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倚老卖老

第五百四十一章 倚老卖老

  这天,封啓祥之所以没在侯府里是被宋真宗召进宫,商议一则军机密令,下午出宫后,立即有死士向他禀告今天府里发生的事。

  一听有人阳奉阴违,不把他的心肝当回事,他立马就怒了。确定乔岚没吃亏后,他吊起来的心才放下来。

  封一也在一旁,瞅着主子从担忧到松一口气,心想,能给夫人委屈受的人大约还不存在吧,别说站在她背后的人都是不好惹的主儿,就是她自己,也绝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

  “佟雨呢?”封啓祥对佟雨的确另有安排,但既然乔岚要用,他定是要以她为先。

  “人已经在京城。”封一上前一步,“因着朝廷征要米粮镇宅,通州所有米粮铺子均已全部清空,他过来便是向您禀报,只等您空出时间来。”

  “他做事向来妥帖,本侯放心。如此,你让他下午晚些时候去侯府。”

  “是!”封一应下。至于老爷让佟雨去侯府做什么,简直不用想,肯定是顺着夫人的意思,让佟雨接下侯府的账目。侯府里的下人,眼瞎,搞不清楚状况,这也怨不得谁。

  封啓祥回到侯府,才下马,一个年迈但精神头还不错的老妪在婢女的搀扶下,缓缓踱过来,看似是碰巧遇上,但联系早上在府里发生的事,哪有这么许多碰巧。

  老妪正是石管家的老娘,人称徐嬷嬷,是封啓祥祖母的陪嫁,也是他爹的奶娘,十五年前,封啓祥祖母去世,徐嬷嬷便进入封家内设的佛堂,为老夫人诵经礼佛整整十年,约莫五年前才从佛堂出来荣养。

  封啓祥对老一辈的人或多或少都怀有敬意,何况徐嬷嬷这样,为封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老仆,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也愿意敬她三分,只要她不仗着过去的情分,倚老卖老,一切都好说。

  “老奴见过翔少爷。”徐嬷嬷恭恭敬敬地给封啓祥行礼,陪嫁到侯府将近四十年,她都尊封广信为老爷,后又尊封言勇为少爷,而封啓祥为翔少爷。

  封啓祥连忙把她扶起来,“徐嬷嬷无需多礼。你的身子可还好?”

  “托翔少爷的福,都好,都好。”徐嬷嬷心中一阵感慨,突然间老泪纵横,“一别这么多年,小少爷已然长大成人,还做了侯爷,老奴高兴,待百年之后,到下边也好与夫人说道说道。”

  “徐嬷嬷你身子还硬朗着呢,不说那几十年后的事。”

  天上,日头正晒着,封啓祥把人带到外院的小花厅,尽管,他知道徐嬷嬷定是为了石管家的事而来,但他的态度取决于她的态度。

  封啓祥不知道,徐嬷嬷的态度也取决于他,在见面之前,她都还没拿定主意怎么处理儿子的事。

  她看得可比儿子明白多了。当年进入佛堂,翔少爷不过是个三岁的娃儿,与她没有什么情分可言。她是服侍过夫人与少爷,后面更是为夫人诵经十年,但那都是一个下人应尽的本分,翔少爷感念自然好,若是不,她也得受着。

  徐嬷嬷想着,若是翔少爷待她热忱,她就哭诉一番,如此,儿子以往的过失将不了了之,以后一切照旧,若是冷漠,她唯有借大义灭亲的名义,优先保住儿子的性命。

  封啓祥的态度没有多热忱,但也不冷淡,他不是不惦念祖辈父辈的情意,但那绝不是用来议价的筹码。

  徐嬷嬷问了老侯爷的病情,接着潸然泪下,提起想去探望被婉拒后,她话锋一转,说到她那个孽障儿子,她要代儿子向少夫人道歉,希望少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她儿子今天早上的冒犯之举,并且还要替儿子卸去侯府大管家一职,去别庄做一个管事。

  她这招可算是以退为进,儿子犯下的事,贪墨的东西,她都知道,当初侯府里也是乌烟瘴气,她才没拘着儿子,若是现在来认真计较,儿子根本没有活路,唯有卸职,从这个泥潭中跳出来,单看翔少爷是否给她这个面子。

  封啓祥不置可否,只说会考虑,没有当场答复。

  让人送走徐嬷嬷,他又来脚不沾地地奔去东院,而乔岚恰巧也在,他到的时候,她正在坐在老侯爷床边念话本,她的声音清脆动听,引人入胜。

  他阻止梅红进去通报,一个人杵在门口处,听乔岚念完一个桥段才进去。

  “岚儿……”

  乔岚连眼皮都没撩起来,翻着手里的话本,继续念下一个桥段,任谁都看得出来,夫人恼侯爷了。

  封啓祥只当她是被石管家等刁奴气到,也怪自己,事先没敲打好,让她受了委屈。

  “岚儿辛苦了。”他上前,紧挨着乔岚坐下,没事儿人一样,问询祖父的情况,又给祖父掖被子。乔岚不咸不淡地应着,她不恼管家的事,却也要趁机让这家伙消停一下,省得他今晚再折腾她。

  老侯爷伸出手,在乔岚的手背上缓缓拍拍,让她不要生气。

  乔岚无奈,只能放缓情绪,给了封啓祥一个笑脸。

  从东院出来,封啓祥带乔岚去外院的书房,去见佟雨。以后府里的事归她统管,换大管家这样的事,自然要让她先过过眼。

  路上,封啓祥还要讲一些佟雨的事,好让乔岚放心用,只是乔岚说,人是你的人,你放心,我便放心。她一句话,仿佛一罐蜜糖倒在封啓祥心上,当即不顾什么光天化日,转身就把人抱了个满怀。

  他抱得太用力,乔岚想挣脱不能,“大庭广众,你做什么呢。”她不由庆幸这家伙没生活在现代,否则,有伤风化那一拨人里头,他绝对是第一人。

  为了不让怀里的人挣脱,封啓祥不由抱得更紧了,“岚儿,我总觉得,你我是上天注定的缘分。你不知道我是如此庆幸你我能走到一起。每每想起在我身边的是你,我就觉得此生圆满了,再无他求。”

  “……”乔岚推拒的动作逐渐停缓下来,她心里一阵酸涩,却也述说不能。

  在花园里腻歪了一会儿,封啓祥才牵着乔岚的手继续往前走。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643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