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闺中密事

第五百三十八章 闺中密事

  乔岚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辰醒来,这一天也不例外,一身疲乏的她还是准时撩开眼睛。

  封啓祥觉浅,在她稍有动作时,也睁开眼睛。他把人捂在怀里,仿佛哄奶娃娃一样轻拍她的背,告诉她天还早,让她继续睡。

  厚重的幔帐拉得严严实实,一点光都没有透进来,乔岚迷迷糊糊中,真以为天还早,便又沉沉地睡去。

  日上三竿的时候,封啓祥才慢慢地放开怀中的人,动作极为轻柔,所以当他离开,床上的人并没有醒来。

  一般来说,女子总要比夫君起得早,把自己略微收拾一下,然后伺候夫君洗漱更衣,方能体现贤惠的一面,尤其是新妇,很多人看着呢,就算装也要装做那个样子。

  今天林嬷嬷当值,听到屋里有细微的声音,她便带着梅红走到门帘处,只等里面吩咐就进去伺候,结果左等右等,都没等到传唤。

  “公……”林嬷嬷刚开口,帘子突然翻动,封啓祥穿着练功服从里面走出来,淡淡地说,“公主还未醒来,你们且等着,不可吵到她。”

  “驸马爷,这不合规矩。”公主哪有夫君已经起床,新妇还睡着的道理。林嬷嬷为难极了,虽然她是岚公主的人,但大是大非之前,她希望公主能端正些,省得被人说项。

  “本侯的府邸里,没有那么多规矩,最大的规矩就是我。”封啓祥说完,不再理会林嬷嬷,他要趁岚儿还没醒,去练一会儿剑,回头再一起去东院给祖父敬茶。

  乔岚差点一觉睡到晌午才醒来,可以说这是她穿越到这个时空一来,睡得最踏实的一觉,如果说之前她都是单打独斗,总是兢兢战战,如履薄冰,现在她仿佛进入港湾的船,不用再担心海上的飓风与巨浪,所以一夜安眠。

  她撩开幔帐,当即被外面的光与亮吓到,恰好林嬷嬷听到声响进来,连忙问什么时辰,然后她才知道,已经差不多晌午。

  “嬷嬷,你怎么不叫醒我。”乔岚大急,新妇第一天要早早去敬茶,这都中午时分了。她慌忙要起床,结果她这一乱,加上退乱,直接往床下摔。

  “公主!”林嬷嬷和梅红二话不说,扑过去,想要垫在地上,以免她被摔伤。

  这时,一阵风从外面卷进来,黑影忽闪,封啓祥已经到床边,妥妥地扑倒的乔岚接住,“大清早的,娘子就对为夫投怀送抱。为夫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以回馈娘子的盛情。”

  乔岚的脸不争气地红了,“大清早的,乱发什么……”后面的话,她都没好意思说完。她发现,封啓祥这家伙就是一闷骚。没成亲之前,虽然偶有越矩,但总体还算一个君子,没想到,成亲之后,俨然野马脱缰,一发不可收拾。

  她不知道,封啓祥曾在她睡着的时候占她便宜。

  “你起床也不叫醒我,害我睡到现在,都晌午了。”乔岚挣扎着要下地,然后火速穿衣洗漱,虽然迟了,但该做的总是要做的。

  “这么慌慌张张的作甚。祖父精神欠否,也要到晌午才醒来。”封啓祥没让她下地,而是把她抱到贵妃榻上,然后自己也坐下,把她圈在怀里,“昨晚都没得睡,看你累成那样,为夫才想要让你多睡一会儿。”

  昨晚都没得睡……没得睡……没得……

  不是说古人都很含蓄的吗?这家伙脑子抽抽啦!乔岚的脸涨得通红,她第一时间去看尚在屋内的林嬷嬷与梅红,前者老油条了,置若罔闻,带着一贯的浅笑,而后者还是个脸皮比纸薄的姑娘,虽然她很想假装没听见,但那张脸,比乔岚的还红。

  “好端端的,说那作甚。”乔岚气得捶了口没遮拦的封啓祥几拳。封啓祥没躲,任由她捶打,那拳头,跟挠痒痒差不多,他振振有词道,“这是夫妻之间的闺中密事!”

  “你……”乔岚终于意识到,这家伙三观已歪,而且……大概可能也许板不回来了。

  封啓祥只当她因为有旁人在,不好意思跟他腻歪,于是吩咐林嬷嬷与梅红出去。

  这回,林嬷嬷没有再坚持,便带着面红耳赤的梅红出去外间候着,刚刚看到公主的头发,她差点破功,但最该介意的驸马爷一点儿也不介意,想来,其他也没什么值得担忧。驸马爷很宠公主,不奢望他能宠一辈子,但只要这几年,公主能生下两三个孩子,瓮实定远侯府当家主母的位置,此生安矣。

  林嬷嬷不是没听许嬷嬷说起定远侯不纳妾的宣言,但作为过来人,她觉得不可太当真,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把人打发走后,封啓祥亲自给乔岚拿衣裳,然后给她穿上。乔岚嫌他笨手笨脚,不给他穿,他又去解纠缠在凤冠里的发套,拿出来梳理整齐,才戴到乔岚头上。

  两人穿戴整齐之后,一起去往东院,给老侯爷敬茶。

  老侯爷的精神比起昨日,差了些,但还是强撑着起来,喝孙媳妇茶。喝了茶,他絮絮叨叨,说着让两人早点开枝散叶的话。

  任谁都看得出来,他在硬撑。

  封啓祥与乔岚一边哄着,一边扶他进屋休息。

  服侍老侯爷重新睡下之后,乔岚把玉溪带到角落,问他老侯爷的情况,玉溪还没有说话,脸色就说明了一些。

  老侯爷年轻时,已经透支太多的生命力,折损了寿命,能够撑到今时今日,已经是奇迹。怕孙子得为自己守孝,从而误了亲事,他才吊着一口气,现在心愿已了,他了无牵挂,随时有可能撒手离去。

  这一天,封啓祥与乔岚一直守在老侯爷的病榻前,只是老侯爷一直没有醒,为有那轻不可闻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

  封啓祥的脸木木的,无悲无喜,没有一点儿情绪起伏。他如此这般,反倒让乔岚更担忧。有时候,不是不难过,而是难过超出了一定的界限,表现出来的只剩下木然,一如此时的封啓祥。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619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