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两世姻缘

第五百一十九章 两世姻缘

  “成……亲……”老侯爷的声音越发艰难,但仍然执着于乔岚的答案,仿佛她不答应,他就死不瞑目一般。

  “岚儿……”乔岚骑虎难下,不知如何是好,她站起来,“岚儿打发人去西部找侯爷。”

  她想走,老侯爷突然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明明已经是进入弥留的人,手劲儿却出奇的大,半分给她挣脱的机会都没有。

  乔岚驻足原地,好一会儿才艰难道,“岚儿答应就是了。”

  她话音堪堪落下,便感觉手腕上的手逐渐脱力,一点点滑落,她猛然回头,看到床上的人已经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安详的笑容,泪水再次滑落她的脸颊,她不敢相信地唤了一声,“封爷爷!”

  这时,郑神医突然出声,不怀好意道,“哎呀,这下可好了,小疯子得守孝三年。乖徒儿,你今年十五,可等不起三年,方才答应的事,就当一阵风,刮过就算了,反正就你我两个人知,老匹夫地底下若是有话,让他来找师父,师父给你担着。。”

  “……”被封啓祥在京城的封家死士有十个,眼下起码有三个驻守在东院,但他们可都知道呢,也只能齐齐保持沉默。

  乔岚正想说人不能言而无信,更何况的老人家的遗言,病床上的老侯爷突然抽了一口气,紧闭的眼睛又缓缓睁开来,死死地盯着死皮赖脸的郑神医,好似在说,老夫还没死,你休想坏我孙儿因缘。

  郑神医挺没劲地“切”了一声,以表示他的不满。

  死马当活马医,再怎么也得拖到封啓祥回来,乔岚又给出一大个水囊的灵泉水,让人用来煎药。不知是灵泉的作用还是那股气在作祟,老侯爷的精神看上去好了些。

  老侯爷的病来势汹汹,他最看重的两个孙子都不在身边,唯一还在府里的孙子封其跃被封啓祥勒令不能进东院,否则赶出侯府,如今祖父病倒,眼瞅着就不行了,他居然还惦念着封啓祥的话,只是在东院外围转悠,没有入内,更别说侍疾。

  乔岚带郑神医过来的当天晚上,一直在北疆的封其荣跑死了四匹马,终于回到。

  在侯府下马,他也几欲脱力,但还是在二管家的搀扶下,快速跑向东院,到了院门口见傻乎乎杵着的大哥,他心里一梗,但还是略过大哥,进入东院。

  进入内院,他焦心地冲进祖父的屋子,看到一个宫装丽人在床边拧帕子,他连忙单膝跪下行礼,“末将参见岚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岁。”从侯府进来这一路,二管家已经将祖父的情况说与他听,包括岚公主带郑神医过来给祖父诊治,才让祖父的病情稳定下来。

  对于岚公主,他自然是千般万般感激。

  “免礼。”乔岚起身,把床头的位置让出来。“你过来看看老侯爷吧。”

  “谢公主。”封其荣连忙起身,往床边去,“祖父,其荣回来了,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老侯爷睁开眼睛,微微地点点头,表示他知道。

  封其荣回来了,乔岚不好再待在侯府,就回她的岚公主府。许嬷嬷早就想她回府了,她一个外人来侍疾,的确不合适。

  岚公主带郑神医去侯府封家,在里面待了约莫半天时间,于是京城圈里传出不少酸话,说岚公主上赶着给老侯爷侍疾。皇宫里,宋真宗也知道了这事,隔天,他把乔岚召进宫。

  旁人还以为他会数落自己的义妹不合规矩,但他完全没有,因为他心目中,乔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定远侯夫人。

  宋真宗问了老侯爷的病情。乔岚据实相告,他沉默半响,招来自己的暗卫,让他们再派人去西部,无论如何,都要让定远侯速归。

  又派了一拨人,宋真宗心里也没有轻松到哪里去,他跟乔岚说起封啓祥请求赐婚的事,按照老侯爷这情况,赐婚赶早不赶晚。他想的也是老侯爷若是去了,封啓祥得守孝三年,所以必须在那之前赐婚并完婚。

  若是昨天之前,乔岚还有话说,但此时,她却盈盈一福身,“岚儿谢皇上恩典。”昨晚,她想了很多,现代她一定要回,但在那之前,她也会嫁给封啓祥,一日夫妻百日恩,也算全了两人的两世姻缘。

  “既然朕已经认下你这个义妹,你大可称呼朕一声皇兄。”

  乔岚从善如流,“谢皇兄。”

  事实上,派人去西部的不单止宋真宗,驻守侯府封家的死士也在老侯爷病倒当天出发去西部找侯爷,又派人去北疆找封其荣,结果,封其荣回来了,封啓祥却始终不见踪迹。

  其实,封啓祥已经收到消息,但只说老侯爷病了,情况并不明朗,他没料到一句“病了”竟会如此严重,当时边城的事已经收尾,约莫还有三天就可以完全结束,他就没有立即回去。

  第二波死士抵达西部,当时封啓祥正在查看边城“八霸”的认罪书,只等囚车做好,就可以系数押送到京城问罪,冷不丁听到“老侯爷病危”这五个字,他差点没站稳,努力定了定神,才颤着声音重新确认他听到的消息。

  刚好皇上派来接手西部事宜的人已经抵达,封啓祥施展轻功,以他平生最快的速度往京城赶,并于第三天凌晨回到京城。

  天亮之后,许嬷嬷伺候乔岚更衣,顺便告诉他,定远侯已于凌晨时分回来。

  既然已经答应嫁给封啓祥,乔岚便不再扭捏,装了一些灵泉水,亲自送去侯府封家。门房一见到她,就跟见到侯府的女主人似的,立马放行,连通报都不曾。

  她熟门熟路地去到东院,进入内院,眼前忽而黑影一闪,便落入一个怀抱中。

  封啓祥抱得那样紧,仿佛要把怀中的人融进自己的血脉中一样。他连续赶三天路,回到后,也是守在祖父的病榻前,半步不曾离开,更不曾梳洗,此时,他依旧一身狼藉,但失去至亲的惶恐令他迫不及待地抱紧乔岚,从她身上汲取温暖。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5645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