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三十章 规矩多多

第五百三十章 规矩多多

  没有足够的时间过六礼,只能一切从简,这不,正礼三天前,定远侯的聘礼才送往岚公主府。

  封啓祥骑着惊风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手里还提溜着两只扑棱着的活雁,在他身后,是抬着聘礼的定远军。聘礼嫁妆都有规制,侯爷下聘不得超过八十八抬,定远侯的聘礼自然也越不过这个数。

  在聘礼上,有人虚张声势,夸大其实,也有货真价实,绝无敷衍,封啓祥属于后者。

  他喜欢乔岚,这辈子只认定她一个妻,准备聘礼时,恨不得把所有能搜刮的好东西都送去公主府,以示他对乔岚的重视。

  也就是那八十八台塞不下,否则侯府封家的大小库房就被他搬空了。

  封啓祥一向不喜欢被人围观,但心里依稀存着给祖父冲喜的念头,自然是越热闹越好,故而送聘时,他带队走了京城最为繁华的朱雀大街,顺便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封啓祥将迎娶自己最喜爱的女子乔岚。

  路的两旁,被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其中不乏深闺女子。她们早已见过定远侯的风姿,带着一颗芳心拜倒在侯爷的猎猎戎装之下。只是,管你是天下无双的绝色美人还是京城数一数二的贵女,都落不到定远侯的眼中。你就是想自轻自贱,上赶着当妾,侯爷也不屑一顾。

  也有女子望着玉树临风的定远侯,做起了白日梦梦,幻想着,侯爷突然调转马头,带着两只活雁去自家下聘……

  封啓祥对身后碎了一地的放心熟视无睹,策动惊风,径直往岚公主府走去。

  岚公主府没有长辈,皇上这个便宜兄长也不可能出宫接礼。封啓祥本以为把东西往公主府里一放,由着二管家与公主府的于公公交接,他就能去见岚儿,却没料到岚儿还有乔冲睿这个族兄在。

  乔冲睿代行长辈职责,接了聘礼,又客客气气地把封啓祥迎进花厅里说话。他这么做无可厚非,问题是封啓祥不想跟无关紧要的人说话。

  若是以前,乔冲睿还会顾忌定远侯比他高不知多少的身份地位,但现在不了,他已然把乔岚当成自己的妹妹,作为兄长必须坚定不移地站在妹妹背后,当她的靠山,让她不至于无依无靠,日后若是定远侯若是对妹妹不好,他必定要上门讨说法。

  而眼下,他这个大舅哥定是不能轻易放过定远侯,让他为所欲为,予取予求。把聘礼一撇就往汀兰苑去,这像什么话,就是商户之女也由不得他如此怠慢。

  乔冲睿无视封啓祥浑身上下冒出来的寒气,像普通兄长与妹夫话家常一样与封啓祥说话。见不到岚儿,封啓祥的颜色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来,他三番两次把话题引到岚儿身上,都被乔冲睿岔开了,偏偏他还岔得很巧妙,令他发作不能,只能暗自咬后牙槽。

  乔岚在花园里赏花,以前听说过唐家家主把那向阳花带进京城,让人献给了太后,换来皇商的称号,如今,唐家已经不是皇上,但向阳花还在,公主府的花园里就有几株,已经开出巴掌大的花,再过一两个就有葵花籽吃了。

  两个宫女一来一回,轮流给她送来外面的消息。听到封啓祥本打算直接进来,结果被乔冲睿请去花厅喝茶,乔岚不由轻笑一声,她可以想象得到封啓祥的脸色会多难看。

  两个宫女跑了两轮,最后告诉乔岚,定远侯可生气了,眼睛都冒火了,看起来好不吓人。

  能陪乔冲睿“聊”三柱香时间,可见他的耐性比以前强多了。乔岚点点头,让梅红去花厅请人,她怕再过一阵,封啓祥会揍人……

  封啓祥的确已经到了临界点,他在考虑,是越过乔冲睿直接进去找岚儿还是先揍他一顿,梅红的出现瞬间融化了封啓祥身上那层厚厚的冰霜,他当即决定放过乔冲睿,快步离开花厅去花园找乔岚。

  乔岚置身于凉亭里,周围是怒放的百花,衬得她有如仙子一般灵动,封啓祥直接看痴了,不自觉加快脚步奔过去。为了能更岚儿多待一会儿,他已经把事情处理得差不多,把这个下午的时间都空出来,只不过,他眼前的拦路虎不单止乔冲睿,还有许嬷嬷。

  许嬷嬷在凉亭门口杵着,慢条斯理地说,“新人大婚之前不宜见面,定远侯非要在拜堂之前见公主,也是情之所至,然,还往侯爷顾全公主的名声,切勿逗留太久。”

  她搬出祖制,又扯上乔岚的闺誉,只允许封啓祥与乔岚处一盏茶时间,封啓祥的脸比在花厅的时候还黑,想要驳斥许嬷嬷不知所谓,结果许嬷嬷淡淡地来了一句,“难道岚公主遭人非议,侯爷也无所谓?”

  什么无所谓,当然有所谓!他就是让自己被人唾骂,也不想岚儿被人说闲话。

  乔岚坐在凉亭里,笑意凌然地看着封啓祥吃瘪,她莫名觉得他的脾气比以前好很多,起码以前他是绝不妥协的住,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恣意得很,哪像现在,居然还听得进人劝。

  封啓祥闷闷地答应不逗留,才得以进入凉亭里,看到乔岚嘴角尚未落下的笑意,他才反应过来他的岚儿看他笑话,“娘子,今天这出戏,你看得可还过瘾?”

  这边,乔岚还没回答,许嬷嬷又幽幽地开口了,“侯爷,你与公主还没拜堂呢,娘子二字,还是缓一缓再叫,也不差这一天两天。”

  封啓祥又是一噎,被许嬷嬷这么一打岔,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岚儿说话。他咬着后牙槽说,“许嬷嬷,这儿不是皇宫,规矩可以放宽松些。”

  “侯爷,这儿虽不及皇宫森严,但也是我大岂最为尊贵的府邸,容不得一丝马虎,规矩始终是要守的。”眼瞅着封啓祥满脸的不赞同,她补充道,“只有那落魄商户才做那等没规没矩的事。”

  “……”

  封啓祥告诉乔岚婚宴的筹备情况,其实他还想问一些关于玉溪的事,奈何周边耳目众多,他只能简单说了一些老侯爷的身体情况,让乔岚不用多挂心。

  许嬷嬷说一盏茶时间就是一盏茶时间,她几乎是掐着沙漏过来赶人,不给封啓祥死赖的机会。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510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