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嫁娶相宜

第五百二十三章 嫁娶相宜

  京城里,定远侯与岚公主的亲事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常公公南下接人,紧赶慢赶,顺利的话二十天就可以来回,而钦天监也算出二十五天后,有个宜嫁娶的千载难逢的良辰吉日。

  二十来天筹备一个亲事,有多仓促,可想而知,乔岚身边有金嬷嬷与许嬷嬷这两个左右护法帮她操持,但她也没能做一个甩手掌柜,因为她必须学宫规,许嬷嬷真恨不得把自己脑子里所有的条条框框都倒到乔岚的脑子里去。

  乔岚懒啊,根本没心思学那些条条框框,只让许嬷嬷先紧着教她成亲当天的礼仪,其他等她嫁过去再教,

  许嬷嬷不以为许,“岚公主,您过去,可就是侯府的掌家娘子,不单止侯府,整个京城都看着您呢。做姑娘时的性子可不能顺延到做人娘子的时候。”

  “嬷嬷,侯爷知道本宫什么的性子,此时再变温婉,没得惹得他笑话。”他就爱我这调调。

  “岚公主,日后您代表的就是侯府的体面,往深里说,您是皇上钦点的岚公主陛下,也代表着是皇家的体面。”

  鉴于许嬷嬷比林嬷嬷还能说,乔岚甘拜下风,只能老老实实学着刻板而无趣的宫规,她不又觉得,日后若是都这样生活,她一定肯定以及绝对会疯掉。

  金嬷嬷主抓嫁妆事宜。

  宫里给公主的嫁妆都有定例,但岚公主身份地位有点特殊。在宋真宗的授意下,给岚公主的嫁妆已经远远超过定例。

  当金嬷嬷把假装胆子拿给乔岚过目,乔岚无可无不可,其实她很想跟她的便宜义兄打个商量,黄金白银什么的,留给他建设国家,能不能给她折算成粮食云云,但……算了,这么许多珍宝,到时候都留给封啓祥,也算是给他的补偿吧。

  封啓祥也很忙,除了侍疾,还要准备成亲的各项事宜,忙得他只能抽空想一想他未过门的娘子。

  离成亲还有五天,封啓祥亲自去天牢,只为要回当初定娃娃亲时的玉佩。李家抄家,昨天才清点完,没有那半边鱼形玉佩,所以他只能屈尊去一趟天牢。

  李家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挤在一个牢笼里,看到封啓祥,纷纷落井下石,说事情都是李寻郇夫妇一个人做下的,与他们无关,求放过。

  爱慕着封啓祥的李冉絮趁机自荐枕席,愿意给侯爷做妾,弥补叔叔的所犯下的错。

  封啓祥无视一行人的苦苦哀求,漠然问道,“玉佩在哪儿?”他话一说完,蹲在角落里,狼狈不堪的李冉冉突然大笑不已,将她脖子上悬挂着的玉佩摘下来,“侯爷想要的是这个吧。”

  “哈哈哈哈!”李冉冉神色狰狞,竟有几分癫狂在其中,大笑过后,她突然高举玉佩,“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眼看着她就要把玉佩砸了,李家人争先恐后地扑过去,这时,一股巨大的气浪把他们掀翻在地,而李然然更是被掀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封啓祥手一抄,利用内功气旋,把跌落即将撞击地面的玉佩卷到自己手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一边走,还一边用袖子摩挲玉佩,好似上面沾了各种脏东西一样。

  晚上,乔岚静坐奢华的公主闺房,她手边,是尚仪局出品的大红色嫁衣,里里外外,六层,每一层都精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这套嫁衣,也不全是尚仪局的手工。她的手指拂过裙摆上,那个不怎么圆润的凤眼,这个就是她绣。此时此刻,她仍然有种恍然梦中的感觉。

  虽然老侯爷借着病重要求她嫁个封啓祥,但说到底,也不全是压迫,她何尝不是借着“被逼迫”,顺水推舟……

  我是防盗小尾巴,啦啦啦啦

  封啓祥也很忙,除了侍疾,还要准备成亲的各项事宜,忙得他只能抽空想一想他未过门的娘子。

  离成亲还有五天,封啓祥亲自去天牢,只为要回当初定娃娃亲时的玉佩。李家抄家,昨天才清点完,没有那半边鱼形玉佩,所以他只能屈尊去一趟天牢。

  李家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挤在一个牢笼里,看到封啓祥,纷纷落井下石,说事情都是李寻郇夫妇一个人做下的,与他们无关,求放过。

  爱慕着封啓祥的李冉絮趁机自荐枕席,愿意给侯爷做妾,弥补叔叔的所犯下的错。

  封啓祥无视一行人的苦苦哀求,漠然问道,“玉佩在哪儿?”他话一说完,蹲在角落里,狼狈不堪的李冉冉突然大笑不已,将她脖子上悬挂着的玉佩摘下来,“侯爷想要的是这个吧。”

  “哈哈哈哈!”李冉冉神色狰狞,竟有几分癫狂在其中,大笑过后,她突然高举玉佩,“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

  眼看着她就要把玉佩砸了,李家人争先恐后地扑过去,这时,一股巨大的气浪把他们掀翻在地,而李然然更是被掀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封啓祥手一抄,利用内功气旋,把跌落即将撞击地面的玉佩卷到自己手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他一边走,还一边用袖子摩挲玉佩,好似上面沾了各种脏东西一样。

  晚上,乔岚静坐奢华的公主闺房,她手边,是尚仪局出品的大红色嫁衣,里里外外,六层,每一层都精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这套嫁衣,也不全是尚仪局的手工。她的手指拂过裙摆上,那个不怎么圆润的凤眼,这个就是她绣。此时此刻,她仍然有种恍然梦中的感觉。

  虽然老侯爷借着病重要求她嫁个封啓祥,但说到底,也不全是压迫,她何尝不是借着“被逼迫”,顺水推舟……

  晚上,乔岚静坐奢华的公主闺房,她手边,是尚仪局出品的大红色嫁衣,里里外外,六层,每一层都精美得让人挪不开眼。

  这套嫁衣,也不全是尚仪局的手工。她的手指拂过裙摆上,那个不怎么圆润的凤眼,这个就是她绣。此时此刻,她仍然有种恍然梦中的感觉。

  虽然老侯爷借着病重要求她嫁个封啓祥,但说到底,也不全是压迫,她何尝不是借着“被逼迫”,顺水推舟……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018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