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离不弃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不离不弃

  封啓祥一怔,他还以为自己魔怔了,怎会听到岚儿说想他?岚儿一向矜持,怎会说想他?

  身体里,血脉在喷张!脑子里,千万种声音在炸响!封啓祥觉得自己需要找人过几招,或者骑上惊风痛痛快快跑上百来圈儿,“岚儿你真的有想我?”

  乔岚看着突然傻掉的封啓祥,不免觉得好笑,“怎么,你想我这么多回,不兴我也想你一回?就在刚刚还在想,你若是要纳妾,我该不该学那贤惠的娘子,给你张罗。”

  “不不不!”封啓祥立马摆手摇头,生怕乔岚误会自己有那心思,“我在佛前断发起誓,愿与岚儿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且,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今生只娶一人,绝不纳妾,若是违背,那就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你是为了不沦为笑柄,才不纳妾。若是如此,你无需顾忌,是我要当一个贤妻,帮你纳,又不是你自己要纳。”

  封啓祥不由觉得,定是有人在岚儿旁边嚼舌根了,害岚儿心里不痛快,别让本侯知道是谁,定要割了那搅事的长舌头。他又是一番保证,那郑重其事的样子,乔岚的脸都绷不下去了,轻笑出声,“好啦,你来也不是为了说这样的话。深夜造访,定是有重要的事吧。”

  “一是来看你,二是要给你这个!”封啓祥拉过乔岚的手,将一枚鱼形的玉佩放在她手心,同时也摊开手,露出另一块鱼形玉佩,“这是我爹娘的定情信物,后来被李家小人算计了去。现在给你,也算是你我的定情信物。我爹娘恩爱有加,你我会延续他们的恩爱,白头偕老。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乔岚本来还挺感动,封啓祥最后一句话,却令她觉得手心的玉佩重达千斤,十分沉重。她敛下眼神,不让封啓祥发现自己的异样。

  “之前给你的墨玉镯子呢?”最近几次见面,封啓祥都没看到乔岚戴那个镯子,他不甚在意,只不过成亲之后要回封家宗族上族谱,到时候需要墨玉玉佩与镯子,这才开口问。

  乔岚还记着封啓祥说“先借你戴着,保你逢凶化吉”,她以为封啓祥想要回去,借袖筒里的掩饰从空间里把镯子拿出来,“那天兵荒马乱,怕磕坏了,就收起来了。诺,完璧归赵。”

  封啓祥的注意力没放在她没有一直戴着玉镯,而在与她对镯子的珍惜。他拿起镯子,重新套入乔岚细白的手腕上,“这是我娘的衣物,也是封家的传家信物。”

  乔岚心一颤,手一抖,“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给……”封啓祥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摘镯子,“你当得的,我的侯夫人。”

  “呃……”似乎还真没理由摘下来,算了,那就再戴一阵吧。

  乔岚有点心虚,不敢面对封啓祥的浓情蜜意,于是询问起老侯爷的病情。说道病重的祖父,封啓祥脸上的愉悦顿时消弭,他依旧不能接受那个如山一样伟岸的人会自此倒下的事实。

  以前,他很不愿想起岚儿作为陈月荷时差点被黄家抬回去冲喜的事,但祖父病倒后,他也会暗暗地想,岚儿福泽深厚,岚儿嫁给他,祖父的病是不是也能好起来。连郑神医都摇头的事,他不敢奢望,更不敢说出来,深怕岚儿误会他娶她是为了冲喜,更怕他与岚儿的亲事被人打上“利用”与“被利用”标签。

  老侯爷征战多年,受过的伤,大大小小,数都数不清,多年沉疴累积,为了封家,他才强撑着,如今封家传到封啓祥手里,可以预见未来几十年的风光与荣耀,他终于可以放手,沉疴爆发……

  我是防盗小秘书,啦啦啦啦

  封啓祥一怔,他还以为自己魔怔了,怎会听到岚儿说想他?岚儿一向矜持,怎会说想他?

  身体里,血脉在喷张!脑子里,千万种声音在炸响!封啓祥觉得自己需要找人过几招,或者骑上惊风痛痛快快跑上百来圈儿,“岚儿你真的有想我?”

  乔岚看着突然傻掉的封啓祥,不免觉得好笑,“怎么,你想我这么多回,不兴我也想你一回?就在刚刚还在想,你若是要纳妾,我该不该学那贤惠的娘子,给你张罗。”

  “不不不!”封啓祥立马摆手摇头,生怕乔岚误会自己有那心思,“我在佛前断发起誓,愿与岚儿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且,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今生只娶一人,绝不纳妾,若是违背,那就沦为天下人的笑柄。”

  “你是为了不沦为笑柄,才不纳妾。若是如此,你无需顾忌,是我要当一个贤妻,帮你纳,又不是你自己要纳。”

  封啓祥不由觉得,定是有人在岚儿旁边嚼舌根了,害岚儿心里不痛快,别让本侯知道是谁,定要割了那搅事的长舌头。他又是一番保证,那郑重其事的样子,乔岚的脸都绷不下去了,轻笑出声,“好啦,你来也不是为了说这样的话。深夜造访,定是有重要的事吧。”

  “一是来看你,二是要给你这个!”封啓祥拉过乔岚的手,将一枚鱼形的玉佩放在她手心,同时也摊开手,露出另一块鱼形玉佩,“这是我爹娘的定情信物,后来被李家小人算计了去。现在给你,也算是你我的定情信物。我爹娘恩爱有加,你我会延续他们的恩爱,白头偕老。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你若不离,我便不弃

  乔岚本来还挺感动,封啓祥最后一句话,却令她觉得手心的玉佩重达千斤,十分沉重。她敛下眼神,不让封啓祥发现自己的异样。

  “之前给你的墨玉镯子呢?”最近几次见面,封啓祥都没看到乔岚戴那个镯子,他不甚在意,只不过成亲之后要回封家宗族上族谱,到时候需要墨玉玉佩与镯子,这才开口问。

  乔岚还记着封啓祥说“先借你戴着,保你逢凶化吉”,她以为封啓祥想要回去,借袖筒里的掩饰从空间里把镯子拿出来,“那天兵荒马乱,怕磕坏了,就收起来了。诺,完璧归赵。”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2101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