回去现代来着。这是要留在这边相夫教子的节奏啊。”

  是玉溪!他一直待在乔岚的空间里。他的乱入也点醒了乔岚,她还要回去现代救姥爷和爸爸,不能嫁给封啓祥。

  “我……”

  “若是说好,你便说,若是旁的答复。”封啓祥抬手,轻轻地压在乔岚的嘴上,“便不要说出来。”因为我不久就会求来一张赐婚的圣旨,让天下人知道,我心悦于你。

  乔岚当即收声,没有给予任何答复。

  封啓祥并不恼,他懂一些唇语,他“听”到了乔岚那个未能宣之于口的“好”。这也让他更坚定要到赐婚圣旨的想法,而且越快越好,他迫不及待要把人绑在自己身边。

  “岚儿……”说不失望是假的,他多想岚儿也能明明白白,无所顾忌地心悦于他,只是他尚且不知横亘在两人之间的什么?许是封啓祥眼里暗淡的光彩触动了乔岚,她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此生,我非你不嫁,可好?”

  “果真!!!”封啓祥眼睛大亮,宛如星辰,一时间把持不住,伸手将乔岚拥在怀里,紧紧抱住,“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岚儿,我许你八抬大轿,许你十里红妆,断断不会委屈了你。”说到这,他放开乔岚,面向远处的护国寺大殿,虽然远,但还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的佛祖圣像,“佛祖在上,我愿与岚儿一生一世一双人,若是违背誓言,有如此发。”

  封啓祥的动作,太快,乔岚阻拦不及,斩月刀一闪,他左边的鬓发当即少了一截,偏偏他还乐在其中,“呵呵!”

  “傻子!”我只是说非你不嫁,又没说一定嫁你。

  封啓祥被忽悠了而不自知,他心情大好,在齐王的事上也有了主意。“皇上让护国寺度化齐王,护国寺不能抗旨不遵,然,我也有大仇要报,如此,我与护国寺折中一下,护国寺继续度化他,而我每天在他身上割十刀,百日之后,若是他能挺下来,我与他之间的仇恨便算是清了。”

  每天十刀,一百天,就是一千刀。乔岚略思了一下,千刀万剐听着有点惊悚,但灵泉水加上郑神医的医术,应该能吊住宋毓彻的小命。了尘大师只说留他一命……

  “嗯,可以!”她拿下封啓祥的手,却并没有放开,而是用自吧己的小手裹挟着他的大手,“不管怎样,答应我,留他一口气,可好?”

  她差点被封啓祥的美男计蛊惑,现在,她何尝不是用上了美人计,就算她光着头,那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且封啓祥身边可没提醒他不要中计了,这不,恍惚间,他点头了,“好!”

  窝在空间里,一直关注事态发展的玉溪,鄙夷地撇撇嘴,“切,没劲儿!”

  宋毓彻被关押在护国寺的天湖山圣地,四条手臂粗的链条将他牢牢地绑在一块巨石上,由蛙人空缘看守着,除了经手风吹日晒雨淋,还有每天十刀的酷刑。

  前十刀,封啓祥亲自执行。他没用斩月刀,一来刀快肉不疼,二来不想弄脏斩月刀,所以他拿了一把生锈的钝刀。

  看得乔岚那个胆战心惊,生锈的刀啊,要是感染了怎么办!!!

  “那个……”她欲言又止,封啓祥报以一笑,“岚儿且放心,我有分寸。”

  “……”哎,再说下去,就真是的维护宋毓彻了!

  枉乔岚还处处为宋毓彻的小命着想,但人家不领情啊。封啓祥已经拿着刀站到他跟前,他居然冷嘲热讽,没错,就是冷嘲热讽,先是笑宋真宗妇人之仁,不敢杀了他,迟早成为亡国之君,接着又笑封啓祥窝囊,明明恨他恨得入心入肺,却不敢手刃仇人……冷嘲热讽还不够,他还重提当年算计封言勇的事情,而且描述得很详细,一一重现当年的阴谋。

  自作孽不可活!乔岚自觉说什么都苍白了,默默地转身,哎,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

  封啓祥手起刀落,钝刀子在宋毓彻的胸口划开了长长一条口子。

  宋毓彻的冷嘲热讽截然而至,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啊啊啊啊!!!”

  封啓祥抬手又是一刀……

  十刀,其中六刀落在了宋毓彻的胸前,砍成一个“田”字,另外四刀,落在他的四肢,挑断他的手筋脚筋。

  也许伤口的疼痛超乎了宋毓彻的想象,他痛得想打滚,却碍于铁链的牵制,滚不到地上,只能痛苦地扭曲身子,不时厉叫,“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

  看到他这样,封啓祥总算解气了一些。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