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九十七章 麻烦来了

第四百九十七章 麻烦来了

  “你要去凤阳?!”

  “你要去凤阳?!”

  宋真宗与封啓祥的声音不约而同在南书房里响起,“不准!!!”

  乔岚眉心一跳,不明白这两个人反应怎会这么大,难道是我着急了?才受封就去封地,不行?

  “岚儿只是去看看……”眼见两人不赞同的神色,乔岚默默加了一句,“不日就回转!”是不可能的。

  这时,封啓祥也顾不上装羊,走到乔岚跟前。宋真宗看着他拉起自己义妹的手,眼睛都瞪直了,这子,在朕眼皮底下就这么孟浪,若是朕不在,他还不上房揭瓦……罢了罢了,迟早是两口子。

  “岚儿,你听我,凤阳民风异常彪悍,民众多愚昧,没有强有力的武力镇压,你去相当与羊入虎口。你且等一等,我已经领了皇上的旨意,去整顿镇西军,带我把他们服帖服帖了,你再去。有镇西军在旁边坐镇,你封地上的民众就会像兔子一样任你搓圆捏扁……”

  等你整治镇西军,那得什么时候。“我只是去看看,看看就回。”哎,乔岚忍不住在心里叹气,早知道就回通州了,去什么凤阳。

  “恐怕不行!”宋真宗也发话了,而且他的理由更为充分,“凤阳那边的情况还是次要,最主要的是,中部豪雨不断,有些地方已经出现水患,南下的路,步履维艰。”

  宋真宗描述的还叫轻描淡写,实际上的情况却要严重得多。

  这几天,不断有奏章从南边八百里加急送进京,呈到宋真宗的御案上,无一例外,都是关于此次灾情,中部水患已起,糟糕的是雨势还在逐渐向南扩散,灾情也在一步步向南推进。对于还有一个月才能秋收的岂国来,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中部庄稼已经绝收,若是南部也沦陷,这个大灾年难熬矣。

  原太子党利用这个契机攻击新帝,他继位有违天意,值得庆幸的是北部雨势早已停歇,庄稼还不至于颗粒无收,这也明北部有新帝真龙之气的庇护下,才安然无恙,原太子党的舆论才被压制了下去。

  “方才也收到来自凤阳的奏报,那边也开始下雨,白毛山一带已经一片泽国……”

  白毛山……怎么偏偏是白毛山!

  乔岚无功而返,出宫的路上,闷闷不。

  封啓祥没有避嫌,一路随她出宫,见她不高兴,却又不知从而安慰起,因为他不理解,乔岚这么迫切去凤阳的心情,在他看来,凤阳已经封给乔岚,迟早要去,但不差这个把月时间。

  出宫,就要上车了,乔岚似是才看见一直在她身边的封啓祥。“你要去西部?”

  “别想,我绝不会这时候带你出京。”封啓祥斩钉截铁道,乔岚暗恼,这家伙怎么知道我要什么。

  她正了正色,“我没想你带我出京。只是想,一切心。镇西军原属宋毓彻的势力,想来不会很好相与,更何况你原就不属于那里,要从中插手恐怕不简单。你凡事长个心眼,不可与他们硬碰硬,有时候智取比蛮干更来得有效。”

  “呵呵,原来岚儿是担心我……”

  封啓祥也不回应,一味傻乎乎的笑着,直到乔岚上车走远了,他还没笑停。

  得了乔岚几句贴心的嘱咐,封啓祥心花怒放,骑着惊风,一路笑回侯府。搞得旁边的封一和封二几欲捂脸遁走,这一定不是我家主子,可能是被什么怪东西附身了也不定。

  回到侯府门前,封啓祥正欲从惊风上跃下,突然瞥见不远处停着好几辆马车,最边边的一辆,车蓬外赫然一个“李”字。

  门房见他注意到旁边的马车,连忙解释,“今天大姐九岁生辰,李尚书夫人带李姐过来给大姐庆生。”门房口中的大姐指的是封其跃的长女,九岁的封妙天。封啓祥一直没有动封其跃那一家,只是派人拘着封其跃不让他犯蠢,其他一切照旧。

  这也给了很多人一个讯息,他要放过大堂哥一家。

  如今,封其跃一家得依附堂弟生活,或富或贫都是堂弟一句话,早已不复往日的风光,但很多人却还是巴着他们,因为他们一家是外人得以侯府的途径,谁让现在的侯府也没个正经的女主人,否则堂堂一个尚书夫人何至于亲临给一个可有可无的九岁女孩儿庆生。

  “还有哪家夫人来了?”

  门房掰着手指数出五六家夫人,而这些夫人无一例外都带了闺女来。

  “呵呵!”封啓祥轻笑一声,随即下马,往侯府里走去。

  封一和封二惋叹,他们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情变差了。

  封啓祥要去东院给祖父请安,平时他会经大花园过去,虽然今天前方有好戏等着他,但他还是不偏不倚地走向大花园那边。

  走到花团锦簇的大花园,他果不其然见到几个正值妙龄的女子。这几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美丽动人的女子调笑着在湖边喂鱼,相比之下,今天生辰的主角封妙天就逊色多了。

  封啓祥的出现也引起了几个姐的注意,无一例外,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好似没料到这里会有男人出现,如果她们吃惊的表情能不那么夸张,会更令人信服。

  岚儿忽悠人时,总是那么理所当然,镇定自若。乔岚的神情飘过封啓祥的脑海,他忍不住勾勾嘴角,露出一个和风送暖的笑容。

  他这一笑,那几个女子只当他是对着自己笑,心脏噗噗噗跳个不停。

  封妙天还不知道自己成了他人的踏脚石,被怂恿着上前给这个可怕的叔请安,那几个女子也随她,一个个婀娜多姿地给封啓祥请安,“见过侯爷”,“女子见过侯爷”,“晴儿见过侯爷”……

  “免礼!”封啓祥似笑非笑,心想好戏什么时候开始。他心里的念头还没落下,得,工部侍郎石田海家的姐起身的时候,一个不心,被自己的裙角绊到,直直往湖里摔去……

  扑通!!!掉水里,溅起好大一滩水花,“救……救命!”·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