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章 南北局势

第五百章 南北局势

  老侯爷,多睿智的一个人,前半辈子都在与阴险狡诈的南疆人打交道,周旋,拆招,内宅这点阴私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

  孙子太优秀,也是难办,尤其是这个孙子正当娶,却还没娶的时候。

  他转过头来,上下打量封啓祥,后者直挺挺地站着,兀自把玩腰际的香囊。也没见过岚儿做女红,也不晓得她懂不懂得做香囊。

  臭子,比起老夫当年,还差远了。

  在十几双眼睛的注视下,老侯爷终于开口向封啓祥“问责”。

  “作何不救人?”

  “男女授受不亲。”

  “事从权宜,且人命关天……”

  “孙儿以为女子闺誉重于性命,不能为了救石姐的性命,而毁了她的闺誉。若是闺誉被毁,石姐以死明志,孙儿才是害了她。如今,石姐性命在,闺誉尤在,石夫人不该感谢本侯不毁之恩?”封啓祥将凉薄的眼神投向石夫人,后者张口想要反驳,他寒着声音接上,“难道石夫人觉得,女子闺誉没了也无所谓?”

  “嘠……”石夫人哑口无言,封啓祥这问题,怎么回答都是错,女子闺誉重于性命是没错,倘若女子闺誉有污,为了保全家族名誉,只能以死明志或出家与青灯为伴,但落水被救与闺誉有污是两码事,再则,这一切本来就基于算计,侯爷从水里救出她闺女,两人有过肌肤之亲,事后侯爷娶自家闺女,虽然不好听,但只要她闺女能嫁给侯爷,谁还敢闲话……但这些话不能宣之于口。

  现在,石夫人真有种搬起的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疼,老疼了。

  “石夫人不话,看来也是默认了本侯的话。”封啓祥已经盖棺论定,但偏偏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闺誉受损怕什么,到时候侯爷娶了石姐,便又是一桩缘定今生的美谈。”话的是两江巡抚张舟著的夫人。

  要张夫人为什么这时候落井下石,皆因两家原本正在议亲,的正是石姐与她儿子,但石家态度忽冷忽热,她几天来也是打算向石夫人要个明白话,谁知却看了一场好戏码。

  封啓祥扫视在场的几位夫人,觉得有必要趁这个机会表明自己的立场,绝了这些大家夫人的心思,否则日后阿猫阿狗隔三差五地登场,没得坏了他与岚儿的事。

  “本侯正妻之位已有人选!”封啓祥这句话就像一盆冷水泼在几位夫人的身上,再看老侯爷,并无吃惊的神色,想来也是知情的,已经议亲了吧,居然瞒得滴水不漏,太过分了。

  知道定远侯在议亲已经令几位夫人大吃一惊,但令她们更震惊的在还在后面。

  “今生,本侯不纳妾,身旁再没有多余的位置。”

  不纳妾?!几位夫人倒抽了一口冷气,除了张夫人略微淡然,她只有三个儿子,没有闺女,不用打定远侯的主意,但这样的人,倒是值得儿子结交。

  石夫人气势汹汹地来,离开的时候,一脸灰白,如丧考妣,偏偏张夫人还不放过她,借着搀扶她的机会,以宽慰的名义戳她心窝子,“定远侯一表人才,功勋卓著,难得是的用情如此之深,不纳妾,真是世间少有的郎君,也不知谁家姑娘得了定远侯青睐,日后是要掉进福窝窝里咯。也就是姐姐我没闺女,否则还不得嫉妒死”,“哎呀,妹妹别太难过,大家又不是长舌妇,谁会往外。而且啊,湘儿只是在侯府不心落水,就算传开来,于声誉也无太大影响。这么好的姑娘,不怕嫁不出去”,“话,湘儿也没个腿软的毛病,怎地就掉水里去了,这么多姑娘姐在,也没能拉住”……

  人都走光了,封啓祥回过头来,恰好看到他祖父神色古怪地盯着他。

  “认准了?”

  “认准了!”

  “不纳妾?”

  “不纳!”

  “……”老侯爷没再什么,背过手,转身,正要走,突然又回过身来,“既然认准了,就早点把人娶回来。”早点娶回来,才能早点开枝散叶,不生十个八个,五个六个也行啊。

  “嗯!”封啓祥不知祖父心中所想,要是知道,肯定会反驳,五六个太多,四个,不能再多了。

  几条街之外的岚公主府上,在凉亭里乘凉的乔岚没来由打了两个喷嚏。

  许嬷嬷一听,如临大敌,“定是今天使冰盆子过了头,公主受不住。公主,天热,也莫贪凉,仔细着凉。”她直接把乔岚手边的冰镇银耳羹拿开,让人把凉亭对风那面的竹帘子放下来,又派人去熬姜汤,且不她这风声鹤唳的做法是否恰当,但乔岚看得出来,许嬷嬷这是真心拿她当主子伺候。两人今天才成为主仆的不是吗,她如此上心,未免太奇怪了。

  “许嬷嬷,你原来在哪里做事?是否有什么人派你伺候我?”

  “公主,在奴才面前,您万万不可自称我,而要称本宫,这是您应有的姿态。”许嬷嬷忙不迭纠正乔岚,对于她的问题,她也落落大方地回答,“老奴原是宫里尚仪局尚仪,年满三十后得了恩典出宫养老。出宫后一直辗转做教习嬷嬷。前儿个,定远侯爷找到老身,问老身是否愿意到岚公主府当值。老身不曾考虑过给一家儿做事,但侯爷,老身的姐姐在岚公主老宅,老身就来了。”

  怎么什么事都离不开那家伙手笔。“金嬷嬷是你姐姐?怎地不是同一个姓。”再,金嬷嬷看起来比你年轻很多。

  “非也!金嬷嬷是皇上恩赐给公主的教养嬷嬷。”许嬷嬷又顺便交代了一句金嬷嬷的来历,“公主在南方的宅子是否有一个嬷嬷正当值?”

  “南方的宅子……林嬷嬷?”乔岚脑子里闪过林嬷嬷的模样,与许嬷嬷……嗯,还是不像。

  许嬷嬷抑制住心底的激动,不快不慢地,“那正是老身的姐姐。当年,多得姐姐出手想救,后又多加照拂,老身才有了后来的体面。姐姐出宫,老身还只是一个普通宫女,帮不到姐姐。十几年前出宫后,一直在寻找姐姐的踪迹,却总是无功而返,知道前儿个,侯爷找来……”许嬷嬷心里一梗,就此停下,免得失了仪态。

  “原是如此!”林嬷嬷的姐妹淘,那就是自己人了。“你们还有如此深的姐妹情谊,着实难得。林嬷嬷也不曾过宫中还有你这样一个好姐妹,若是知道,我便帮她寻一寻,也好让你们早日团聚。”

  “姐姐心善,当年帮过的人何其多,不记得老身是应当的。”

  “这么多人,可能也就你还能记着她的恩情,你也是心善。”

  “公主谬赞了,是老身舍不得姐姐这份情义。”

  听了许嬷嬷与林嬷嬷的事,乔岚的思维也开始发散……发散……姐妹情啊,我也有,也不知牙儿现在怎么样了,她的铺子生意旺起来没有。乔家一切都好吧,据南方也开始下雨了,八月下旬,粮食应该都收了吧,有俞大拿在,理当出不了什么岔子……

  隔天,“定远侯心有所属”的消息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京城大户家,与之一起传播开来的是“定远侯为了心中所属,不纳妾”。当年他爹封言勇只要他娘一个,但也没有如此高调地宣扬过。

  京城有多少人盯着定远侯这个青年才俊,想把闺女嫁给他,一嫁过去就是侯夫人,还是掌家娘子,简直不要太美了,就算做不了正头夫人,做个妾也是光荣的,谁知,各种念头才刚刚兴起,就胎死腹中。石家姐在他眼前落水,他都没搭救,旁的算计,还是省省吧,惹恼了定远侯,两家交恶才是得不偿失。

  各家夫人姐在羡慕嫉妒恨之余也只能偃旗息鼓,但偏偏有人不信邪,因为她已经骑虎难下,那个人便是李冉冉。

  不久,封啓祥就收到消息,《东堂记》又在各茶馆里开演了,而且还是加长版,此外,李家姐病倒了,药石不医,更有甚者,她还满口胡话,喊着祥郎祥郎……他不禁冷笑连连,她还真敢啊!

  岂国的豪雨祸祸了中部地区后,开始往南转移。作为岂国最南边的一个州郡,通州也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而通州的庄稼,普遍还有二十来天才能收成,庄户人家天天在地头垂头顿足,为这赶不及收成的庄稼,为即将到来的饥荒。

  在一片黯然的世态中,有一条消息在岂国庄户人的心里炸响了,原属皇上封地的通州,出现了一种亩产一千八百斤的庄稼,名字还挺怪,叫番薯,一时间众纷纭,大多数人是不信的,毕竟亩产一千八百,是水稻产量的六倍,一倍两倍,而是六倍啊,多可荒唐的数据,肯定是底下人好大喜功,把几亩地的产量算一块儿了。

  荒唐归荒唐,但各种传也有模有样。

  “你别不信,我二姨家叔就在皇上原属地上做工头,他种了足足八千亩。若是谎报,那找这么多这么多粮食填进去,又不是活腻味了。”

  “真的,我二舅的表叔的隔壁邻居亲眼所见,那番薯,一个个有巴掌这么大。嗨,谁知道好不好吃,横竖吃不到咱嘴里。”

  “今年粮食颗粒无收,各州郡定会大开粮仓,不知会不会派发番薯,若是派发到我手上,就是饿死妻儿,我也要留着做种子。”

  众纷纭之下,各种传传着传着就开始神化了,最靠谱的版本就是“人间洪水肆虐,老天爷不忍黎民疾苦,赐真龙天子以良种,恩泽大地”,加上原来北部有“真龙镇守,洪水避着走”的法,信的人逐渐多起来。

  倘若还有人对亩产一千八百斤的番薯有疑虑,那么接下来的消息,就完全可以打消他们的怀疑,因为通州不但有番薯,还有亩产五百斤的超级水稻,而且已经可以收成!

  “超级水稻?!”“亩产五百斤!?”“提前一个月收成?!”

  两个消息相辅相成,互相坐实,一时间,通州成了岂国庄户人家的圣地,而皇上也妥妥地成了真神,很多人就是不拜祖先,也要拜皇上,当然,皇上还是排在佛神之下的。

  历山县,赵地主原还想趁着水灾,靠卖粮食大赚一笔,谁知县令大人一上报,整个原石里就被官兵包围起来,连他自己都不能靠近。

  万分沮丧之时,县令大人怕他想不开,坏了布局,暗示以后好处大大的有,他才心花怒放,心想怎么也能捞个县丞当一当。

  番薯和历山县的超级水稻将所有探视的目光都吸引去了,而乔家也不轻松啊。眼看着雨水就要来了,俞管家却始终不发话开始收割,要是被淋湿,庄稼的品质就得大打折扣。

  俞大拿心里也着急啊,因为这大半个月来,日晒不够,稻子还不够成熟,迟一天收,稻子就成熟一分,他要估算天时,要估算劳动力,还要估算庄稼的成熟程度……

  终于,在八月二十二这一天,乔家全员触动,开始收割庄稼,而且是日夜抢收,佟管家这边也向俞大拿看齐,眼看着乔家动了,他也赶紧吩咐下去……

  连续奋战三天三夜,所有的庄稼终于收割完毕,而且白天晾晒,晚上接着烧地龙烘干,第五天,所有的粮食只留下一部分,其他都被偷偷运到大青山北山的那个窑洞里存放。

  昨晚这一切后,俞大拿跑桃庄去找佟管家,管他要一只鸽子,把写好的讯息绑在鸽子腿上放飞。

  在番薯和超级水稻的双重“打击”下,原太子党终于彻底蛰伏起来,然而,却要看宋真宗是不是真的放过他们,或者什么时候动他们,毕竟,他们已经嚣张太久。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

  庄稼上普天同庆的利好消息冲淡了水患所带来的阴霾,天灾人祸年年有,曾经有过灾荒三年,还不是挺过来了,但超级种子不常有啊,若是推广开来,岂国的土地都种上,以后哪儿还有饥荒,哪儿还有饿殍。·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