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爱屋及乌

第五百二十九章 爱屋及乌

  以前他极少出医谷,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但这一两年,他混迹京城,最近两个月更是活跃,船上的人基本都认识他。

  他上赶着当岚公主师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岚公主大婚在即,郑神医不在京城,却扛着一个沉重的大箱子出现在这里,聪明人不用多想就知道怎么回事,箱子里的东西一定是给岚公主的。

  一时间,船上的人无一不好奇郑神医会给岚公主准备什么添妆,既然是爱徒,必须是不出世的珍宝,但郑神医随意一丢,不甚在意的态度,又让人纳罕,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谁都知道郑神医又臭又倔的脾气,好奇归好奇,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问。

  上船之前,郑神医也不知道这艘在波涛汹涌中奋力前行的船准备去哪儿,就算不去京城,他也会让它麻利地改道,上了船,看到常公公谄媚的脸,心想,哎呀,巧了!再一看常公公旁边,神色淡定的林嬷嬷,哎呀,绝了!

  他也不多说,确定不会耽误之后,顺着常公公的谦让往船舱里去,至于那个箱子,他好似忘在了脑后。

  这时,陈月牙也从舱房里出来,看到郑神医,她立即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神医爷爷,您什么时候上船的,也是与我们一起去京城给姐姐送嫁的吗。”多亏郑神医,她娘的并才好起来,也多亏郑神医,她的药妆铺子才日渐红火起来,所以在小姑娘心目中,郑神医的地位仅次于她娘和她姐,连谢金宝都比不上。

  旁的人他可以不理会,但陈月牙是乖徒儿的妹妹,郑神医爱屋及乌,也立马换脸,笑得一脸慈祥,“爷爷也刚上船呢,与你们一道走。”

  常公公在一旁,瞧着郑神医堪称戏法的变脸,眼睛都看直了,他见过郑神医对先皇冷嘲热讽,对左相嗤之以鼻,对莫太医各种嫌弃,对岚公主上赶着讨好,独独没见过他这么正经八百的一面,还真有点长者风范。

  “太好了!”陈月牙笑眯眯上前,拉住郑神医的手往里走,“我娘晕船,船上的大夫开了药,总不见好,你给瞧瞧。”

  “好好好,爷爷出马,一定让你娘活蹦乱跳起来。”郑神医二话不说,随陈月牙进入舱房。

  常公公简直不敢相信,何时让郑神医出诊看病变得如此轻而易举,他只知道岚公主可以使唤郑神医,没想到连岚公主妹妹的话也好使。他觉得这事最好不要让皇上知道,否则,皇上一郁闷,倒霉的还是他。

  岂国各地抗灾事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展吹浪亲自主持,应急得当,灾情范围虽广,但已经得到控制,八成民众得到妥善安置,剩下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灾情没有影响京城里的歌舞升平,钱权人家依旧是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玩乐的时候玩乐。最近好日子好,京城里嫁娶的还真不少,但最令人瞩目的当属定远侯与岚公主的亲事。

  乔冲睿对这桩亲事也有所耳闻,他与封啓祥有旧,还想过去恭贺几句,但作为展吹浪的得意门生,他很忙,皇位争夺尘埃落定之后,他被派出去勘查灾情,好不容易回来京城,又得调配物资赈灾,忙得脚不沾地,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得挤出来,以至于一直没能上门道贺。

  国事为重!

  乔冲睿孜孜不倦地投入赈灾中,连轴转了一个多月不曾休息后,展吹浪突然告诉他不用上衙了,给他沐休五天。

  水患还在继续,尚且不到松一口气的时候,乔冲睿闹不明白先生让他休息的意图,结果当天,岚公主府的掌事于公公找上他,说岚公主召见他。

  乔冲睿只是展吹浪手底下一个小小的门生,连官身都不是,又一门心思扑在赈灾上,没有关注旁的事,所以他对于岚公主,仅限于听说过,却知之不多。

  即将与定远侯成亲的岚公主找自己?难道与定远侯有关?

  乔冲睿一头雾水地跟于公公到了公主府,在花厅等候着,然后听到外头有人说公主到,余光里瞥见一个雍容华贵的身影从门口进来,他连忙跪下,匍匐在地,不敢抬头看,“草民参见公主,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察觉岚公主走到自己跟前停下,乔冲睿心里咯噔一下,暗自着急。分位越高,越需恪守男女大防。未婚女子的面容不能轻易示人,何况公主。

  乔岚欲伸手把人扶起来,许嬷嬷在旁轻咳两声,提醒她注意仪态,她只能打消念头,走开两步,不给乔冲睿跪自己。

  “起吧!”

  “谢公主!”乔冲睿应声,站起来,却依旧低着头,生怕公主非但没有走到屏风后,连面纱都不戴。他不由气恼,公主怎地如此行事,若是被人知道,别说前程,连命都不一定保得住。

  “睿哥……”乔岚用上她还是乔奕时的声调唤了一声。

  猛地听到睿哥二字,乔冲睿一个激灵,忘了顾忌,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跟前的岚公主,“你是……”能考通州解元的人脑子转得总比旁人快一些,各种讯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他已经将事情融会贯通得差不多了,“奕弟!!!”

  之后,乔岚才将她女扮男装的事说与乔冲睿听,并请他谅解。

  虽然乔岚骗了他,也骗了整个宗族,但整件事,受益最大的还是他与乔氏宗族。乔岚资助他参加院试,而后又给他引荐一条充满机遇与挑战的路,而他一路披荆斩棘,赢到了现在。如果不是她,他现在还是昌州一名穷秀才,正在苦苦筹措赶考的费用。所以对于乔冲睿来说,没有什么谅解不谅解的,相反,他对乔岚又是疼惜又是佩服,疼惜她一个女子支撑着一个家族,但这也是他最佩服的地方。对此,他自愧不如。

  说开之后乔冲睿少了一个族弟,多了一个族妹,说开之后乔冲睿少了一个族弟,多了一个族妹,说开之后乔冲睿少了一个族弟,多了一个族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447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