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零三章 请你看戏

第五百零三章 请你看戏

  第五百零三章 请你看戏

  重记不是茶馆,也没有戏班子演出,但在封啓祥的要求下,重可钦就让人在一楼大厅搭建了一个戏台,几条街之外,正在某茶馆唱戏的戏班子也被“请”过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重可钦还一个劲儿地招呼围观的人落座,今天的茶点全部免费,无限量供应。好奇心强又不怕死的大有人在,于是纷纷顺水推舟,到重记里就坐。

  好吃不贵的重记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酒楼,大大小小的京官也都喜欢到重记做一做,所以围观的人中,不乏官员在。

  李寻郇被带到重记的时候,重记里座无虚席,或是津津有味地喝茶,或是认真地看戏,乍一眼看上去,都正经儿忙着自己的事,而封啓祥则坐在戏台子正对面的那一桌,旁边坐着大胖子重可钦。

  戏台上正在上演《东堂记》,这个《东堂记》可不单单是加了后续这么简单,简直是把《东堂记》和《西屋记》这两部戏糅合在了一起,最起码,原先《东堂记》里那个瘦不拉几,长相猥/亵的堂弟换角了,换成《西屋记》里那个风姿卓卓,虽然落魄,却依然傲骨铮铮的男子……

  一步错,即步步错,然,开弓没有回头箭,除了坚持闺女那一套说法,他别无选择,否则李家在京城还如何抬得起头。

  封啓祥抬眼,看着李寻郇走过来,“李大人公务繁忙,想请你喝杯茶,当真不容易。”李寻郇忙吗?当然不忙!他临阵倒戈,从齐王阵营投入晋王阵营,虽有从龙之功,但这也磨杀不了他墙头草的本性,宋真宗不动他,但也不会再委以重任,所以上位后,一直晾着他,甚至还有慢慢架空的态势。

  心理建设了半天,李寻郇心里也逐渐安定下来,端着长辈的架子,坐到封啓祥旁边,“贤侄,你请人的方式着实令人不敢恭维。勇哥当年如此稳重,你作为他儿子,可差远了。若是知道你如此鲁莽,怕是会不得安定。”

  李寻郇希望能激怒封啓祥,让人知道这小子偏激,易怒,但封啓祥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莽撞冲动的性子,认知乔岚后,他的性子已经彻底沉淀下来,看人待事也越加稳重,“火烧眉毛了总得想别个办法解决,再走寻常路,可能会燎烧到头发。再则,家父若是知道,定会赞同本侯特事特办。”

  “今年新出的冻顶乌龙,李大人给尝尝。”封啓祥亲自给李寻郇倒了一杯茶,然后又示意台上正在上演的《东堂记》,“恰好钦弟这里新搭了戏台子,戏也不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本侯体谅李大人忙于公务,久不得闲暇,趁着今天这个机会,请李大人乐呵乐呵。”

  台上,《东堂记》刚好唱到男子的堂弟重返京城,在女子的帮助揭穿亲人的恶毒面目,重新拿回家产,然后两人在花前月下互诉衷肠,女子自然要说起这么些年,她如何忍辱负重,委曲求全……

  李寻郇听闺女略微讲过戏的内容,当时也没在意,现在这一看,自己都愕然,没想到这部戏表述的如此直白,只差点名道姓了。

  他几次想插话,都被封啓祥打断,让他安静点,看完戏。

  约莫一炷香时间后,台上是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大圆满结局。

  此处应该有掌声,但周围那些“认真看戏”的人居然没有鼓掌,一来,他们不知道定远侯希不希望他们鼓掌,二来……瞧那一只只支楞着的耳朵,其实啊,都分了神注意戏台子前的情况。

  戏演完了,封啓祥没有说话,自顾自倒了一杯茶,慢慢味,他这样何尝不是给李寻郇机会,倘若李寻郇识时务,他不是不可以放他一马。

  “贤侄!当年的事,并非你想的那样。”李寻郇欲言又止,仿佛当年真有难言之隐。他看不到封啓祥给他的机会,依旧执迷不悟,一条道儿走到黑,“事情说来话长,这里人多口杂,不若找个地方,郇叔全部告诉你。”

  “李大人,本侯当不得你一声贤侄,你应该叫我侯爷!”封啓祥冷笑连连,“当年事,具体如何,你尽管说,这里这么多人都将为你见证。”

  李寻郇心里一沉,油盐不进的小子!

  “贤侄……”

  “侯爷!”封啓祥再次重申,李寻郇恨得暗地里搓了两下牙花子,才勉强自己做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来,“你定怪我当年没有出手帮你,当年我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再则……”他扒拉扒拉说了一通,与李冉冉通过婢女红月的口告诉封啓祥的无二致。

  “也是我无能,没能护住你,让你受了这么多苦,愧对勇哥,愧对嫂子……”

  前有《东堂记》做铺垫,后有李寻郇言之凿凿,声泪俱下,在场的许多人偏听偏信,只当李家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有情有义。

  “你不认我这个叔也是应该的。只是可怜我那苦命的女儿,本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却要出家做姑子,与青灯为伴。”

  李寻郇的话令闻者感怀,一想到那个花儿一样的姑娘要去做姑子,顿时感同身受,也觉得定远侯做得不地道,人家为了你,误了大好的青春年华,就算你已经心有所属,不能娶人家,总该把人纳回家,以免人家姑娘青灯为伴。

  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也开始叽叽歪歪起来,其中一个还是京城里赫赫有名的茅石头,言官崔大人。

  “侯爷,我们最是佩服前前骠骑大将军急前骠骑大将军,虎父无犬子,您日后,定然也是要做大将军的。”“侯爷,李小姐为了您误了自个儿的亲事,只是一个妾的份位,您都不肯给李小姐?搁府里,也碍不着您的事儿,只当全了李小姐一份情义。”

  很多人不敢吭声,但心里想的肯定也差不多。

  舆论一面倒,重可钦忍不住为封啓祥担忧起来,他当然知道李家的真面目,但众口铄金,翔哥能否翻盘,要是翻不了,回头得把李家那小婊子纳回家,嫂子铁定不会再搭理翔哥,哎呀,我要不要把人绑了扔到乱葬岗去?

  封啓祥坦然自若,兀自饮茶,至于李寻郇,仿佛就是那戏台子上的丑角,在给他表演大戏。

  周边群情激愤的民众也慢慢冷静下来,定远侯看起来……好可怕……等等,我怎么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