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零六章 公主驾到

第五百零六章 公主驾到

  兵部尚书涉险科考舞弊的事逐渐升温,当天,宋真宗也收到言官崔大人的奏本,他不由地叹了一口气,收拾掉齐王党,朝里的官员换掉将近一半,科考选拔官员也还需要时间,他原想再用李寻郇一段时间,哪曾想又出这样一档子事……

  无风不起浪,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不查不行,当年的宗卷,当年的考官……然而,宋真宗还没来得及吩咐人去彻查,又有消息传来。

  他惊愕异常,“李寻郇疯了?!”

  常公公忙不得点头应道,“千真万确,他打杀了家里的下人,连他女儿都没放过。他还一直嚷嚷着,他只是院试的时候舞弊,乡试,会试,殿试都是凭他真才实学考的。”

  李寻郇的确是疯了,当年舞弊的事就是他的挥之不去的心魔,折磨了他差不多二十年,这也是他位居高官,却从不近科考事宜的原因。其实十几年前的事,翻查起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若是应对得当,加上宋真宗有意放他一马,也许舞弊一事就不了了之了,坏就坏在,冷不丁被人揭发出来,他脑子里那条一直紧绷的神经就这么断了,然后自己把自己逼疯了。

  最近死了太多人,加上国事繁忙,宋真宗也没再烦扰去查十几年前的事,而是寻了一个贪污的由头,把李寻郇的家抄了,阖府上下贬为贱民,发回原籍做苦役。

  水患愈演愈烈,各地方的灾情也愈加严重,南北之间寸步难行。乔岚就这样被困在京城这片天,望凤阳兴叹。

  作为宋真宗上位以来,首个册封的公主,还是一个有府邸有封地的公主,乔岚也是京城大家户热议的对象之一,另一个自然是正在风头上的定远侯封啓祥。

  没有人知道岚公主的具体来历,而岚公主受了册封之后,也几乎没有出过公主府,越是神秘,民众议论得越是起劲儿,从而衍生出各种猜想来满足广泛的好奇心。

  有人从圣旨是在莫院试府上宣读的,郑神医又跟着岚公主住到了公主府上,猜测岚公主是郑神医的孙女,医谷圣女,曾经救过皇上的命,所以才受封岚公主。

  有人岚公主其实是先帝在民间生的女儿,皇上在通州与之相认,现在又册封她为岚公主,以免皇家血脉外流。

  更有些人脑子十分灵光,居然琢磨出别样的味道来,定远侯认定的女子会不会就是岚公主?

  帖子如雪花一般送到岚公主府上,九成是请帖,某某家的花开得正艳,请岚公主去赏花,某某家姐开诗会,请岚公主去吟诗作对,某某家取媳妇,请岚公主去坐首席……

  更搞笑的是某某家姐及竿,请岚公主去做正宾,要知道,做正宾最好是德高望重的长者,再怎么也轮不上年纪尚轻的岚公主。也不知是拍马屁拍急了还是不知道岚公主年方几何。切!我及竿都略过了,要我去给人做正宾。乔岚把帖子甩都一边,让许嬷嬷以后这些东西一概不用拿给她,横竖她又不在这儿混了,犯不着与这些人打交道。

  许嬷嬷不知道乔岚的打算,在她看来,岚公主要融进京城的贵人圈子,就必须与这些夫人姐打交道,但是侯爷也,岚公主不是一般的女子,主意正,随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不必拘着她……话虽这么,侯爷自己碍于男女大防,又不能带公主出去走走,公主天天守在府里,没得闷出病来。

  为了乔岚,许嬷嬷也是煞费苦心,她把帖子收拢拿出去,独独留下一份儿。

  乔岚想提醒她,但看到上面什么赛马,她又拿起来看看。是两江巡抚张舟著的夫人递过来的帖子,请各家夫人姐九月初二去她家在郊区的马场看赛马。

  张夫人祖上做的是马匹生意,她嫁给张大人,嫁妆中就有五十匹良驹,靠这五十匹良驹起步,她家在郊区的马场颇具规模,现在已经有不下三百匹良驹,每年九月都举行几场赛马会,请人去观看,可以下注,若是男子还可以亲自上阵赛一程。

  以前张夫人的赛马会只是普通的赛马会,但今年,她也想趁这个机会物色儿媳妇,谁让她之前物色的儿媳妇人选想攀高枝,摔坏了。

  看花赏月,吟诗作对,乔岚不感兴趣,但赛马……她突然觉得可以去看一下。

  南边的消息一直传不过来,也不知阳雪现在什么情况,据马怀驹子要一年,玉溪的马驹子是指望不上了。

  乔岚应了张夫人的帖子。她只是想去看一看,没别的意思,却没料到,她一时兴起,在京城贵人圈刮起来一直旋风。

  张夫人收到回帖后,充分利用“岚公主要亲临赛马会”这个噱头造势,不多会儿,岚公主要去赛马会的事就传得沸沸扬扬,原本没想去赛马会的夫人姐因此改变主意,决定去了,不看比赛,不看马儿,就为了一睹岚公主的风采。

  “岚儿要去看赛马?”封啓祥眉头皱了皱,让封三去把这几天送来的帖子找来,里面还真有一份张府的帖子,是张大人的长子张开钰下的贴,请他九月初一过去看赛马,与女眷错开一天,也就是,乔岚受邀那一天,他没份。

  多好的见岚儿的机会,就这么没了,张家还真是不解风情,好端端的,分开作甚。封啓祥闷闷地想。自从宫里一别,他就再没能见过岚儿,真想快点把人娶到家里来,天天看个够。

  不能见岚儿,还是别去了吧。封啓祥把帖子一推,让封三拿走。封三拿了帖子却不走,反而问到,“少爷,您这是不打算去了?”

  “不去,张家的马,连惊风的一个马蹄都比不上。”他这话不虚,张家的马的确比不上惊风,但也不至于连一个马蹄都比不上。

  封三比之前稳重了许多,但话多这毛病,怎么也改不了,“据属下查报,张家的三个儿子,十七岁张开怀,十五岁张开练,十三岁的张开勋都还没有定亲。原先张开怀的是工部侍郎石大人的嫡次女,前儿个黄了,想来张夫人这回也是着急了。”

  封啓祥不肖多想就知道封三什么意思,他用鼻子哼了一声,“她倒是敢跟本侯抢人试试,本侯踏平她的马场。”他拿起张家的帖子,在封三的头上敲了敲,“还有,你当岚公主什么人都看得上。”

  “哦!”封三闷闷地拿回帖子,转身往外走,嘴里还嘟哝着,“张家的儿子也不错啊,长得一表人才,跨马弯弓一溜一溜的。”

  他身后,他家少爷出声了,“站住!帖子拿来。”·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