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添妆事宜

第五百三十一章 添妆事宜

  乔岚没有正经八百的娘家,收到的八十八抬聘礼,任凭她处置。她让金嬷嬷挑五十八抬归入嫁妆中,至于被留下的三十台,她要留给牙儿做嫁妆。

  正礼前几天是亲朋好友给新娘子添妆的日子,她在京城可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按理说不应该有人给她添妆,但恰恰相反,这几天陆续有某家夫人或某家小姐上门添妆,而且送的东西还都不便宜,不用想也知道,她们都是冲着岚公主来的。

  乔岚自己没有出现,都让金嬷嬷出面接待,对于这些莫名其妙的添妆,她的宗旨是来者不拒!回头全部卖了买粮食以各家夫人小姐的名字赈灾,如此她没有拿人手短,各家夫人博得好名声,灾民有饭吃,一箭三雕啊。

  时间又过去一天,就剩下两天了,乔岚有点着急,便宜娘和妹子还没到京城,而且师父也迟迟没有消息,若是身边没有一个亲戚朋友陪同就嫁出去,未免太凄凉了。

  南下回京的船的确遇到了问题,在离京城还有一天路程的地方,很不幸地触礁,为了不耽误行程,一行人不得不上岸,改走陆路。

  郑神医掂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与这帮人凑合在一块儿,太耽误事,于是扛起自己的箱子,施展轻功,一晃眼,消失在众人眼前。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大大两百多人,找马找车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行人筹措了小半天,才得以继续往北行进。

  中午时分,乔岚正要差人去莫府找莫寒雨,问问师父是否有回信,耳旁就传来郑神医嘹亮的声音,“乖徒儿!师父来啦啦啦啦啦。”

  她抬头,便看到一个人扛着一个大箱子从天而降,身形狼狈一点,可不就是她那个“负气出走”的师父。

  要不是他那把声音,岚公主府的侍卫心里已经有数,不然他们中已经有人头破血流,被免死金牌砸的!这是郑神医专属的“免死金牌”使用方法。

  郑神医在乔岚跟前落定,同时把肩上的箱子扔下,又是一声巨响,嘭!离得最近的乔岚仿佛觉得地面震了震。“师父,你终于回来了?岚儿还以为你生气不送岚儿出嫁了呢。”

  “生气!!!师父现在还是很生气,嫁谁不好,偏偏嫁老匹夫家的小疯子。”说道这个就来气,郑神医鼻翼煽动,一阵阵地向外喷火气。

  “呃!”乔岚觉得自己真是欠抽,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果断地转移话题,调侃道,“师父,您这箱子里是啥?这么重?莫不是装了一箱石头吧。”

  她说这话,完全是随口一说,哪知郑神医眼神一亮,赞许道,“真不愧是我的乖徒儿,一猜一个准。”

  “真是石头!?”乔岚愕然,“你扛一箱石头来作甚?”

  “师父给你准备的嫁妆。”

  “啊?!什么石头?”乔岚知道,就算里面真是石头,也必定不是普通的石头,难不成是一大块玉石?她上前掂了掂,根本无法撼动一分,可见这箱子有多重。

  我是防盗小尾巴,啦啦啦啦

  乔岚没有正经八百的娘家,收到的八十八抬聘礼,任凭她处置。她让金嬷嬷挑五十八抬归入嫁妆中,至于被留下的三十台,她要留给牙儿做嫁妆。

  正礼前几天是亲朋好友给新娘子添妆的日子,她在京城可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按理说不应该有人给她添妆,但恰恰相反,这几天陆续有某家夫人或某家小姐上门添妆,而且送的东西还都不便宜,不用想也知道,她们都是冲着岚公主来的。

  乔岚自己没有出现,都让金嬷嬷出面接待,对于这些莫名其妙的添妆,她的宗旨是来者不拒!回头全部卖了买粮食以各家夫人小姐的名字赈灾,如此她没有拿人手短,各家夫人博得好名声,灾民有饭吃,一箭三雕啊。

  时间又过去一天,就剩下两天了,乔岚有点着急,便宜娘和妹子还没到京城,而且师父也迟迟没有消息,若是身边没有一个亲戚朋友陪同就嫁出去,未免太凄凉了。

  南下回京的船的确遇到了问题,在离京城还有一天路程的地方,很不幸地触礁,为了不耽误行程,一行人不得不上岸,改走陆路。

  郑神医掂量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与这帮人凑合在一块儿,太耽误事,于是扛起自己的箱子,施展轻功,一晃眼,消失在众人眼前。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大大两百多人,找马找车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行人筹措了小半天,才得以继续往北行进。

  中午时分,乔岚正要差人去莫府找莫寒雨,问问师父是否有回信,耳旁就传来郑神医嘹亮的声音,“乖徒儿!师父来啦啦啦啦啦。”

  她抬头,便看到一个人扛着一个大箱子从天而降,身形狼狈一点,可不就是她那个“负气出走”的师父。

  要不是他那把声音,岚公主府的侍卫心里已经有数,不然他们中已经有人头破血流,被免死金牌砸的!这是郑神医专属的“免死金牌”使用方法。

  郑神医在乔岚跟前落定,同时把肩上的箱子扔下,又是一声巨响,嘭!离得最近的乔岚仿佛觉得地面震了震。“师父,你终于回来了?岚儿还以为你生气不送岚儿出嫁了呢。”

  “生气!!!师父现在还是很生气,嫁谁不好,偏偏嫁老匹夫家的小疯子。”说道这个就来气,郑神医鼻翼煽动,一阵阵地向外喷火气。

  “呃!”乔岚觉得自己真是欠抽,干嘛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果断地转移话题,调侃道,“师父,您这箱子里是啥?这么重?莫不是装了一箱石头吧。”

  她说这话,完全是随口一说,哪知郑神医眼神一亮,赞许道,“真不愧是我的乖徒儿,一猜一个准。”

  “真是石头!?”乔岚愕然,“你扛一箱石头来作甚?”

  “师父给你准备的嫁妆。”

  “啊?!什么石头?”乔岚知道,就算里面真是石头,也必定不是普通的石头,难不成是一大块玉石?她上前掂了掂,根本无法撼动一分,可见这箱子有多重。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513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