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启程回京

第五百二十二章 启程回京

  人家远道而来,小住一晚是必须的,幸好西岸大宅修得也体面,不然还真不好意思留人住下,俞大拿已经着人安排,林嬷嬷也是这么想的,然而,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是,常公公一刻都不能多呆,必须立刻启程回京。

  林嬷嬷还以为是乔家哪里做得不到位,让常公公不高兴了。

  她上前询问,结果,她话还没出口,倒是常公公惊叫出来,“林尚仪!!!”

  “常……”林嬷嬷把对方往当初宫里认识的人身上套,也就一个公公姓常,人称小德子,但小德子瘦瘦小小,眼前的这个公公膘肥体壮,对不上号啊。

  “林尚仪,杂家是常德,小德子啊。”常公公颇为感怀,当初他也受过林尚仪的恩惠,一直惦记着,不曾忘记,本以为此生没机会再见到林尚仪,没想到,又是一个没想到,此行给了他一个天大的精细,“有道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山水有相逢。此生还能见到林尚仪,杂家真是……真是太高兴了!”

  “原是小德子!我也没想到还能见到宫里的故人。我已不是尚仪,你也位高权重,还是叫我一声林嬷嬷吧。”林嬷嬷也放心下来,即是故人,就不怕对方闹脾气,一走了之,“难得你来一趟,就留下住一晚,也与我叙叙旧。”

  一个“好”来到常公公嘴边,硬是被他吞了下去,“不行不行!杂家自是想与你叙旧,但杂家必须立即回京,要多快有多快。”

  常公公此行南下,那是必须往快里赶,所以宣旨的时候,就他几个过来西岸大宅,一起南下的护卫及定远军将近两百人都还留在船上,只等着把旨意一说,就把梁娘子与二姑娘带走。

  林嬷嬷察觉事情有点不一般,待要再问,常公公靠在她耳边,小声说,“老侯爷怕是不好了,侯爷与岚公主的亲事必须紧着般,京城里都安排着呢,就等岚公主生母了。”

  竟是如此!林嬷嬷立马让人去收拾东西,两柱香时间,愣是给收拾出四个箱笼出来。船上空位不多,只能再加六个人,梁娘子母子、林嬷嬷、单紫萱加上就算为奴为婢也要跟上的黄莺,还有一个位置,俞大拿想自己填上,但他要是再走,乔家就没人主持大局了,于是他又很落寞地被留下了。

  宝石抱着儿子,也想跟去,毕竟叶飞天在京城,要是跟去,就能一家三口团聚了,但儿子还小,车马劳顿,到时候反而给人添麻烦,所以没好意思开口。

  她没开口,反而让阳雪占了空,没错,是阳雪,乔岚的白马。

  林嬷嬷问能不能带一匹怀着崽子的马,常公公碍于情面,没有立即拒绝,一听,是岚公主的爱驹,再一听,这匹怀着崽子的马还是定远侯爱驹的妻儿,带,必须带,这么多人,连一匹马都带不上京,干脆回家吃自己的算了。

  洪水弥漫,一行人,又是一番折腾才系数上船,其中要数阳雪最麻烦,得给她戴上眼罩,坐着马车,慢慢趟水,摸着原来的山道出山,然后才上船。

  “起揽!”

  船夫收揽,准备撑船离开,这时,有一个人骑着马踏水而来,所谓的踏水,并非轻功水上漂那种踏水,而是……咳咳……

  马儿踩踏着及膝的水,溅起好大一滩浪花,巴在马上的佟管家已经湿透,但再是不断地催马快跑,“等一下,等等我!”

  我是防盗小尾巴,啦啦啦啦

  “林尚仪,杂家是常德,小德子啊。”常公公颇为感怀,当初他也受过林尚仪的恩惠,一直惦记着,不曾忘记,本以为此生没机会再见到林尚仪,没想到,又是一个没想到,此行给了他一个天大的精细,“有道是,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山水有相逢。此生还能见到林尚仪,杂家真是……真是太高兴了!”

  “原是小德子!我也没想到还能见到宫里的故人。我已不是尚仪,你也位高权重,还是叫我一声林嬷嬷吧。”林嬷嬷也放心下来,即是故人,就不怕对方闹脾气,一走了之,“难得你来一趟,就留下住一晚,也与我叙叙旧。”

  一个“好”来到常公公嘴边,硬是被他吞了下去,“不行不行!杂家自是想与你叙旧,但杂家必须立即回京,要多快有多快。”

  常公公此行南下,那是必须往快里赶,所以宣旨的时候,就他几个过来西岸大宅,一起南下的护卫及定远军将近两百人都还留在船上,只等着把旨意一说,就把梁娘子与二姑娘带走。

  林嬷嬷察觉事情有点不一般,待要再问,常公公靠在她耳边,小声说,“老侯爷怕是不好了,侯爷与岚公主的亲事必须紧着般,京城里都安排着呢,就等岚公主生母了。”

  竟是如此!林嬷嬷立马让人去收拾东西,两柱香时间,愣是给收拾出四个箱笼出来。船上空位不多,只能再加六个人,梁娘子母子、林嬷嬷、单紫萱加上就算为奴为婢也要跟上的黄莺,还有一个位置,俞大拿想自己填上,但他要是再走,乔家就没人主持大局了,于是他又很落寞地被留下了。

  宝石抱着儿子,也想跟去,毕竟叶飞天在京城,要是跟去,就能一家三口团聚了,但儿子还小,车马劳顿,到时候反而给人添麻烦,所以没好意思开口。

  她没开口,反而让阳雪占了空,没错,是阳雪,乔岚的白马。

  林嬷嬷问能不能带一匹怀着崽子的马,常公公碍于情面,没有立即拒绝,一听,是岚公主的爱驹,再一听,这匹怀着崽子的马还是定远侯爱驹的妻儿,带,必须带,这么多人,连一匹马都带不上京,干脆回家吃自己的算了。

  洪水弥漫,一行人,又是一番折腾才系数上船,其中要数阳雪最麻烦,得给她戴上眼罩,坐着马车,慢慢趟水,摸着原来的山道出山,然后才上船。

  “起揽!”

  船夫收揽,准备撑船离开,这时,有一个人骑着马踏水而来,所谓的踏水,并非轻功水上漂那种踏水,而是……咳咳……

  马儿踩踏着及膝的水,溅起好大一滩浪花,巴在马上的佟管家已经湿透,但再是不断地催马快跑,“等一下,等等我!”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824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