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老侯爷病重

第五百一十八章 老侯爷病重

  镇西军发生兵变,三位将军输得一塌糊涂,而三十公里外的边城,知府衙门里的人也不好过啊,先是知府衙门的库银被人洗劫一空,混乱之际,他们才惊觉,本以为在小妾颠鸾/倒凤的知府大人根本不在房里,而且到处找不到。

  是劫匪搬空了库银又绑走了知府大人,还是知府大人与劫匪一起搬空了库银……

  知府衙门乱成一团的时候,没有最乱只有更乱,陆续有人过来击鼓申报,理由都是“我家老爷不见了”,直到这天中午,边城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多达八位,这八位,都是边城里有头有脸的大户当家,其中包括知府大人。

  这八个人及其背后的家族横行边城数十载,将边城牢牢地控制在手心里。

  知府大人都不见了,知州刑大人代为掌事,派人去镇西军请求出兵找人,却被告知,镇西军也出事了。这时候,很多人也逐渐回味过来,京城变天了,边城这片天怕也是要变了。

  边城消失的八个人被捆绑着扔在一堆。邹长安和子负责盘问,写罪证。鲁通关早已人命,但后来的这七个人却依旧蛮横。子不置一词,拿出两把匕首,对着叫嚣得最厉害的那个的双脚,猛力一钉,杀猪般凄厉的嚎叫声刚刚开始就戛然而止,那人已经被点了哑穴。

  那人双脚被匕首钉在地上,却连叫唤都做不到,面容变得极为扭曲,极为恐怖……

  后面的盘问就顺利多了,虽然不至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还算配合。

  京城里,郑神医手里那株忘川如约开尽花期,结了两个果子。郑神医捣腾出两个玉质的小瓶子,专门用来装忘川果。

  乔岚向他要,他问都没问乔岚要忘川果作甚,大大方方,直接就给了。

  得了忘川果,乔岚将之放在空间里收好,以备不时之需。

  乔岚给俞大拿写了回函,略微说一下她在京城的事,让他不用担心,并交代他务必保护好梁娘子和二姑娘,此外粮食也要保存好,不许诺作他用,留她回去再安排。

  写好的信函,她交给许嬷嬷,她知道许嬷嬷与封家那边有联系,也一定知道怎么把信函送到南方去。

  许嬷嬷接了信函,却面露难色,乔岚还以为送信的事,逐询问她是否不好送信,如若不行,就迟点再送。许默默犹豫再三,还是将不合规矩的话说了出来。

  原来,侯府封家的老侯爷病了,而且病得很重,莫太医都去过了,却还是没能治好。封家那边想请郑神医去给老侯爷瞧病,但郑神医根本不搭理。

  这事,闹到乔岚这里,许默默也是无奈。若是乔岚是老侯爷的孙媳妇,她出面,无可厚非,但问题是,她现在与侯府可没关系。若是她出面,让外人怎么想,岚公主上赶着做侯府封家的孙媳妇?这多难听啊。

  乔岚一听老侯爷病重,她的心当即就悬起来了,丝毫没有许嬷嬷的那些顾虑,立刻风风火火地赶去郑神医的院子,让郑神医跟他去一个好地方。

  只要是小徒弟发话,别说是好地方,就算是上战场,郑神医也是乐意的,只要不是狗/屁定远侯府。

  两柱香时间后,郑神医随乔岚下马车,乍一眼看到“定远侯府”四个字,他当即不高兴了,觉得小徒弟胳膊肘往外拐,人还没过门呢,就上赶着为小疯子忙活。

  乔岚放下身段,撒了娇,郑神医叹了一口气,女大不中留啊,叹完气,他也就踏进了定远侯府。

  一行人到了老侯爷所在的东院,被神情沮丧的大管家告知,老侯爷已经陷入昏迷。大管家沮丧,是因为觉得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一定会被侯爷打死的。

  东院里,郑神医在里面给老侯爷看病,乔岚有点心神不定,所以不停地在屋外转悠,心想,封啓祥不在京城,要是人出事,她怎么跟他交代。她自发自觉地将自己代入了一个原本敬而远之的位置而不自知。

  这一次,郑神医号脉地有点久,号脉半个时辰,施针一个时辰,老侯爷才幽幽转醒,但是面色却更为难看。

  “你的事,自己知道吧。”

  老侯爷轻不可见地点点头,却已经无力说话。

  关于生死,郑神医看得非常开,虽然他被人称为活阎王,但也不知每一个将死之人都能救回来,比如那些气数已尽之人,“既然你知道,老夫也就不费这个心思了,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该交代的,也交代一下。别留什么遗憾。”

  “岚……”

  “找我小徒弟?!”郑神医小小地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给他这个面子,于是转身出去叫乔岚。

  我是放到小尾巴,啦啦啦啦

  只要是小徒弟发话,别说是好地方,就算是上战场,郑神医也是乐意的,只要不是狗/屁定远侯府。

  两柱香时间后,郑神医随乔岚下马车,乍一眼看到“定远侯府”四个字,他当即不高兴了,觉得小徒弟胳膊肘往外拐,人还没过门呢,就上赶着为小疯子忙活。

  乔岚放下身段,撒了娇,郑神医叹了一口气,女大不中留啊,叹完气,他也就踏进了定远侯府。

  一行人到了老侯爷所在的东院,被神情沮丧的大管家告知,老侯爷已经陷入昏迷。大管家沮丧,是因为觉得自己这一次在劫难逃,一定会被侯爷打死的。

  东院里,郑神医在里面给老侯爷看病,乔岚有点心神不定,所以不停地在屋外转悠,心想,封啓祥不在京城,要是人出事,她怎么跟他交代。她自发自觉地将自己代入了一个原本敬而远之的位置而不自知。

  这一次,郑神医号脉地有点久,号脉半个时辰,施针一个时辰,老侯爷才幽幽转醒,但是面色却更为难看。

  “你的事,自己知道吧。”

  老侯爷轻不可见地点点头,却已经无力说话。

  关于生死,郑神医看得非常开,虽然他被人称为活阎王,但也不知每一个将死之人都能救回来,比如那些气数已尽之人,“既然你知道,老夫也就不费这个心思了,有什么话,你就尽管说吧。该交代的,也交代一下。别留什么遗憾。”

  “岚……”

  “找我小徒弟?!”郑神医小小地纠结了一下,决定还是给他这个面子,于是转身出去叫乔岚。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329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