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联翩美梦

第五百二十三章 联翩美梦

  乔家开放金钱美地,不涉及任何恩怨情仇,五里镇周边的人几乎都进入其中避难,包括与乔家有诸多纠葛的陈家人。

  陈老汉死去后,陈家人已经四分五裂,该分的都分了,不该分的也分了,只是分家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美好,首当其冲的原因是陈家人都不是勤快人,离开陈老汉这个主心骨,更是不能成事,天灾人祸之下,更显颓势。

  天灾之下,陈家人再度聚首。这还是分家之后,陈家人凑得最齐的一次。因为还要仰仗乔家金钱美地的庇护,他们不得不像鹌鹑一样畏缩着,尽量弱化自己存在感,省得被人提起当初陈家人寻乔家晦气的事。

  唯独至今还拎不清的陈生华还心心念念他的“花儿”,陈家人恨不得他掉水里淹死一了百了。

  陈家往日里叫嚣得最厉害的陈王氏,早已没有张狂的资本,虽然依旧想拿捏几个儿媳妇,但分家之后,她说的话,儿子儿媳都当耳边风,高兴就听两句,不高兴就顶两句,当然,她们妯娌几个面对陈王氏,高兴的时候不多。

  金钱美地传得沸沸扬扬的“大黑说”也传到陈家人的耳中,他们恍惚半天,才会回过神来,那几句话意味着什么。

  梁毛花母女仨自打进入乔家,虽然已经是他们高不可攀的对象,但也不是不可以触摸,所以他们才会频频出招试探乔家的底线,希望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只不过,乔家并不买他们的帐,使得他们的算计落了空。

  说死心,他们没有,但也不敢再打什么坏主意。如今,冷不丁听到乔家大姑娘成了圣人钦点的公主,还要做侯夫人,他们一时间,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乔家大姑娘是谁,不就是以前在陈家最卑微最低贱的人之一,任由他们可劲儿欺负也逆来顺受,最后还被赶出家门……

  从低贱的丫头到高尚的小姐,再到尊贵公主,一个人的身份地位竟然可以在短短三年时间里变幻如斯。

  若是当初没有赶荷丫头出家门该多好啊,那咱就是公主的亲人,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但……现在连说都不能说,只能放梦里想一想。

  把话带到的人存着看陈家人好戏的心理才专门过来说嘴,但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陈家人集体沉默了,一点儿闹腾的举动都没有。

  陈王氏听圣人召见梁毛花,还专门派船下来接,她张了张口,最终什么都没说。她老了,说不动了,家里粮食所剩不多,两餐都是稀的,还是省点力气吧。

  至于心里有没有后悔过,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黄红梅并不在陈家人的行列,小姑子托人给她送来了一些米粉喂儿子,她担心被无情无义的陈家人抢,就带着儿子躲得远远的,她一个大人,忍饥挨饿就算了,要是儿子连米汤都喝不饱,她还有什么指望哦。听到热议起梁毛花母子三人的事,她眼里闪过一些光芒,但转迅即逝。好赖都不关自己的事,只要能熬过这次水患,她就跟陈生华和离,带着儿子离开陈家这个火坑。

  与陈家人一样成为笑柄的还有黄员外家。

  三年前,黄从仁病得要死要活,接着陈月荷的八字冲喜才活过来,立马黄家就把亲退了,还是在花轿即将进门的时候,再后来,黄从仁又病了,黄家居然还好意思求纳当时已经更名改成成为乔家大姑娘乔岚的陈月牙,脸大堪比乌云,可以遮天蔽日。

  因着这事,谁家不知道乔家大姑娘八字好,旺夫命啊,碍着乔家的家底越来越丰厚,才不敢贸然求娶。转眼间,人家不再只是一个千金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贵不可言的公主,这际遇也没谁了。

  如今,黄员外家在金钱美地占据一小片地方,弄了几间简易的屋子住着。病歪歪的黄从仁还在屋子里躺着呢,黄家数着所剩不多的药丸,一天天的长吁短叹。之前已经有人酸黄家,让他们再去求求乔家大姑娘,也许大姑娘一心软,就把黄小少爷接到西岸大宅里去了呢。

  现在,闲着没事,到黄家人跟前说酸话的人更积极了,一波一波的,其中不乏唱二人转的。

  “哎呀,小秦啊,你看,岚公主的驸马爷还在这儿呢,宫里来的公公怎地不把驸马爷带去京城与岚公主团聚。”

  “我呸,乱说话,你也不怕祸从口出。岚公主的驸马爷可是堂堂定远侯,有那阿猫阿狗什么事。”

  “话不是这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当初岚公主的花轿可是差点被抬进门了。”

  “差一点也是差,你可别折辱了公主的声誉,否则,侯爷怪罪下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可不知道,有人贼心不死,还惦念着公主殿下呢。”

  “真有此事,咱是不是把这是上报给侯爷……”

  “我看行!”

  两人在黄家那几件简易的屋子旁,煞有介事地说着。黄家人又羞又恼,偏偏还不能生气,因为人家一个字都没提到他们黄家,要是发火,就落了下乘。

  黄家人已经负担不起那昂贵的药丸,的确萌生过把李媚儿休了,再去乔家求取乔家大姑娘的主意,现在,那是半点非分之想都没有了。

  与陈家、黄家一样,很多人心里有着想法却不敢宣之于口,只能暗搓搓地想着,乔家大姑娘果然是旺夫相,当初若是求娶成功,那我不就是驸马爷了!哎呀,想想都美啊,就这么错过了一个飞黄腾达的机会。

  当然,爱做梦的人有之,清醒的人也不少,联想到封少爷的出身,他们猜封公子消失这两个多月一定是回京继承爵位去了,他与乔公子这般要好,爱屋及乌,求娶乔公子的干妹妹,也说得过去。

  有人走过不少地方,自诩见多识广,他还煞有介事地说,“你当一个名不转经传的小姑娘如何入了圣人的眼,那必须是定远侯给造出来的,他与乔公子较好,想娶乔家大姑娘,但门户落差太大,他可不就央着圣人给桥家大姑娘一个体面的身份,那才衬得上他定远侯。”

  不得不说,他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在,除了他根本没料到乔家大姑娘本就是一个令人纳罕的千古奇葩。

  京官莅临历山县,地头蛇祝岐山后知后觉,等他想方设法,来到五里镇,京城来的船早就走远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0105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