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封大忠犬

第五百二十五章 封大忠犬

  这一次,玉溪的确气得不轻。他绝非闹小脾气,他是恨铁不成钢啊,觉得乔岚儿女情长,忘了初心,兼之还是因为封啓祥那家伙,他就更来气。

  不男不女,长得比女人还漂亮,有什么值得留恋。

  乔岚口口声声说要回现代,他信了,虽然至今没能帮上什么忙,但他也真心实意为她着急过。她怎能一边说着离开的话,一边答应嫁人呢。

  说一套,做一套,辜负了他的信任。

  乔岚从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这一回为哄好玉溪,她使出浑身解数,恨不能把十年八载的好耐性全都用上。谁都能不理解她,唯有玉溪,她希望两人能够继续心无芥蒂地在一起,共同进退。

  乔岚再三保证自己没有色令智昏,绝对不会为了那虚无缥缈的爱情,弃亲情与友情不顾,玉溪的冷脸总算有所缓和,“这样,你干嘛嫁给他?本来就牵扯不清,一经嫁娶,多了一层关系,再要脱身不是更难?当初你就该让那什么宋真宗顺水而为封你为国师,直接断了他的念头,现在好了,剪不断理还乱,自己给搅和进去了。”

  “你觉得我与他之间,只能二选一的话,宋真宗会选我还是选他。”宋真宗选谁,毋庸置疑,她是有过功劳,但女子终究是女子,存在的价值远比不上一个忠君不二,有谋有略有能力,身后还有几股势力支撑的大将军,当封啓祥有意于她,宋真宗还封她为国师,那不是嫌身下的龙椅磕屁股又是什么。她不自然地撇看头,看向另一边,“事到如今,我也不否认我喜欢他。了尘大师说过,无我,他将孤苦终老,无他,我也将孤苦终老。两世为人,也就这样了,嫁娶一回,只当全了我与他的两世因缘吧。”

  恐怕不止喜欢这么简单吧!只是喜欢,没有爱上的话,会孤苦终老?虽然现代正经历末世,人口锐减到原来的十分之一不到,但两条腿的男人一抓一大把。玉溪暗暗地想,但并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他是佛前金莲,才不要搅和近这些儿女情长里。

  “我要睡觉,别打搅我。”他翻身,背对着乔岚躺下。

  乔岚走出拔步床,来开窗边,看着沐浴在蒙眬夜色下的庭院

  肖狼肖犬晚上也歇在庭院里,瞧这主人出现在窗前,它们立马颠儿颠儿跑过去,前身跃起来,攀着窗台向主人邀宠。

  乔岚伸手给它们揉脑袋,挠下巴,很抱歉不能带你们,到时候,你们就进西山吧,你们俩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狼狗,定会比山中野狼要厉害得多,抢地盘,抢母狼,在西山称王称霸不成问题,若是想我,就到西岸看看,若是有了崽子,也可以带回去给二姑娘瞧一瞧……

  “呜呜呜~”主人,你怎么又要抛下我们了。

  “嗷呜!”你要去哪儿,我们也要去,最近我们可乖了,没有惹祸。

  乔岚说着说着,看着肖狼肖犬流露出状似哀戚的神情,她一愣,再一看两张毛茸茸的脸,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其实是她低估了肖狼肖犬的智商,它们喝过灵泉水,开智了,听得懂,只是无法表达而已。

  乔岚揉弄着两颗毛茸茸的大脑袋,思绪慢慢飘散开来。其实,她还有一个很不要脸的想法,希望能怀个孩子,如是能如愿,日后她就守着孩子过活,但……孤苦终老,应该没那么容易推翻的吧。

  她看得出来封啓祥很喜欢自己,喜欢到非她不可,被那样一个人强烈地喜欢,说不欢喜是假的。世间最美好的事是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着你,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可她注定不能与他白头偕老,虽然有点心不甘情不愿,她还是希望自己离开后,他能再找个姑娘,无需太漂亮,不用太温柔,也不能太贤惠……

  这么想着,突然她有点想不下去了,她以为只要封啓祥的心里记挂着自己就行,可一想到他身边出现了旁的女子,心里就堵得慌。

  我不会再嫁,你也别娶好不好,她在心里无声地询问着。

  乔岚还望着庭院出神,但人都是经不起惦念的,这不,庭院里突然飘下两个人,是封啓祥和封一,他们并未掩饰行踪,暗地里也没有那些“见不得人”的封家死士,与以前相比,封啓祥此行已经算是光明磊落。

  趴在窗台上卖萌的肖狼肖犬转过头来,瞥了一眼突然出现的人,又继续向乔岚巧挑卖乖。

  封啓祥的威逼感日渐强盛,尽管肖狼肖犬还是不喜欢他,但已经不会再主动挑衅他。

  它们很聪明,懂得趋利避害。

  还没着地,封啓祥就看到窗里那一抹倩影,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岚儿应是不知道我要来,但她非但没歇下,还在窗边赏月,这就是缘分吧。他选择性忽略窗前趴着的两只大狗,仿佛那只是摆放在窗台上的两盆花。

  他三两步跑到窗前,硬生生挤在肖狼肖犬中间,与窗户里的乔岚深情相望,“岚儿,你莫不是未卜先知,知道为夫要来,专门等着。如此为夫真是受宠若惊。”面对旁人总是一张冷脸,眼眸里也波澜无惊封啓祥,此时笑弯了的双眼。

  “嗷嗷!”这人怎么这样,好讨厌,我牙齿又痒了。

  “呜!”别冲动,主人喜欢他,咬伤他,主人会心疼。

  “呜呜!”主人,别搭理他,继续摸我啊。

  “嗷!”我也要,我也要。

  “岚儿……”

  恍惚间,乔岚有种错觉,自己养得不是两只狗,而是三只。

  “你怎么来了?”成亲前,是不能见面的,赐婚的圣旨下来后,封啓祥一直恪守规矩,最多是让人传传话,递递东西。

  封啓祥嘴角往下一拉,略带嗔意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都六十年没见到岚儿了,心里想得紧,岚儿有没有想我?”以前,他也不相信自己会说出这样肉麻的话,但白纸黑字写多了,这些话说出来那叫一个顺溜。情话说多了,乔岚基本没有给过回应,但今天,她破天荒地说了一个字,“有!”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208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