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拜堂成亲 (二)

第五百三十五章 拜堂成亲 (二)

  岚公主的嫁妆紧随迎亲队伍之后,浩浩荡荡地前往定远侯府。

  公主的嫁妆也有祖制,最多只能一百六十抬,所以乔岚的嫁妆也是一百六十抬,满满当当的一百六十抬,其中五十八抬是封啓祥的聘礼,九十八抬是天家给公主定制的嫁妆,另外还有几抬添妆。

  岚公主的嫁妆,每一抬都沉甸甸,由此可以看得出价值几何,而打头的那一抬最为引人注目。那是一块需要四个人抬的石头。

  乍一看,谁也没想到这块石头石头何德何能,居然排在天家嫁妆之前,待看清楚上面“医谷”两字,众人也是一愣,然后是各种不相信。医谷,传说中的医谷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众人眼前,而且还被人打包送出,这也太儿戏了。

  消息灵通的人知道郑神医早已不窝缩在医谷里,好似就在京城……这么一合计,这个“医谷”十有八九是真的。各种消息掺夹,传得沸沸扬扬,直接抢了今天成亲的定远军与岚公主的风头。

  花轿里乔岚也顾不上紧张,她好似可以预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的生活会因为那块石头起多大的波澜,万幸的是,定远侯府的侍卫都不是吃素的。

  迎亲的队伍与仪仗回到庄严肃穆的定远侯府,封啓祥翻身下马,持箭射天,射地,又射了轿门。喜娘拉开轿门,把红绸塞到乔岚的手中。

  封啓祥牵着另一头引领乔岚进门,中间要过火盆的时候,他还担心了一下,怕火盆里的火燎到乔岚,还想回头扶她,不过乔岚已经麻利地跨过,没给他坏规矩的机会。

  定远侯侯府里宾客满堂,熟悉的不熟悉的都来了,每人脸上都带着无比诚挚的赞许与祝福。没收到请帖的也要想尽办法递一份贺礼,以便在定远侯这里挂上名。

  老侯爷已经被人搀扶出来,坐在正堂,等着他夙愿得了的时刻到来。

  玉溪小娃儿寸步不离地站在旁边,他的神色并不好,不时抬头看向端坐在位置上的人。

  察觉到小人儿的目光,老侯爷拍拍他的手,以示安慰。玉溪的脸色却更凝重了,与周边的喜庆格格不入。

  封啓祥一路牵着乔岚来到正堂,看到祖父已经端坐在上首,脸色也还好,他心里顿感欣慰。

  正要开始拜堂,封一靠近,小声告诉封啓祥,皇上来了。封啓祥顺着封一示意的地方看过去,宋真宗穿着便服,站在正堂外看着他笑,旁边是展吹浪等几位大臣。

  皇上来了,一拜天地之后,便要拜皇上,而不是祖父。

  他踌躇着,即想继续拜祖父,又不想藐视天威。

  幸好,宋真宗也识趣,他穿着便服来,便是不想太多人知道。他对封啓祥摇了摇头,示意他别管自己,接着拜堂。

  封啓祥从善如流,拜了天地,拜祖父,再夫妻对拜,然后喜气洋洋地牵着自己的新娘子回洞房。

  进入洞房,喜娘的吉祥话一框框地往外倒,不愧是专门做这一行的,嘴里说个不停,居然还不带重复。

  终于要掀盖头,封啓祥莫名觉得紧张,捏着秤杆的手也微微出了一层细汗,他怕打滑,很想放下撑杆,擦一擦再继续。重可钦和其他人一直在旁边起哄,他只能紧紧捏着秤杆送上前,挑开乔岚的红盖头。

  盖头被掀开,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

  乔岚在羞涩与大方之间摇摆了一下,最终决定大大方方地给封啓祥一个笑容,她这一笑,哎,更是美不可方物。

  封啓祥自己都看痴了,何况其他人。

  重可钦是见过乔岚的,但这时候,他脑子一犯抽,居然问了一句,“翔哥,咋……咋就换人了?”同样认识乔岚的还有萧潜,拖封啓祥的福,他搭上晋王的船,不但保住了性命,现在已经正式继承郡王府,因着这个原因,他特别崇拜封啓祥,以他为榜样,向他看齐,于是打入重可钦的圈子,进而混到封啓祥身边,这一回进洞房,也是跟着重可钦凑热闹,看到新娘子真面目的那一刻,他想到了那个坚强的少年——乔弈,太像了,简直一模一样,除了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

  “乔……”奕……

  “滚滚滚!”封啓祥回过神来,连忙把闲杂人等轰出去。他不由懊恼,怎么就让这些人进来了呢,岚儿这么美,他们惦记上怎么办?

  把人赶出去后,封啓祥僵着身子往回走。乔岚看得出他在紧张,心里乐不可支,决定助推一把,于是她软软地唤了一声,“相公!”

  “娘……娘子!”封啓祥浑身上下一酥麻,连舌头都打结了。他不敢再看乔岚,喜娘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那叫一个青涩。

  接下来,是坐福,撒帐等一系列仪式,喝了交杯酒之后,他仿佛得到特赦一般,忙不得要出去招呼客人。

  洞房里,只剩下乔岚,林嬷嬷与许嬷嬷并两个宫女,她们算是乔岚的陪房。

  见封啓祥“落荒而逃”,两个嬷嬷顿感不满,觉得他怠慢公主。只是嫁都嫁了,木已成舟,她们不好再背后议论驸马的不是,且看看再说吧。

  若是乔岚知道两个嬷嬷怎么想,估计就笑开了。他不是怠慢,是紧张,不过他总是骄傲得像一只公鸡,居然也会紧张成这样,本来她也紧张,但他手足无措的样子成功取悦了她,令她忍俊不禁,再也紧张不起来。

  封啓祥“逃”洞房之后,立马后悔,怕他这么火急火燎地离开,乔岚会误会他,但再回去,更为不妥,徘徊了一会儿,他吩咐佟管家去安排一桌席面送到洞房里。

  看着佟管家去安排,他又赶去前院,主桌主位上,坐着展吹浪,他旁边才是宋真宗。封啓祥上前,正要行礼,宋真宗提前给了他两个字“免礼”,他这一趟出来,要尽量低调,越少人知道越好。

  已经有好些大臣注意到他,一个个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过来行礼。暗卫长悄然出现,请他摆驾回宫。

  宋真宗走后,整个喜宴的气氛才真正活泛起来,过来给新郎官敬酒的人络绎不绝,封啓祥来者不拒,他想喝醉,醉了才不会紧张。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600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