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拜堂成亲(一)

第五百三十四章 拜堂成亲(一)

  明天就是正礼,封啓祥又抽空到岚公主府,以准女婿的身份拜见梁毛花。

  虽然她的态度不甚重要,但既然要娶人家闺女,他这个做女婿的总要在正礼之前拜会一下,省得被人揪着不放。

  梁毛花的腰杆已经挺直了,但对权贵还是有敬畏心里,所以侯爷女婿上门来,她只能虚虚地应着,至于像别个丈母娘一样对女婿进行挑剔或训诫,给她十个熊心豹子胆,她都不敢。

  轻轻松松过了岳母这一关,封啓祥心里各种舒坦,逐回到侯府,眼巴巴等着明天的到来。

  佟管家昨晚才回到定远侯府,他片刻都没有休息,立马找人了解少爷亲事的各项准备事宜。他离开定远侯府时,只是封啓祥所住院子的管事,这会儿回来,还真没人搭理他。

  他这辈子,除了少爷娶亲生子,也没别的念想,不给他参与,那可不行,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找上封啓祥。

  封啓祥相信佟管家,也乐意用他,着人找来大管家和二管家,吩咐他们退居二线,从旁协助佟管家。大管家和二管家面上应承着,心里却十二分的不乐意,心想,佟管家在府里一点根基都没有,就由着他做,到时候搞砸了差事,侯爷怪罪下来,也是他担着。

  两个管家的算盘拨拉得嘀嗒响,封啓祥幽幽地补充一句,“出任何岔子,你们俩与佟管家同罪。”令两个管家浑身一冷,再也不敢动小心思。

  封啓祥自然是要用佟管家,不但要用,还要重用,敲打了大管家与二管家之后,又派封三跟着佟管家,给他撑腰。

  留给佟管家的时间只有一天,他雷厉风行地插手各项事宜,准备好的,重建检查一遍,确保万无一失,没有做好的,加快人手去做……

  这天晚上,乔岚要沐浴,她一向不需要人伺候,但这一回,许嬷嬷与林嬷嬷说什么都要在旁伺候,她们还在浴桶里放了郑神医给配的药剂,据说泡一泡能够让肌肤如玉一般嫩滑。

  乔岚拗不过,泡了一个药浴,这还没完,两个嬷嬷还要她做全身按摩。

  两个嬷嬷的按摩手法非常了得,令她舒服得昏昏欲睡。在她快睡着的时候,两个嬷嬷又给她抹上郑神医給的美人香,让她由内而外散发迷人的香气,且经久不散。

  乔岚迷糊趟床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香妃。这天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置身于百花丛中,漂亮的蝴蝶围绕着她飞舞,但没过多久,蜜蜂也来凑热闹了,接着是各种虫蚁……

  被人叫醒的时候,她还在孜孜不倦地与虫蚁做斗争,外头,天还没亮。睡不够,她欲睡还醒,任由两个嬷嬷带人捯饬。

  嫁衣一层又一层,各种配饰,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算是穿戴整齐,而后是化妆……一个叫小灵儿的宫女负责她的妆容,看到她从罐子里抠出一大坨面霜,就要往抹过来,乔岚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挡住她的手,不让她把手上的东西涂到自己脸上。

  “公主?”小灵儿不知道乔岚为何不给她上妆。

  “你把东西摆上,退到一边看着就行。”

  “是!”小灵儿把面霜、胭脂、口脂等一应物品摆在台面上,然后退到角落。她不相信公主会上妆,到时候还不是得让她来,真是耽误事儿。

  乔岚自己动手,化了一个淡妆。她的容貌本来就出色,略施粉黛,愈加清丽脱俗,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

  小灵儿只能铜镜里看到乔岚上妆的过程,如此寡淡的新娘妆,简直闻所未闻,于是更觉得公主太自以为是。待乔岚化完妆,转过来吩咐她把东西收走,她才有机会正视乔岚的妆容,那一刻她傻住了。

  乔岚轻笑,“怎么了,是否还有哪里需要描补?”

  回眸一笑百媚生。小灵儿怦然心动,整张脸红起来,她不是羞愧,而是上了妆的公主美出了一个新的高度,跟天仙似的,她已然被惊艳。她也暗自懊恼,怎么就如此自负,没有看清楚公主如何上妆,若是自己也能化出这样的妆容,京城里还有谁能与自己争锋。

  乔岚成亲,梁毛花基本插不上手,就连梳头也轮不到她,只能在旁边干看着,兀自感动。

  折腾了将近两个时辰,乔岚才凤冠霞帔加身,妥妥地坐在床上等着。

  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即将嫁女儿的母亲,梁毛花泪眼婆娑地叮嘱乔岚各种嫁做人妇所要做的事和不能做的事,无非是三从四德,各种顺从,各种孝顺。

  有些话,可能连林嬷嬷和许嬷嬷都听不下去,只是碍于梁毛花是主子,她们才没有当场反驳。要岚公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公主洗手作羹汤?要岚公主勤俭持家?要公主……她们知道,梁毛花根本没意识到岚公主的身份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乔岚假做羞涩,笑而不答。

  陈月牙在旁插科打诨,时间过得倒是很快,正午时分,外头传来消息,新郎官到!

  听罢,原本还泰然自若的乔岚突然紧张起来,手心也微微出汗,旁边人说话的声音似乎逐渐远去,听不真切。

  公主府占地极广,从正门走到内院,需要一炷香时间。喜娘估算着时间,给乔岚盖上红盖头,然而……一炷香时间已经过去,又一柱香时间过去了,再……

  宫女梅红跑进来说,郑神医带人把新郎官拦住了。

  岚公主府门外,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他们都在看定远侯的热闹。

  郑神医这个老不修,带着包括封五在内的五个徒弟拦轿,文有乔冲睿,武有他自己,硬生生把封啓祥堵在正门外,就是不给进。

  封啓祥恨得咬牙切齿,却不能真打。眼看着吉时就快过去,他忍无可忍,从封一手里拿过斩月刀,轮了一圈,锵,跺在地上,直接把坚实的地砖剁碎。

  谁都看得出来,新郎官发火了。郑神医可不怕,蹭地一下,跳出来,要收拾封啓祥,莫寒雨几个师兄弟互相看了一眼,练手拖着师父,劝阻道,“吉时过了才出门,对小师妹不利啊”,“师父,小师妹要生气了”,“师父,不能见血,见血不吉利”……

  接下来的事就顺当多了,乔冲睿作为兄长,背乔岚上花轿。

  终于把人接到的封啓祥笑得合不拢嘴,他今天这真是意气风发,好不得意。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5946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