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愣子表白

第五百四十四章 愣子表白

  母女俩在屏风那边说着“悄悄话”,

  “娘,我也糊涂着呢,你先别急,这其中必定有什么原由,金宝不是那样的人。”

  “你也不知道?!原想他是个实诚的,没想到竟也如此浮夸,不靠谱。这就让你姐夫把他打发走……”

  谢金宝急了,霍地站起来,就要往屏风那边去,吴亮眼疾手快,连忙拉住他,“将军,稍安勿躁!”

  “岳母不开心,媳妇娶不上,还安什么躁。”

  “你看你冒然提亲,眼下什么局面。听我的,准没错。”

  谢金宝脚下一顿,转向正在认真看戏的封啓祥,义正言辞道,“侯爷,你说过,咱是连襟,所以你得帮我!”

  封啓祥顿感不妙,果然,一转头,对上一双笑盈盈眼睛,“连襟?你什么时候给自己找了个连襟,我竟然怎么不知道?还是你不止牙儿一个小姨子?可我就一个妹子……”

  “夫人,误会,那都是误会。当初在边疆……”封啓祥忙不迭向乔岚解释,隔岸观火什么的果然不是明智之举,容易引火烧身。那小子,竟敢阴本侯,

  吴亮还想说自家将军应该尽量保住定远侯这个同盟,而不是拖他下水,但转眼看到谢金宝又眼巴巴地看着屏风,他便知道,自家将军是故意的,故意不让定远侯好过。

  梁毛花再出现,脸色仿佛摸了灰一样难看,她认定谢金宝在骗人,不但骗她,还骗牙儿。

  要不说吴亮是军师呢,他迅速拿出还热乎的册封圣旨,给谢金宝正名。

  再三确认后,梁毛花才红了脸接受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谢金宝真的翻身了,一举成为人上人。她还很庆幸谢金宝不知道她怀疑过他……

  她不介意小女婿一穷二白,因为小闺女有个公主姐姐和侯爷姐夫,小女婿只会巴着巴着小闺女,绝对不敢给小闺女脸色看,但谢金宝非但不是以前那个穷小子,还是大将军……将军和侯爷,谁的官儿比较大?要是谢金宝待牙儿不好,大女婿能收拾他不?不过,大闺女是公主,背后站着皇上,皇上最大……

  梁毛花在心里兀自挣扎,看着大女婿讨主意,没错,是大女婿,不是大闺女。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想法在她脑海里根深蒂固,女婿相当于半子,又是高高在上的侯爷,她认为听女婿的准没错。

  只是,封啓祥现在还是“戴罪之身”,哪儿还敢乱说话,他今晚还想光明正大地进房,而不是爬屋顶。

  乔岚比封啓祥更早认下谢金宝这个妹夫,对于谢金宝功成身就后娶牙儿,她没有不同意的,知根知底总比盲婚哑嫁的好。虽说她不赞同妹子十三岁就嫁人,但她已经多少时间耗在这里,如果走之前能敲定妹子的亲事,也是极好的,反正也可以先定亲,两三年后再成亲。

  看看谢金宝那副忠犬样儿,应该不会负了牙儿。

  除了谢金宝,陈月牙也没想过嫁给旁的人,但这实在有点突然,她慌得来又觉羞赧,不由埋怨谢金宝不懂事,没有长辈理事也得先遣媒人上门,哪有当面大大咧咧就提亲的,万一娘和姐姐生气,不答应怎么办。

  陈月牙又羞又恼,瞪了谢金宝一眼,后者还以为她不愿意,连忙上前表明决心,“牙儿,我一定会对你好的。我应征入伍是为了你,挣军功是为了你,搜刮战利品是为了你,现在当这什么大将军也是为了你,就怕配不上你。姐夫娶姐姐时,许诺不纳妾,我也不纳,姐夫求得皇上赐婚,我也可以去求,你别不点头,嫁给我好不好。”

  愣子表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特别感人肺腑。

  梁毛花终于放心了些,乔岚亦然,封啓祥摸摸下巴,心想比本侯可差远了,而吴亮则点点头,虽然将军不按套路走,但也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只不过……将军建功立业的初衷是不是太儿戏?

  “谢金宝,你怎么能……”陈月牙的小脸蛋涨得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时候,真是说什么都是错。

  太难为情,小姑娘果断起身,跑进内室。谢金宝还要追进去,封啓祥得乔岚提示,连忙叫住他,“谢将军,请留步!”

  之后的事就是回归正途,谢金宝能请得皇上赐婚最好,请不来赐婚的圣旨也无妨,但遣正经八百的官媒来提亲是必须要走的流程。

  谢金宝起身告辞,干嘛去?去请圣旨,遣媒婆呗,他火急火燎地离开。吴亮叫都叫不住,只能代自家将军向梁毛花等几个道歉,然后脚不沾地地追向那个卷着浓尘,跑得只剩下一抹黑影的谢金宝。

  做事毫无章法,毛毛躁躁,但胜在诚意十足,对牙儿也是真心实意……梁毛花与乔岚在心里自我安慰着。

  成亲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所以陈月牙红着脸从内室出来后,大家都没有拿她逗趣儿,而是很认真地跟她商量起来。

  谢金宝在西部,若是嫁他,陈月牙也得去西部。

  那地方苦啊……梁毛花不怎么乐意,很天真地问封啓祥,能不能给谢金宝在京城谋一个稳当的差事,反正谢金宝做大将军也是为了牙儿,到京城来,他不会不愿意。

  谋个稳定的差事不是不可以,但谢金宝在京城没有根基,最多是一个从七品的闲职,所谓的闲职,即没有什么爬升的机会,而镇西大将军是正二品,放着好好的二品大员不做,做个七品小吏?!别逗了,皇上那关都过不了,没准治他一个藐视朝廷的罪……

  梁毛花一听要治罪,连忙噤声,不敢再胡说八道。

  因为谢金宝乱入,封啓祥与乔岚回门后也是好一通忙碌,然后乔岚惊觉没有见到她师父政神医,这太不正常了。一问才知道,他走了,而且是这天早上接到一只飞鸽后走的,连一句话都没留下。

  乔岚又差人去莫府问,那边回复说,李久圣到医谷砸场,师父回去收拾他,并让她不要担忧,李久圣从未在师父手里讨过便宜。

  阴险小人,防不胜防。乔岚将这事挂在心里。

  政神医走都走了,还不忘给乔岚准备好东西,几个小瓶子,并附有说明:

  蓝瓶一粒,疯子离你三里。

  红瓶一使,疯子三天不举。

  黄瓶一用,疯子……

  怪不得匣子上写着“别给小疯子看见”,但是……

  “夫人,这些东西太过于危险,还是为夫帮你拿着吧。”忍住没有直接骂出声,封啓祥面上云淡风轻地从乔岚手里拿过所有的瓶子,当回匣子里。乔岚还不愿意给,她觉得这些东西还挺实用。

  封啓祥故伎重演,低下头,压着她吻了一轮,然后整个匣子到手。

  “你……”乔岚更恼自己不争气,而事情在封啓祥这里已经迅速翻篇,“夫人,咱是不是该回府了?”

  “……”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5832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