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连襟连手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连襟连手

  第五百一十四章 连襟连手

  第二天,知府衙门里静悄悄的,每个人经过知府内院,都放轻脚步,以免吵醒里面的“知府大人”。

  鲁通关曾经有过与小妾连续腻在屋里荒唐三天三夜的过往,所以对于他今天日上三竿还没走出房门,知府衙门里的人都不奇怪。

  几乎是天微微亮的时候,封啓祥离开边城,前往位于边城以北三十里的镇西军大营。

  原先镇西大将军霍元昌拥护太子,但他早已年迈,去年更是在一次与西贡国的冲突中受伤,最终不治身亡。其子霍通远继任镇西大将军,却将整个镇西军拉到了二皇子的阵营。

  皇位争夺战,霍通远为了抢头功,亲自带着几万镇西军潜回京城,不想行踪早已被泄露,继而被白崇沙带着义军一句绞杀,自己也命丧黄泉。

  一年时间,死了两任镇西大将军,镇西军群龙无首,原先的几个将军都想当镇西大将军,但相互之间谁也不服谁,于是带着自己的兵,各自为政。

  话说谢金宝,三年前离开历山县,本来打算去北边加入定远军,但走着走着,方向错了,最终到了边城,恰好镇西军在招兵买马,他就加入了。

  他年纪小,但长得彪悍,做事也有一股虎劲儿,加上他百步穿杨的功力,在军中混得也不错。他一心想着建功立业,然后回去去牙儿,所以每次指派给他的任务,他都拼了一条命去做,然而他隶属的营部张总兵不但贪粮饷,还贪功劳,他和其他人拼命做事,但功劳全算在张总兵头上,回头打发他几两银子。在张总兵升任提督的前夕,他与几个百长一起,把张总兵揍了个半死,然后拖去大将军阵营,请大将军责罚。当时的大将军霍元昌没有责罚他们,反而把他升任为千总。因为他敢打敢拼,为人又够义气,底下的兵都服他,之前的几个百长就算后来也升任千总,与他平级,但也还是喜欢与他扎堆。

  霍通远继任大将军后,也整顿了镇西军,排除异己,安插亲信,谢金宝与他不是一条心,本来也在清理的行列,但他发现谢金宝有点愣,一门心思挣军功,倒也没碍着他什么事,于是就放过了他。

  后来,谢金宝身边聚拢的人越来越多,他只是个千总,但使得动整个营部,在他带头去知府衙门抢军饷粮饷后,他的威望更是水涨船高。

  这天,谢金宝在自己的营帐里数银票。他在镇西军的目的很明确,挣军功,回去娶牙儿,挣银子,回去给牙儿,抢战利,回去送牙儿……银票不多,只有几千两,但还有好些从西贡国搜刮来的奇珍异宝……

  他仔细数了数,觉得下聘的话,应该差不多了。

  谢金宝把摆了一地的东西收进箱子里,突然,他敏锐地察觉到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他条件反射一般拿起手边的大砍刀,翻身的同时砍过去,锵的一声,他的砍刀居然断成两截。

  他大吃大惊,另一只手已经摸到自己的弓,在地上一滚,起身的时候,箭已经在弦上,蓄势待发。看清楚来人的面向,他一怔,莫名觉得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若是旁的人拿箭指自己,封啓祥定是要反击的,但既然是有可能成为连襟的人,他决定放对方一马。

  他施施然在谢金宝的宝箱上做下,“这是给牙儿的聘礼?”

  听到“牙儿”二字,谢金宝周身的杀气稍微收敛了一些,但手里的箭却没有挪开,“你是谁?怎么认识牙儿?”还叫得这么亲密,非奸即盗。

  还没等封啓祥回答,谢金宝已经注意上他手里的刀,“这是?!”他放下箭,几步跑到封啓祥旁边,一脸膜拜地看着斩月刀,“这是斩月刀吧?怪不得能把我的刀劈开,太厉害了。”

  定远军是岂国的一个不败的传说,而骠骑大将军则相当与军神,斩月刀是军神的奇迹。相关的资料里都有斩月刀的刻画。谢金宝有幸见过斩月刀的图案,一直很崇拜,所以看到实物,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是?”

  “封啓祥!”封啓祥没有把自己介绍为定远侯,连襟嘛,彼此之间是平等的。谢金宝恍然大悟,“啊呀,封公子,原来是你啊。”

  “……”谢金宝注意上斩月刀之前,那一系列反击与警惕的举动,堪称漂亮,封啓祥还挺欣赏,但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小子太愣。“长话短说,本侯……呃,我娶岚儿,也就是你牙儿的姐姐,你要娶牙儿,我跟你是连襟,明白?”

  “你要娶牙儿的姐姐?!”谢金宝又犯傻了。他对乔岚的印象,止于去历山县立女户之后,五里镇一别,旁的一概不知,他也不知道乔岚就是被他当成情敌的“乔公子乔奕”。

  “不怕告诉你,岚儿现在受封岚公主,牙儿就是公主的妹妹,你一个千总,还配不上她。”

  “我……”谢金宝完全没料到,自己离开三年不到,家里变化居然这么大,牙儿的姐姐受封公主?还要和封公子成亲?若是这样,牙儿就是皇亲国戚,他……还真配不上牙儿了。怎么办?要是娶不了牙儿,怎么办?

  谢金宝兀自纠结的时候,封啓祥在旁循循善诱,“皇上命我来收编镇西军,我自是不怕这帮孙子,但既然你要成为我的连襟,我便分一半功劳与你。你我里应外合,收拾镇西军,回京后,我会在皇上跟前替你美言几句,给你捞个将军当,拔高你的分位。”

  守在营帐外的封一抽了抽嘴角,他觉得自家少爷今天有点像那些在街边卖狗屁膏药的。

  “口说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你?”事实证明,谢金宝也不是傻。

  “……”封啓祥默了一下,决定还是再忍这个未来可能连襟一次,他抽出腰间的尚方宝剑,“就凭这个!”

  “给我剑作甚,我使刀,使弓箭,唯独不使剑,而且……”谢金宝嫌弃到,“这剑华而不实,砍人都砍不动,要来何用。”

  “……”他是未来可能连襟……封啓祥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后才回答,“这是御赐的尚方宝剑。”

  “嗷!”旁人见到尚方宝剑,早就诚惶诚恐地跪下说皇上万岁了,而谢金宝只是淡淡地嗷一声,并没有跪下,“果真是皇上派你来的,看来你的确能跟皇上说上话。如此,我便信了你吧。”

  “……”他是未来可能连襟……

  本来自 &#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9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