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零五章 岚儿回礼

第五百零五章 岚儿回礼

  尚书府,李冉冉没有在床上伤春悲秋,而且照起了镜子,她越看就越觉得自己美不可方物,京城没有哪家姐比得过她,她这样的姿色,就该配定远侯那种有天人之姿的男子。

  嫁给侯爷后,若是不能伉俪情深,相敬如宾也是可以的。哎,终是迟了一步,侯爷已经有意属的女子,我倒是不介意侯爷纳了她,只要她安分,我们姐妹相称,一起服侍侯爷……

  李冉冉还在顾影自怜,红月火烧屁股一样冲外面跌跌撞撞地跑进来,“姐,姐,不好了,出事啦。”她这一冲撞,李冉冉差点失手打翻桌上的铜镜,“你……”我忍,我是要做侯夫人的人,不可失了仪态,她重重地呼吸了两口气,“红月,我是见你稳重,才调用你当一等丫头,你若是……”

  “不是,姐!”红月却顾不上自家姐对她的教训,“老爷被人揭发科考舞弊。”

  “哪来的疯言疯语,老爷从未做过主考官,何来舞弊一。”做主考官对发展自己的人脉大有裨益,但她爹总是推拒不做主考官。

  “外头都传疯了,姥爷当年科考,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都夹带了抄,最后才中了探花,而且……而且……”

  “休要再胡,否则我撕烂你的嘴。”院试、乡试、会试和殿试都夹带了抄?!李冉冉自是不会相信这样的事,但她也觉得心里堵得慌,不知道外头何以会出现这样的谣言,就算不是真的,人云亦云,对她爹的仕途也一定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但愿这样的话不要传到皇上的耳中才好。瞥见红月欲言又止,她更觉得烦躁,“而且什么,一次完!”

  “而且他们也,当年骠骑大将军救了老爷的事,都是……都是老爷算计好的。”红月越声音越,她觉,事情若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连娃娃亲也是!”

  李冉冉嚯地站起来,碰到桌子,那面铜镜最终还没逃过摔碎的命运。

  她爹科考舞弊的事,李冉冉不知道,可以当谣言处置,但娃娃亲的底细她却是知道的,两件事放在一块儿,她突然明白过来,一定是定远侯为了摆脱这桩娃娃亲,才设局拖她爹下水,来个釜底抽薪,只要她爹科考舞弊的事属实,娃娃亲自然不了了之……

  他如今是皇上跟前的红人,他的话,皇上一定会……想到这里,李冉冉只觉得全身无力,四肢逐渐冰凉,没了感觉,她万万没想到,定远侯竟会如此狠绝,不择手段。

  到现在,李冉冉依然相信她爹是无辜的,就算曾经算计过骠骑大将军,但那也只是为了结识大将军才略施计,到底,谁也没损失。

  李寻郇回到家,家里的下人看他那副凄惨的模样,觉得外面的谣言又真了几分,一个个不上来伺候,反而踌躇着是不是提前卷铺盖走人,要是李家被株连九族,他们这些下人的下场只会更凄惨。

  回到自己的地方,李寻郇僵掉的脑子终于可以转动了,只是看着下人们一个个视他如水水猛兽,他的脑子里突然轰地一下,炸开了,随手拿起挨在花坛旁边的锄头对瑟缩在草丛里的花匠打过去,“让你们看不起我,让你们看不起我,让你们看不起我……”

  “老爷疯啦!!!”

  很快,闺房里的李冉冉收到消息,连忙出去,只是看到院子里的情景,她也还怕得不敢上前。她爹正拿着一把血淋淋的锄头追打下人,院子里,已经躺着好几个人,不知死活……

  “爹……”她从未见过她爹如此可怕的模样,一时间也失了主意。她六神无主的时候,她爹却已经注意上她了,“贱人,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姐!”红月推了一把李冉冉,后者才免于被锄头砸中,但她爹又扑过来……

  撇开李府的悲剧惨剧不提,终于为自己正名的封啓祥神清气爽,回到家立马又给乔岚写了十来页纸,其中九页是叙述他的想念,最后一页才用寥寥几句为自己洗白。

  岚公主府,乔岚没有当用之人,指派给她的人也不会那么八卦把外头的腌臜给她听,所以消息没有那么灵通,一直到许嬷嬷把封啓祥又一封信件交给她,她才知道,外头的疯言疯语。

  信函的末尾还写着,“许诺过,定会做到,诚不欺岚儿。荷包已坏,岚儿若是能送我一个,西行必能旗开得胜。”然后角落还加了一句,“不用多精巧,能用就行。”

  乔岚轻笑,转身看到贴身伺候她的宫女翠竹腰身处挂着一个十分精巧的荷包,刚想问她要,蓦然那句“西行必能旗开得胜”划过脑海,她便没开那个口。

  这天晚上,乔岚躲在帷帐里,偷偷摸摸地做荷包,绣花这样精巧的事,她做不来,但把两片布缝在一起,这样简而易行的事……她泄气地把手里的破布片收进空间,一丈织锦用光了,她都没能缝巴出一个能装东西的布袋子来。

  隔天,乔岚找翠竹要来一个荷包,拆开研究了一个时辰,回头终于缝制出一个勉强能装东西的袋子,她脸不红心不跳地找了个十分精细的盒子装,然后交给许嬷嬷,这是给定远侯的回礼。

  许嬷嬷但笑不语,拿着盒子往后门处。她才打开门,丑就出现了,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迅速离去。

  封啓祥昨天在信函里讨要荷包,其实他根本没指望乔岚会给他做荷包,他知道他的岚儿很矜持,所以当丑把盒子给他,他也是一愣。

  “主子,这是岚公主给您的回礼。”

  “岚儿给我的回礼?!”封啓祥咋惊咋喜,心海里,瞬间开满了粉红色的花,高兴得他嘴角差点裂到耳朵根子。“呵呵!”

  他傻笑连连,拿着盒子立马奔去书房,然后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看到里面的布团儿,他各种欢喜,连忙拿出来,左看看,右看看,找到一条缝儿,才知道这是一个布袋子,可以装银子,即荷包。

  岚儿的东西就是特别,天上地下,独一份儿。

  封啓祥把腰间那个宫绣出品,精细得无以复加的荷包解开,扔掉,把乔岚给他的布袋子挂上。也许在旁人眼里,这荷包丑到辣眼睛,根本配不上他这一身锦衣以及他定远侯的身份,但他觉得十分妥帖,只有他才配得上岚儿做的荷包。

  情人眼里出西施,就是乔岚路边捡一块石头给他,他都觉得那块石头堪比宝石。·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