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零七章 爷不找茬

第五百零七章 爷不找茬

  京城还有谁不认识皇上眼前的大红人定远侯,张家马场的守门人远远地就认出来者是谁,正因为认出来,他才诧异,定远侯怎么来了。 待封一把帖子递给他,他接过一看,哎呀,老为难了。

  守门人期期艾艾地说,“侯爷,您的帖子是九月初一,今日已是初二。”

  “昨天?!”封啓祥仿佛才知道一般,恍然大悟到,“竟是昨日,哎,本侯怎地就错过了。今天没有赛马?”

  “有是有,但都女眷,侯爷……”看门的人未尽之言就是,侯爷,男女有别啊,今天这场合,不适合您,您还赶紧回转吧。

  “本侯喜欢赛马,本以为可以痛痛快快跑一场,但昨日忙着皇上交代的事,不想竟错过一场盛事。”言外之意,我是因为皇上才错过的,你们张家不能不通融。为了见乔岚一面,封啓祥已经厚脸皮到无耻,居然连皇上都搬出来了。

  守门人左右为难,幸好这时候,张家三兄弟也来了,见到封啓祥,他们无不吃惊,纷纷下马行礼。

  三兄弟今天都穿着一身骑装,看上去格外精神,方才翻身下马的姿势也堪称漂亮。

  封啓祥沉着脸,上下打量三兄弟,良久没有应声,搞得三兄弟心有戚戚,不知自己哪里招惹了这尊活佛,尤其是张开怀,他有心从戎,所以就算弯腰也绷紧了身姿,希望自己能入侯爷的眼,若是能得他提拔一二,日后的路会好走很久。

  “都起来吧,无需多礼。”封啓祥淡淡地说。

  “谢侯爷。”三兄弟直起身子,这会儿他们已经认定,定远侯今天来,绝对是想找茬。

  “本侯许久没有恣意策马奔腾,今儿个想借你们这个场,跑上一跑。恰好你们这儿有比赛,择日不如撞日,本侯是否可以参一脚。”

  张家兄弟一听,心里更是忐忑,侯爷名下还有诺大一个鲁园,还缺地方跑马?张开怀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边最近发生的事,自家与定远侯唯一的交集点,也就是石家小姐那件事,按理说,事情已经了解,侯爷不至于揪着不放。心里各种想法奔腾着,张开怀做为主人家,还是得老老实实,客客气气地把打算“闹事”的定远侯请到马场里。

  老三张开勋对马儿非常痴迷,看着惊风,眼睛简直要黏在上头,拔都拔不开,“侯爷,这马儿真漂亮。咱家这么多马,没有一匹跟得上。”

  “小子,眼光不错!本侯这马儿,可是万中无一的汗血宝马。”

  “哇!”张开勋羡慕得无以复加,“我可否摸一摸它,平时都喂什么呢,毛色这么亮。”

  “材料豆饼都喂一些,还有胡萝卜。”

  说到惊风,封啓祥的脸上出现了和缓的笑容。

  张开怀与张开连面面相觑,这下子,他们真的糊涂了,看着,侯爷也不像是有所不满的样子。

  岚公主府的豪华大马车咯哒咯哒地出发了,载着乔岚、玉溪还有肖狼肖犬去往西郊马场,郑神医因为被乔岚撇下而郁闷得蹲在墙角画圈圈。

  乔岚到西郊时,那里已经人满为患,外头停满了马车。主人家已经进马场里,各家的仆人三五成群,凑一块儿坐着聊天。

  马场里空间不小,但今天来的人实在太多,所以规定每个主子只能带一个人进场伺候着,乔岚这边呼啦啦一拨人过去,守门人赶紧迎上来,先致歉,才委婉地说明情况,人不能多带,此外,狗也不能进去。

  乔岚让许嬷嬷和红月回马车等着,正要把肖狼肖犬也支走,正在查看请帖的守门人突然扑地一下,跪倒,匍匐,“奴才拜见岚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免礼。”乔岚皱着眉头说完,跪地上的守门人没有起身,只是直起腰来,做了一个里面请的姿势,“岚公主里面请。”

  人都能带着?狗也能带?乔岚还没反应过来,许嬷嬷已经扶着她的手往里走,“路不好走,公主请小心。”

  当特权都没有用的时候,还有特权中的特权。

  乔岚看看进入马场,身后那个看门人嚎了一嗓子,“岚公主驾到到到到到!!!”

  他这一嗓子喊完,乔岚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而马场里,下人们都跪下匍匐在地,“奴才拜见岚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主子们也都行标准的万福礼,“见过公主,公主吉祥。”

  乔岚僵着身子,刚要说免礼,好让这些人赶紧起来,许嬷嬷轻轻压了压她的手,示意她不可如此客气。她只好依着许嬷嬷的托付,继续往前走。

  这一路还不停地有人给她行礼,但她都高昂着头,没有一一理会。

  乔岚觉得,这可能是自己两辈子以来,姿态端得最高的一次,简直是把人都踩到脚下,偏偏这还是理所当然的。

  除了行礼的,当然也少不了打量的眼光,乔岚的五感如此敏锐,更是将这些人的探视尽收眼底。

  东道主张夫人匆匆赶来,“臣妇张关氏见过公主,公主吉祥。”

  许嬷嬷不着痕迹地松开手,乔岚便知道,这个免礼可以说了。她微微一笑,“张夫人,免礼。今天怕是要叨扰你。”

  “臣妇惶恐,公主能亲临我张家马场,是我张家的荣幸。”

  彼此打了一阵官腔,乔岚又随着张夫人的指引去赛马道旁边的小楼。小楼上下两层都分开一个个隔间,两边是开阔的平台,倒也是一个观赛的好地方。

  马厩设置在马场外围,所以在马厩里的封啓祥没能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来了,此时,他心情有点差,因为看到了一个他最不想看到的人——方定匡。

  方定匡不但来了,还带着他那匹白马——追风,即阳雪的哥哥。

  虽说今天是女眷专场,但比赛的还得是男子。比赛的除了张家人,还有京城一些名流人士,但凡对自己的马和骑术有信心,都可以参与进来。

  方定匡虽是商人,但沾了一个皇字,而且与禹亲王走得近,在京城这地界,也颇有几分面子。

  上一次见面,两人还能平起平坐,现在封啓祥已经封侯拜相,到了一个需要方定匡仰望的高度。

  “草民拜见侯爷。”方定匡行礼,封啓祥没有为难他,“免礼!”此时他心里想着怎么把这人提前打发走,别让他看到岚儿。

  “方老板今天怎么有着闲情逸致来赛马。”

  “闲来无事,恰好小友邀请,便来了。”方定匡察觉到封啓祥若有若无的敌意,至于为什么,他只能联想到奕弟身上,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大雨肆虐,他的田园该遭殃了吧。

  一想到那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他的心还是隐隐作痛。

  方定匡那恍惚的神色没有逃过封啓祥的火眼金晶,于是他怒了,乔奕是本侯的,乔岚也是本侯的,敢肖想本侯的人,简直活腻味了。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