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兵变后继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兵变后继

  镇西军西大营郭将军从睡梦中醒来,不由疑惑,昨晚怎么睡得这么死,再等一下,往常十分激灵,一听到声响就进来鞍前马后的马前兵居然死了一样,一点进来伺候的意思都没有。

  “来人啊。”郭将军大嗓门这么一吼,帅帐的帘子当即被掀开,但进来的不是马前兵,而是他的副将马从容。

  马副将的脸色那是前所未有的难看,他也是前不久才苏醒过来,然后才知道,镇西军变天了!

  “怎么是你,那几个小卒子呢,造反啊,听到本将军使唤都不进来伺候。”

  “呃……那个,将军……”此时,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跟将军说好,难道说,他们没造反,就是叛变了而已。虽然是事实,但这么说出来,保不准将军先拿他撒气。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吞吞吐吐作甚,熊样儿。”郭将军自己找衣裳穿,还想着等会出去抽那几个渎职的小卒子一顿。马副将欲哭无泪,“将军,咱被谢金宝那小子阴了。”

  “什么!?”郭将军的营帐里爆发出一声雷鸣般的怒吼声,“谢金宝那兔崽子做了什么?妈拉/个巴子,有种你再说一遍!!!”下一刻,他就像一阵乱糟糟的风一样从帅帐里刮出来,几万人的营帐锐减到一万多人,这其中的差别一目了然。

  他手里拿着他的九环大砍刀,奴役滔天地往东大营奔袭,途中遇到小霍将军,对方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到了东大营,丘将军已经在哪里。

  谢金宝说,十万袍泽同仇敌忾,一致对外,眼下就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十三万人纷纷拿着武器,守在东大营的里里外外,给人一种势不可挡的震撼感。

  看着自己的兵站在别人的阵营对自己刀剑相向,这感觉,别提有多窝火了。

  三个将军面面相觑,他们也没料到,这十三万人才凑一块儿不到半天时间,就已经凝聚起来,宛如一个整体,这让他们如何拆分,换句话说,还能不能拆?

  进不了东大营,郭将军在营外叫嚣着,要谢金宝出来说话。

  谢金宝没有让他们等多久,就从东大营里面走出来,此时,他身上已经不知千总的戎装,而是封啓祥让人给他赶制出来的一套全新制式的将军铠甲。铠甲呈金红色,里面是绛红色的软甲,将他魁梧的身形衬托得尤为高大挺拔。

  他手里是一根粗壮的红缨枪,红缨枪通体呈金色,与他的铠甲相得益彰。

  当然,谢金宝这架势绝不是用来吓唬人的,他最惯用的是枪和箭,封啓祥给他的这把红缨枪甚得他喜欢,虽然新武器还不是很趁手,但他有信心能用之撂倒三位将军。

  谢金宝的新形象不可谓不震撼人心,不但南西北三个大营的人眼睛都看直了,连东大营的十三万士兵也都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瞧,这就是外面的头领,多有气派,多可靠。

  谢金宝有条不紊地走出大营,直面三个前来兴师问罪的将军,与他们相比,他的优势顿显。郭将军年近五十,已然老迈,没法比,小霍将军输在个子比较小,而唯一还能看的丘将军,也被比下去了。

  “三位将军,来我东大营有何指教。”谢金宝板着脸,冷冷地说,仿佛他没有阴这三个前辈,也没有要他们的兵马,是这三个将军不问青红皂白,上门来兴师问罪。

  脾气最为暴躁的郭将军当即爆发,“呔!你个狗/娘养的兔崽子,跟本将军玩阴的,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他提着大砍刀冲向谢金宝,然而,长江后浪推前浪,前狼被拍死在沙滩上,在如狼似虎的年轻一辈面前,他不服老不行,没三两下就被谢金宝强力压制住了。

  谢金宝用红缨枪抵着郭将军的胸口一甩,把他惯到马副官那里,没让他摔个狗啃泥,是个他面子。红缨枪往地上一顿,“还有谁想要触我东大营的霉头,尽管来。”

  小霍将军自觉地后腿两步,他能当上将军全赖祖上荫庇,单打独斗,他可不在行。

  丘将军从自己副将那里接过属于他的双手大剑,“小子别张狂,本将军这就把你打回原形。他武艺不错,而且也有丰富的对战经验,按理说,不该输给谢金宝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但令人咋舌的是,他根本没能从谢金宝这里占大便宜,反而是谢金宝屡屡破他的攻势。

  谢金宝的抢头瞧丘将军的腰腹扫过去,但最终,还是往下一拐,改为击打丘将军的大腿。

  丘将军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谢金宝,“你知道?!”

  谢金宝不置可否地挑挑眉,并未回答他的问题,但他知道这小子知道他鲜为人知的弱点。以前他的腰腹受过极为严重的伤势,几乎要了他的命,后来虽然痊愈,却成了他的心病,每次与人打斗都下意识地想护住腰腹……这几年他已经极力克制,以免被人发现而加以利用,不想还真的被人揪住了。

  至于谢金宝怎么知道,当然拜封啓祥所赐,而封啓祥也是从高松之给予的情报得知。事实证明,高松之在镇西军这么些年没有白待,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而且,他也真的一直在忏悔。

  郭将军和丘将军均败退,小霍将军武力不行,决定改变策略,他表示愿意奉谢金宝为镇西大将军,只要让他的兵回营。

  谢金宝斜睨他一眼,“东大营可没有扣押任何人,来去自如,若是你能将他们叫回去,轻便!”

  “……”小霍将军登时哑口无言,他硬着头,透过东大营高大的围栏,看向几个还算眼熟的兵,目光里含着期待,只是那些士兵干脆转头,看都不看老上峰一眼。

  如果说,有些人原本是为了拿补偿的军饷才投奔东大营的,现在,见识到谢金宝的风姿,在联想到他的为人,他们还真不愿意走了,再说了,离开了再回去,肯定落不着好,还不如好好待在东大营。

  打不过,召不回,三位将军只能暗恨不已地离开,回去商量对策。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3251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