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九十二章 耿直封卿

第四百九十二章 耿直封卿

  第四百九十二章 耿直封卿

  宋真宗派去的暗卫系数被杀,以至于久久没有传回护国寺那边的消息,他再要派暗卫去看看怎么回事,是不是封卿为难护国寺了,结果他的内侍常公公进来传话,暗卫营统秦淮生领求见。w . v m)

  除了护国寺那边的事,宋真宗不做他想,但怎么是暗卫统领亲自来禀报?

  秦淮生被领进来,虽然已经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不难看出来他非常生气。原来,不久前,封家死士把那三个暗卫的遗体送回暗卫营的大院里。

  任谁无缘无故死了部下也会被气炸,兼之对方还没有任何解释,让他问皇上。

  宋真宗乍一听封啓祥把他派去的暗卫杀了,各种想法就在他脑海里纷至沓来,但知道封啓祥又让人堂而皇之地把遗体送还暗卫营,还说他会明白,各种猜测顿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一声轻笑,“呵!”

  “他们说皇上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卑职斗胆过来问问,求个明白。”秦淮生生气归生气,但却不敢跟皇上拿乔,只能往温和里说。

  还能怎么回事,封卿这是迁怒了,怪我轻而易举放过二皇兄,不给他机会报仇。哎,这封卿也真是年轻气盛,与他爹相比,还有得磨啊。宋真宗不怕臣子有缺点,太完美的人不好掌控,有能力又有缺点的臣子才是他的心头好。

  “因公殉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点鸡毛蒜皮的事都拿来烦扰朕,要你这统领有何用,做不好就回家吃自己的。”宋真宗也板起脸来。他想当一个贤明的君王,但很明显,太和气了也不行。

  哐当一顶“尸位素餐”的帽子扣下来,秦淮生头皮一阵发麻,连忙跪下,“微臣该死!”话虽这么说,尸位素餐的罪名可不能担下,不然他这个暗卫统领就走到头了。为着给自己正名,他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皇上,微臣绝非为了部下身后事而来,而是封小将军杀我的部下,事后也没有给出交代,这让微臣很难办。若是我的部下有错在前,死不足惜,我这个统领难辞其咎,自会向他赔礼道歉。但我很了解自己的部下,绝不会无事生非,就怕是他自己起了什么龌蹉的心思,被我的部下发现,才杀人灭口。”

  说到底,为部下讨公道什么的也不是那么重要,讨伐封啓祥才是秦淮生的最终目的,他就是看不惯那小子得志便猖狂,小小年纪,连真正的战场都没上过,就可劲儿摆谱,偏偏很多人都吃他那一套。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个承蒙祖上荫庇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罢了。

  杀人灭口?!不得不说,秦统领,你真相了,但封啓祥表现得太磊落,宋真宗不信啊。他正愁怎么打发秦淮生,常公公又在外头禀报说,“封小将军求见。”

  封啓祥还没正式受封,但“将军”这个名号却是皇上默许的,为了区别开来,又加了一个“小”字。

  “哦,封卿也来了,快快请进。秦统领也好当面向他讨个公道。”瞧宋真宗这称呼,已经偏到天边儿去,也让秦淮生觉得自己来这一趟,简直傻透了。

  不一会儿,封啓祥在常公公的带领下走进来,他不但没有无故杀人后的自觉,还冷着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百八十万两银子没还似的。

  “末将参见皇上。”

  “封卿请起!”宋真宗正襟危坐,“你来的正好。秦统领说你杀了他的人,正要找你问个明白。”封啓祥幽幽地看了旁边的秦淮生一眼,复而又看向正等着看好戏的皇上,“这个,皇上恐怕比末将更清楚!”

  “这一天都在批阅奏章,朕都有点糊涂了。”宋真宗揉了揉太阳穴,假装疲乏。常公公眼明手快,从旁边熨煨着的瓦煲里倒出参汤呈上来。他接过,小小地喝了一口又递还给常公公,“封卿,人是你杀的,你好歹也给秦统领一个交代。”过得去就行,别什么都说出来。

  “末将与宋毓彻有血海深仇,皇上却不给末将机会手刃仇人,末将气疯了,却不能生皇上的气,护国寺也动不得,唯有拿主动凑到眼前的小鱼小虾泄愤。”有些人,说话永远这么理所当然,无所顾忌。

  “咳咳!”宋真宗也没想到封啓祥居然这么直白,说话都不带拐弯的。封卿,你这么耿直,可如何是好。

  这边,秦淮生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你你你你……”封啓祥凉凉地斜他一眼,问,“怎地?”

  封啓祥的眼神冷得仿佛腊月里的冰刀,刮得秦淮生浑身一冷,脑子里空空如也,一时间也忘了应答,“呃!”

  令秦淮生更震惊的是宋真宗的态度。

  宋真宗不假思索地说,“如此,也是朕考虑不周,没事先与你说明。把二皇兄交给护国寺,也是从江山社稷出发,朕不得已而为之。二皇兄的仇人又何止你一个。”

  这…这…这……皇上还自责上了?!秦淮生顿时觉得他的人生失去了所有的光彩。

  封啓祥突然一笑,“无妨,末将已经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不会令皇上难做。”他又把与护国寺主持约定的事说出来。

  “还请皇上宣扬宣扬,谁跟宋毓彻有仇,大可去护国寺……”笑眯眯地说着“千刀万剐”的事,封啓祥突然收起笑容,看着旁边的秦淮生,一字一顿地说,“手!刃!仇!人!”

  好可怕!!!秦淮生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冷战,当即决定,日后绝不招惹这小子。

  “呃,如此也好!”只要护国寺说没问题,那便没问题吧。宋真宗随意得很,“话虽如此,你罔顾人命也是事实,朕不能不罚你。嗯……就罚你厚葬秦统领的部下并抚恤其家人。”

  “末将认罚!”封啓祥说完,掏出三张银票拍到秦淮生的胸口,“秦大人,三千两,够?不够,我再添点。”

  “够……够了!”秦淮生已经妥妥地被镇住,哪敢说别的。“如此,就麻烦秦大人了。”封啓祥淡淡地说“我与皇上还有机密要事商议……”

  秦淮生闻言,赶紧告退,至于讨公道,那是什么鬼,能吃吗?

  “你还有什么事?”皇上生气地虎着脸问。封啓祥却没被吓到,他泰然自若到,“皇上,原先说好的赐婚圣旨,是不是可以拟给末将了?”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