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零二章 春秋大梦

第五百零二章 春秋大梦

  岚公主府,乔岚也拿到了关于通州的呈报,俞大拿的飞鸽传书尚未抵达京城,她拿到的是封啓祥方才让人送过来的信函。

  当然,封啓祥让人送过来的不单单通州的呈报,还有一份洋洋洒洒的自白书。告诉乔岚,李冉冉对他的算计,让她千万不要相信外头所谣传的关于他各种忘恩负义的话,还让她放心,他离京之前一定把这事收拾妥当。

  乔岚计划先回乔家一趟,对乔家的事稍做安排,就去凤阳,当然,走的时候还要粮食带上。正经历末世的现代,真金白银都是粪土,粮食才是硬通货。

  她把叶飞天和单紫萱叫到书房商议怎么才能早点回历山县。

  叶飞天十分不理解自家主子如此着急回去的举动,在他看来,南方不安全,若是可以,应该把梁娘子和二姑娘接到京城,哪有主子回去的道理,而且……他默默地想,主子单独找我们商量,肯定是皇上不同意,也许定远侯那边也否决了。

  “主子,请恕我直言。此时真不是南下的时候,洪水肆虐,路根本走不通。平日里,京城到通州还得半个月车程,如今,怕是走上两个月都走不到。如此,何不留在京城,等十天半个月后,洪水退去,再作打算。”叶飞天完,单紫萱也在一旁补充,“对啊!对啊!主子,这一路上的境况,可惨了。路上都是灾民,抢东西还是次要的,就怕他们暴动起来,连人都不放过。他们人这么多,奴婢也怕护不住您啊。”

  “哎……”乔岚唯有叹息,若是有飞机就好了,只需要咻的一下。

  封啓祥从宫里出来,骑着惊风,咯哒咯哒地往前走,想着是回去侯府还是再去岚公主府后门瞅瞅,犹豫不决之下,决定去找重可钦,那子喜得千金,他得去恭贺两句。

  重可钦最近不可谓不春风得意,他紧跟封啓祥的步伐,沾了点从龙之功,在家里那叫一个扬眉吐气,前几天他的爱妻给他生了个漂亮的闺女,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的重记生意也愈加红火,门前那可真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封啓祥策马走到重记前,刚下马,一个姑娘猛地扑过来,跪倒在他跟前,哭得稀里哗啦,“侯爷,您就去见见我家姐最后一面吧,也好全了她这份念想。”话者,就是李冉冉的贴身婢女红月。

  《东堂记》如火如荼地在京城各大茶馆上演,接着这股东风,李家所设定的内幕早就在私底下传开了,李家有情有义,李姐对定远侯情根深种,为了他,忍辱负重,改聘他人,本以为侯爷夺回爵位,她就能苦尽甘来,万万没想到,侯爷爱上了别的女子,甚至为了那个女子,连一个妾的位置都不肯施舍给李姐。李姐伤心欲绝,缠绵病榻,危在旦夕。

  重记的京城最热闹的朱雀大街最热闹的地方,片刻功夫,周边就聚集了一圈又一圈的人。定远侯如今正蒙圣宠,最是风光的时候,非议的话只能私底下议论,但风已经刮起来,收不住了。

  习武之人五感敏锐,何况服用了翡翠莲子的封啓祥,他几乎一字不差地将周围的议论纷纷听到耳朵里。他不由后悔万分,没有快刀斩乱麻解决李家这档子事,要是这些话传到岚儿耳中,她该怎么想他,会不会觉得他是个负心汉,会不会不喜欢他,会不会……

  想到乔岚各种反应,封啓祥的眉头紧紧地锁在一块儿。他从未打过女人,但若是李冉冉这会儿出现在他跟前,他手里的马鞭一定会忍不住抽过去。

  封二要把红月带走,封啓祥拦住他,带走一个红月很简单,但治标不治本,而且很容易给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他一向不在意旁人风言风语,但他现在在意了,决不允许自己的名声有污点,尤其是男/女之事上。

  “去请李大人,就本侯要请他喝茶。”老狐狸,别以为当做不知道就能两头好,没门!!!

  “是!”封二应声离去。

  这时候,重可钦也从重记里面奔出来了,那一身肥肉晃得,就像一块奔跑的五花肉,在他身后还有一群护卫,“干什么干什么,都堵这儿,我重记还做不做生意了。吃饭喝茶里面去,被碍着爷开门做买卖。”

  “钦弟!”封啓祥拉住重可钦,阻止他赶人,等会他跟李寻郇那老狐狸对簿公堂,还需要观众呢,都赶走了,谁帮他正名。

  兵部尚书府,李冉冉的确卧病在床,但绝没到缠绵病榻,危在旦夕的地步,她只是郁结在心,以致于情志抑郁。

  这几日,她重重复复地回想这几年的事情,她恼恨老天为何如此待她。与封啓祥定亲,本是高攀,结果封啓祥成了孤儿,眼看着继承侯府无望,改聘封其进,岂料他迟迟不长进,最终还铛啷入狱,即将发配边疆,而封啓祥反过来功成身就,荣耀加身,而自己却是骑虎难下。

  就算勉强挽回了名声又怎样,就算逼得侯爷娶我又怎样,美满的生活怕是不会有了,若是……若是……若是一开始就没有该聘这样荒唐的事,那该多好……

  李冉冉一边懊悔不已,一边还做着封啓祥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娶她进门的春秋大梦。她不知道,隔壁院子里,她爹被人挟持了。

  话李寻郇李大人,他正如封啓祥所想的那样,想着两头好。事情都是他闺女做的,这事最后若是成了自然好,若是不成,他就他不知道。

  他的想法固然好,但他也没想到封啓祥为了快刀斩乱麻,跳过他闺女,直接找上他,而且简单粗暴,根本不容他拒绝。

  当时他还在整理兵书,突感身后一股巨大的压力,骇然转身,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有点眼熟,但因为害怕,也顾不上仔细辨认。他张口要呼叫护院,然后就被点了穴,无法话,也动弹不得。

  “李大人,我家侯爷想请您喝茶。”来人冷冷地补充道,“我家侯爷是定远侯。”完,也不等他点头或摇头,扛起就走,“得罪了!”·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