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南疆战事

第五百四十九章 南疆战事

  直系长辈去世,官员需要丁忧三年,就算武将不解职,也有三个月假。

  封啓祥计划陪同乔岚回历山县,再去凤阳,然而,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话说几年前,愤怒的定远军把南蛮与南岳联军打服,打趴,打残,随时可以吞并之,但狼子野心的二皇子有心运作,收了降书,又把定远军远调北疆,使其在北疆的冰寒下折损过半……

  南部联军被定远军伤了国本,元气大伤,十年内别想再蹦哒,所以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都非常老实,但有句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南蛮与南岳就像两条毒蛇,不彻底打死,它们缓过劲儿来就会反咬一口,所以南部不会永远蛰伏下去,除非直接纳入岂国的版图。

  与岂国一样,南蛮新进也是政权更迭,新上台的皇帝那古多碌十分好战,他还提拔的一拨好战分子,假借联合的名字吞并南岳……

  南蛮卷土重来找岂国麻烦是迟早的事,而岂国这边也不是一点风没收到,封啓祥新婚第二天被召进宫正是因为这个。

  宋真宗重新调配岂国的兵力,主要还是把定远军从北疆腾出来,重新驻扎南疆,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定远军相继撤离,先头部队也已抵达南疆,布置防线……老侯爷丧事一结束,吴桂山带着最后一万定远军开赴南疆。

  封啓祥与乔岚回历山县,也存着去南疆看两眼的想法,那是他祖辈、父辈誓死要守卫的地方,那也是他的战场。

  南下的行李已经收拾好,出发的当天凌晨,八百里加急的战报抵京,南蛮联合波汶进犯。波汶在南蛮以南,中间隔着天堑一般的喜拉郎山,正因为如此,好战的波汶不断地往南往西扩大版图,往北却只能望山兴叹。

  历史上,波汶的兵马曾几次企图穿越喜拉郎山,侵吞南蛮与南岳,进犯大岂……都以失败告终。

  古多碌也不知是脑抽在还是怎地,居然与波汶联合起来,在东边开辟了一条海上通道,让波汶的兵马绕过喜拉郎山。波汶北上,与大岂不利,对南疆又好得到哪里去。

  古多碌脑抽了吗?他当然没有疯!几年前,南蛮差点被岂国吞并,要不是岂国自己内讧,南蛮早就是岂国的一个州郡。

  古多碌依然清晰记得,当年,定远军攻到南蛮都城,那个叫吴桂山的将军阵前起誓,“南蛮南岳不亡,定远不休”,而后,大岂接受南蛮与南岳的降书,定远军饮恨撤退。

  他上位之后,励精图治,休养生息,就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反制岂国,重扬国威,哪曾想,他的时代才刚刚开始,那支令南蛮闻风丧胆的定远军又回来了。这是要他南蛮永远处于朝不保夕,民不聊生的境地。

  南蛮南岳不亡,定远不休……

  那个骠骑大将军的死,始终是一个化不开的结。

  与岂国之间没有退路,古多碌一不做二不休,转向南面的波汶,怂恿波汶趁岂国大灾过后,国力疲乏,攻之,他还很奇葩地想出海上通道……

  古多碌这是纯粹的损人不利己,死也要拖岂国下水,就算岂国最终抗住波汶的进犯,也要伤筋动骨。

  吴桂山还在南下的路上,南边的战况由先头部队呈报。

  夜半,宋真宗面对着战报以及他自己安插在南蛮的线报,静默良久,才召集群臣商议。

  在各种梦境中徜徉的文武百官被叫醒时,无一不骂骂咧咧,但一听是皇上召见,哎哟妈呀,赶紧换上朝服火速进宫,路上才发现,受召的不单止自己,满朝文武,一个不拉地全都往宫里赶。

  几百支火烛默默地燃烧着,将金銮殿映照得灯火通明,有如白昼。

  九成的官员已经在既定的位置站定,彼此之间相互问候打探,却依旧对眼前的阵仗一头雾水,一无所知。

  不久,展吹浪从內殿出来,回归他右相的位置。

  旁边的几个官员伸着脑袋向他打听消息,再远一点,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官员也支着耳朵,生怕错过展大人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平日里喜欢开几句无关痛痒玩笑话的展吹浪此时却全然没有与人说笑的心情,兹事体大,有可能动摇国本,他心怀天下苍生,最恨的就是战争,比天灾更甚。

  虽然展大人没有回答,但从他难看的脸色可以猜测得出,事情怕是不好了。

  太后不好了?哪里又受灾了?皇上要对番王动武?

  文武百官各种揣测,直到宋真宗出来在龙椅上坐定,又让常德把定远军的战报宣读出来,他们才知道,事情比他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战事起,有人主战,也有人主和,一般也是文武两派之争,武官请战,而文官讲和,每每吵得不可开交。

  在武将看来,南疆历来是武官挣军功的地方,但定远军驻扎在那里,没什么事,后来定远军离开南疆,那边消停得很,也没他们自己什么事,现在机会来啦,定远军也是刚到南疆还没站稳脚,如果这时候带兵过去,再次打服南蛮,或者说直接侵吞南蛮,过去属于定远军的荣耀就是自己的了!

  有以上想法的不在少数,基本上留守京城的武将都跃跃欲试。

  请战的人一个接着一个,都争着为皇上分忧解难。

  宋真宗的眉心突突地跳,眼前的情景简直比战报更令他闹心,若是旁的时候,他也许就准了这些人,让他们如愿以偿地去南疆抛头颅撒热血,然后马革裹尸,但波汶进犯,非同小可,让这些为了战功而头脑发热的人去,回头可不就是收拾残局这么简单。

  他要的是把波汶阻拦在国门之外,不让它有机会沾染岂国的任何一寸土地。

  常公公得到指示,又站出来宣读另一份密报,里面详细描述了波汶这个国家的情况,包括其国力,兵力……

  得知波汶的疆土竟然比岂国大一倍,热情高涨的武将们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顷刻间冷静下来,得知波汶的兵马骁勇善战,攻无不克,岂国多得一座喜拉郎山才免侵扰,武将们纷纷打消心里的小心思。

  波汶人嗜杀,战败了对他们投降也是白搭,因为他们从不为战俘费心,都是直接杀了了事……凶残得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静寂在金銮殿里蔓延,原先出头请战的也缩得跟鹌鹑一样,生怕皇上找不到人出战,再想起自己来。

  有人一拍脑子,哎呀,定远军不是在南疆嘛,我们跟着着什么急啊

  “据战报,波汶已经在南蛮纠集十万兵力,预计最终将超过三十万兵力……”常公公念到这里,他的声音都禁不住发抖。

  三十万兵力,还有是精兵强将,而定远军满打满算只有八万,怎么打?定远军再强悍,也是肉体凡胎,不是神兵天将。

  浓浓的危机感笼罩在富丽堂皇的金銮殿上……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091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