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零九章 正妻人选

第五百零九章 正妻人选

  乔岚仪态万千地来,享受了一番众人的膜拜之后,又步履款款地走上豪华的公主府,走了。

  自从她受封公主以来,一直恪守男女大防的封啓祥今天破天荒地丢弃了那点儿顾虑,无视叶飞天明示和暗示,策马跟着马车走,俨然岚公主的侍卫一样。

  岚公主的存在本来就已经足够醒目,加上他这个定远侯,两人凑一块,简直就是万众瞩目,而他之前的“本侯正妻之位已有人选”,“今生,本侯不纳妾,身旁再没有多余的位置”,也终于落到了实处,他所的正妻人选就是岚公主,而且他要为了娶岚公主,许诺不纳妾。

  其实,封啓祥何尝不想在人前划清界限,直到求来圣旨赐婚的那一刻,但方定匡的出现,令他有点着急,这也提醒他,他的岚儿没成为公主之前,已经很招人喜欢,成为公主之后,想娶她过门的男子想必更多,为了杜绝宵的惦记,他觉得有必要提前让人知道,岚公主是他定远侯的,谁也别肖想。

  封啓祥的计划不可谓不成功,不仅杜绝了某些男子不切实际的念想,也杜绝那些想要扑到他怀里的莺莺燕燕。

  张家马场外,伴随着泪湿的明眸,一颗颗芳心纷纷破碎。

  原来侯爷心有所属的人是岚公主,这也难怪了,唯有那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定远侯这等风姿卓绝的男子,分位比不过,样貌也比不过,仪态也比不过……

  有人黯然伤神,但也有人愤愤不平,甚至嫉妒得发狂,觉得这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岚公主根本就配不上定远侯,单从她不准侯爷纳妾这一点足以证明她善嫉,有失妇德,根本就不是一个好妻子。

  方定匡也在目送才子佳人远去的行列。

  他默然看着定远侯护送岚公主渐渐远去,眼眸里一片黯然。

  他以为定远侯也是因为岚公主与奕弟肖似的相貌,才看上岚公主,与他一样,只不过,定远侯的分位配得上岚公主,而且定远侯尚未娶妻,两人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实乃天作之合。

  封啓祥策马走在马车旁,隔着车壁与里面的人话,“岚儿,你的荷包,我很喜欢。虽然不如旁的精细,但在我心里,万金不换。明日,我便要启程前往西部,你且好好地待在京城。若是有事,找皇上,找侯府,找钦弟都可以,京城里,没人敢欺负你,若是有那不长眼的招惹你,你或打或杀,务必不能受委屈。我这一趟不定什么时候能回来,但一定尽我所能,早点回来。待我回来那一日,便请旨赐婚。”

  他还想,不要与旁的男子走太近,他们都不安好心,但想想,若是这么,岚儿定是要生气的,干脆略过不提,反正岚儿不是一般的女子,一般男子,她也瞧不上。

  外头好一番掏心挖肺的话,然,端坐马车里的乔岚始终没有回话,只因不知道该给予什么回答,所以干脆沉默。

  封啓祥也没等乔岚的回应,就催动惊风,风驰电掣一样回到京城。

  微风掀起帘帐,乔岚看到他远去的身影,而他腰间那个荷包不停地晃啊晃,分外抢眼。她不由觉得脸红,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太难看了,不该送出手,同时也恼封啓祥,这样丑陋的东西,就该藏起来别让人看到,哪有堂而皇之佩戴出门的道理。

  封啓祥回京后,直接进宫求见皇上。

  他等不及了,想尽快把人娶进门,所以决定提前出发,去收拾镇西军那帮孙子。

  宋真宗准了封啓祥的请求,还要派一支御林军给他,但封啓祥当场婉拒,兵贵神速,御林军会严重拖慢他的进度,他打算带封家死士去快刀斩乱麻。

  他也特别请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还望皇上准许末将‘先斩后奏’之权利。”

  “先斩后奏就不必了,朕赐予你一柄尚方宝剑。见剑如见朕。若是有人作乱,斩立决。”

  “谢皇上。”实在,有尚方宝剑在,事半功倍。

  隔天,在谁也没注意的时候,封啓祥与封家死士悄然离开京城,施展轻功,风驰电掣一般往西部去。

  这天,到凉亭里纳凉的乔岚有点愣神,面对满桌的瓜果,食不知味。肖狼肖犬盘腿坐在她脚边,也不闹腾,仿佛知道主人心情不好似的。

  玉溪趁人不备,爬上桌子,拿萌萌的爪子拍了拍乔岚的脸颊,哪壶不开提哪壶,“干嘛一副怀春少女的样子,你现在不应该烦心回家的事吗?”

  乔岚拍开玉溪作祟的爪子,闷闷地回答。“嗯,烦心!”

  “呵呵,我还不知道你嘛,肯定是想那混蛋了。这么上心,还回什么家啊,留下来,跟他琴瑟和鸣不更好。”

  “……”乔岚微眯着眼睛,好似要放大招似的,搞得玉溪连连后退,搬过一个哈密瓜挡在自己身前,“你……你干嘛?被戳中心事,恼羞成怒啊。做得出就别怕人。警告你,别碰我,我可是佛前金莲子,尊贵着呢。”

  “我突然想到,有一回你不是变成我的模样,帮我骗过封啓祥嘛。你这技能很好用哇,比易容还管用。”乔岚觉得,这个技能真心不错,可以用一用,比如让玉溪变成自己的模样留守京城,然后她只身前往凤阳。

  “呃……”玉溪也没想到乔岚会提到这一茬,一种不大好的预感在他心里油然而生,“别想把我扔在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总之,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别想甩开我。咱必须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而且我不怕告诉你,我不懂怎么变身,那天完全是情急之下做出来的,现在让我变,我变不了。”

  “哟呵呵呵,啥都不会,你还挺光荣啊!”乔岚把腰间的软剑拿出来,冲着玉溪挥动几下。玉溪还没反应过来,跟前的哈密瓜已经被破开几瓣……

  “啊啊啊啊!”玉溪连忙退开到桌沿处,争取里乔岚远一点,“你个恶妇!”

  乔岚不紧不慢地拿起一块哈密瓜,“谢谢夸奖。”

  “呸,不要脸。”·k·s·b·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