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尔虞我诈

第四百九十八章 尔虞我诈

  第四百九十八章 尔虞我诈

  现场呼救声抑扬顿挫,此起彼伏。

  封妙天这会儿想起自家小叔了,转头,“小……”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小叔人呢?!

  封啓祥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继续往东院走去,身后依旧能听到“戏台子”上的声音,封一和封二也配合着他的脚步,亦步亦趋。

  “你们怎地不去救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回头还能抱得美人归,何乐而不低。过后,我给你们做主,把人抬进门。”

  封一依旧不动声色,只当没听到自家主子的调侃。封二也学了大哥几分淡然,只是还没到火候,“少爷,您若是发话,属下自会赴汤蹈火,再所不辞,既然您没开口,属下也不好僭越。”

  “呵!你们倒是乖觉。”

  再转过一个游廊就是东院,然后前方出现两抹倩影,也不知是谁家的小姐与婢女在此等着私会情郎。

  封啓祥莫名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便也不再烦扰,把脑海里似曾相识的想法撇开不予理会。封一在他身后幽幽地提醒,“礼部尚李寻郇的嫡女李冉冉。”想了想,他又补充道,“少爷曾经的婚约对象!”

  “竟是她……”嘴角微微上扬,挂上一抹讽刺的笑意。

  六年前,在他还是侯府封家的三少爷,没有被赶出侯府,也没有被打断腿的时候,有一回,他与重可钦合伙揍了一个不长眼的纨绔子弟,自身也弄得狼狈不堪,正靠在墙角休息,这女子就出现了,用一种看废物的眼神看着他,并告诉他癞蛤蟆就该跟癞蛤蟆做堆,别肖想吃天鹅肉。莫名其妙被骂,他当时也气得不轻,要不是从不打女人,他就一拳揍过去了。回头他被祖父罚跪祠堂,也忘了这回事。前不久重可钦说起他与李家的娃娃亲,他也没将两者串联起来,现在倒是什么都想起来了,包括当时,那个女孩极度恶嫌的表情和冷冽的声音。

  敢这么直白地找上来,狗急跳墙了?

  封啓祥目不斜视地走着,仿佛李冉冉主仆二人不存在一般。

  他脑海里,闪过天牢里的情景,封言英一家还在里面关着呢,定远军轮番上场,从肢体折磨到精神攻击,不一而足,狱卒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封其进被整得最少,但离疯癫也不远了。

  正如封啓祥所想的那样,李冉冉已经狗急跳墙了。

  那天,在大街上的惊鸿一瞥,她一颗芳心就沦陷了,满心满眼都是那个风姿卓绝的背影,回去后立即与她爹李寻郇商议,李寻郇早就对这桩娃娃亲死心,巴不得根本不存在才好,但重新与侯府结亲的诱惑力太大,父女俩一番商议后统一口径,当初他们李家是为了封啓祥的安全才不得已而为之,而他们要求封其进当上世子才成亲也变成了根本不想与之结亲的托辞,说一千,道一万,他们心目中承认的娃娃亲就是与封啓祥这一桩,旁的都是幌子。

  父女俩这主意还是从老侯爷用心良苦逼走封啓祥而受到的启发,既然老侯爷都能得到原谅,那他们自然也能。

  李冉冉见到封啓祥,就摆出了各种犹豫,各种踌躇的神色,欲进还退,欲语还休。她的眼里里满是深情,任谁见了,都会以为前方走来的是她深深爱着的男子,当然,此时此刻,封啓祥可不就是她一心爱慕着的男子,只不过这份爱掺夹了太多其他别的东西,比如权位,比如富贵……

  眼瞅着封啓祥根本不为她所动,就要目不斜视地走过,李冉冉只得两手平措至左胸前,右腿后屈,屈膝,低头,施了一个万福礼,“冉儿见过侯爷!”,她的婢女紧跟着也行礼了,“奴婢见过侯爷,侯爷万福。”

  冉什么冉,我家岚儿才配得起这个音这个字。

  封啓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施施然走过。李冉冉如坠冰窖,天上明明暖阳高挂,她整个人却仿佛只身于三九寒冬之中,冷彻心扉。

  “侯爷!!!”她连忙丢弃十几年教养告诉她的要矜贵、要高雅、要含蓄,在婢女的搀扶下快步追上去,拦在封啓祥跟前,因为着急,她甚至还想伸手抓封啓祥胸襟。封啓祥一个后退,避开了她的碰触。

  “李小姐,请自重!”被别的女人碰到,岚儿嫌弃怎么办。好险,好险!封啓祥一想到乔岚因此而对他嗤之以鼻,顿时也不高兴了,当即开启毒舌模式,“想你唐唐尚府嫡女,从小受的是贵女教养,竟会做出商女追着男人跑这等没皮没脸的事。”

  “我……”被爱慕的男子比作低贱的商女,李冉冉的天塌了,当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地?不承认?”封啓祥轻蔑道,但远不及当初李冉冉当初侮辱他的十分之一,他也不想与女子计较,只要她别招惹自己,“难道你的教养嬷嬷没告诉你,不能私下见外男,何况还是在别人家里,亦或是你在自己家里也如此随意?”这是从根子里否定李冉冉的教养啊。

  “冉儿只是……只是想确认侯爷是否真的安然无恙。”李冉冉脸上出现类似于假装坚强的表情,“侯爷,是冉儿逾越了。”说完,坚强变成了悲痛欲绝。

  李冉冉作势要离开,她的婢女红月一把拉住她,“小姐,您为了侯爷的安危,背地里忍受了这么多委屈,怎么不跟侯爷说。侯爷只是不知道,他若是知道了,定然不会像现在这般待您的。”

  “红月,算了,都过去了!”李冉冉像挣脱红月的手,自己离开,但红月还是巴着她不放,“奴婢替小姐不值了。”

  “红月……”

  “小姐!”

  主仆二人互相拉扯着,最终红月放开自家小姐,跑到封啓祥跟前爆惊天内幕,而一直说要离开的李冉冉也没离开,泫然欲泣,尽她最大的努力扮演一个受尽委屈的弱者,真是我见犹怜。

  这种时候,即便没有那所谓的内幕,但凡有点怜悯之心的人都会对这样的美人儿起怜香惜玉之情来,但封啓祥的眼眸里却始终透着冷冷的寒意,那是一种看穿一切尔虞我诈戏码的冷然。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