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三十七章 翻云覆雨

第五百三十七章 翻云覆雨

  一番风雨过后,云收雨歇。

  封啓祥团抱住怀里柔弱无力的人儿,心里即是满足,又是愧疚,起初他还很小心,生怕伤着她,但后来,就收不住力,在她白缎一样的肌肤上留下斑驳的痕迹。

  乔岚被动地窝在一个粘腻的怀抱里,身上的酸楚令她轻易不想动弹,天气这么热,偏偏封啓祥还抱着她不松手。

  “热!”她无力地推搡封啓祥,想离火炉一般的他远一点。

  “九月了,不热。”封啓祥的声音有些嘶哑,说不热,他身上还带着一层薄汗,气也没有喘匀。再喊热,他就让人送冰盆子进来,虽然他并不愿意这温/存的时刻被人打扰。

  封啓祥低头,亲了亲怀中人光洁的肩头,“岚儿,你真美。”他如此庆幸,这样举世无双的珍宝最终打上了他的印迹。

  乔岚累了一天,方才又经过一番云翻雨覆,干脆不管封啓祥,几欲沉沉地睡过去。

  与她的困顿相反的是,封啓祥非常精神,他有很多话想与乔岚说,见她疲累的模样,又不忍心打扰她。他到底没舍得叫醒她,但这不妨碍他自说自话,讲述自己的情意,并不时低头亲上两口。

  “岚儿,你我之间是天定的缘分,你看那天,我好巧不巧,经过云德茶馆,你好巧不巧,偏偏把书扔出来,砸到我身上,让我很是惦记了一回。”明明是他心里不愤,想寻仇,却换了个美妙的说辞,顺带把自己洗白。“第一次见到女扮男装的你,我还想着,怎么会有这般好看的少年……”明明最初他是图谋她的东西,才刻意接近。

  乔岚没精力搭理封啓祥,迷迷糊糊中,听到“这佛珠定是仙界至宝,不知何缘故,落入凡间”,满脑子乱飞的瞌睡虫瞬间飞走,一个不剩。

  封啓祥已经握起她纤细的手腕,认真地端详起那串金色的佛珠,“既然能到你手上,便是与你有缘。你且戴好,但万万不可让人知晓,只当这是一串普通的佛珠便好。”

  乔岚不知封啓祥何以会提起佛珠的事,不过转念一想,又释怀了。这佛珠如此神奇,自成空间,还能避水防火,他如何不好奇,能忍到这会儿才说起,已经很不容易。既然问起,他定然想她坦诚,此时,她若有一丝闪躲,反而落入下乘。

  “好!绝不会让旁的人知晓。”她抬起头,坦然道,“夫君,你想不想再进那个秘境?”

  说不上是因为乔岚那个称谓“夫君”,还是她的坦白,取悦了封啓祥,使得他心花怒放,不由收紧双手,让两人贴的更近,“进那个秘境,是否于你有碍?”他的确想再进去看看,倘若于她有某方面的损害,便是不进入也罢。

  封啓祥的回答令乔岚很欣慰,如果他要进去,她一定会满足他,但如果能免,那再好不过,“我又怎会知道这些,只是每次进入,都会头晕好一阵才缓过来。”这是实话,尤其是以前,她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带活物进空间,她便会出现精神不济的现象,现在,她的精神力强大起来,才稍微好些。

  封啓祥一听,这还得了,别不是折寿的征兆。他板正乔岚的身子,两人面对面,“岚儿,启用法器神物,需要一定的力量,你又不曾练过这方面的功法,怕是要折寿的。尚未弄清楚这串佛珠的底细之前,你也不要再动用它,除非事关生死……不,日后,你的安危交与我,无需再依靠它。我如是不在,丑也会继续跟着你。”

  “夫君,你真好。”乔岚开口,红唇皓齿之间发出的声音软软糯糯,封啓祥只觉得喉咙一阵接着一阵地发紧,“再……再喊一次。”

  “嗯?”乔岚抬头,眼眸里闪烁着朦胧的光芒。此时的她,已经卸去一身伪装,俨然一个不谙世事,全身心依赖身边人的小女子。“夫君,你……”

  她话尾还没落下,封啓祥已经翻身,再次压在她身上,滚烫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颊上,“岚儿乖,再叫一次。”

  “好端端,你怎地还……”乔岚根本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激发了这家伙的情/欲,只是此时后悔已然来不及。

  幔帐不断摇曳,从中传出破碎的呻/吟与嘶哑的低/吼……

  里面的人纵/情胡闹,屋外的人一直不曾离去。林嬷嬷和许嬷嬷满脸的担忧,几次想借着送水的由头进去劝驸马爷悠着点,但若是无令进去,便是越矩,而规矩恰恰是她们赖以生存的依据。

  这一晚,屋里的动静直到下半夜才彻底停歇。

  “传水,沐浴。”

  封啓祥叫水的声音传到屋外,佟管家连忙带人把一桶桶的热水提到隔间,很快倒满一个大浴桶,旁边还放着好几种用于舒筋解乏的药油。

  林嬷嬷和许嬷嬷则带人进入主屋,打算伺候公主沐浴,但她们才走到外间,封啓祥就出来了,在他怀里,乔岚软弱无力地裹在薄被里,露出来的肩头,点点斑驳,满是红痕。

  “公主!”许嬷嬷大惊,驸马爷怎能如此不知节制。林嬷嬷上前一步,“驸马爷,请允许老奴伺候公主沐浴。”

  “不必!”封啓祥斩钉截铁地回绝林嬷嬷的请求,他不愿逼人看到怀中人的身体,同是女人也不行,他会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有本侯在,你们退下。”

  “可侯爷……”

  “退下!!!”封啓祥不满林嬷嬷的僭越,语气带上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强势,“同样的话,不要本侯再说第三遍。如是再无视本侯的命令,就滚回公主府。”

  说完,他抱着乔岚往隔间走,亲自试过水温后,才小心翼翼地把人放进水里。

  乔岚连一个指头都动不了,屡屡滑落水中,封啓祥遍也进入浴桶里,环抱着她,细细给她擦洗,就像守财奴用世上最软的丝绸擦拭他的珍宝,动作极为轻柔,生怕稍一用力,就会擦伤宝物。

  将两人打理清爽后,他又把人抱回已经整理过的床上。别说,天还真热,但他又想抱着她睡,于是吩咐佟管家上冰盆。

  佟管家一愣,冰盆?!这时候?!幸好侯府的冰窟里还残存了一些碎冰,刮一刮,还能凑出两个冰盆子。

  终于把冰盆子放进去,他觉得往后这几天……哦不,秋风起之前,冰盆子少不了。哎,这时候还去哪儿弄冰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613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