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五十二章 给他守寡

第五百五十二章 给他守寡

  “师父,您的消息真灵通。徒儿很是担忧,故而回来寻你说说话。”顺便讨要一些灵丹妙药。

  自家师父的脑筋比较奇葩,但乔岚约莫可以猜得出他心里怎么想的,祖父病故,夫君也“战死”的话,他就能给她物色新的夫君。

  果不其然,郑神医施施然上前来,表情看上去非常沉重,不了解的还以为他是真难过呢,“徒儿莫忧,有师父在,一定给你寻个更如意的相公。”

  乔岚身边除了叶飞天,抱着玉溪的单紫萱和肖狼肖犬,还有几个侯府的侍卫,他们听了郑神医的话,无一不面部抽抽,奈何郑神医的行事作风,他们早有耳闻,那是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啊,所以他们只能把话放在心里嘀咕。我家老爷只是要上战场,你便要我家夫人改嫁,这不是往死里咒我家老爷嘛,要不是你占了夫人师父的名号,就把你扔进大牢,大刑伺候。

  “师父,您这是什么话!”乔岚气恼地往里走,同时也表个态,“一女不侍二夫,这辈子我就嫁夫君一个。别说他只是去打仗,人还好好的呢,即便真出点什么事儿,我也给他守寡。”

  一女不侍二夫,说得好!封家侍卫默默地在心里拍手称快,但是……老爷即将出征,守寡这样的话不吉利,夫人您还是不说为妙。

  几个侍卫打量四周,还好没有其他人,只要他们自己嘴巴严实一点,这话传不出去。话是好话,就怕被有心人曲解,以此来诟病夫人的用心,况且也不知道老爷爱不爱听,还是别给他添堵了吧。

  乖乖让单紫萱抱着的玉溪没有再笑乔岚正眼说瞎话,只因他知道,她是认真的,就算回到原来的时代,她也不会再嫁人了,想到这个,他莫名觉得心疼,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上了对的人。

  郑神医追上乔岚,不屈不挠地劝说着,“啊,徒儿,别这么说,您才十五,往后还有漫漫几十年的日子要过。做人,眼光要放长远些,别盯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及时行乐。咱让那小子走之前写下和离书,回头你再嫁,保管没人敢说三道四。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夫君,不拘是谁,师父手段多着呢,都给你找来。”

  “师父,您做的金创药还有不,随便给我个二三十瓶,其他什么还魂丹,麻沸散也要,多多益善。”

  “徒儿,你有无听到师父的话。”

  “听到了,听到了。”乔岚脚下不停,往自己原先住的院子走去,她要去取师父之前给她的药匣子,“师父,几位师兄带了这么多徒儿,有谁医术好,又想在仕途上有所建树?”

  “你问这个作甚?”郑神医明知故问,他就是不乐意小徒儿把他排在小疯子之后。乔岚停下脚步,认真道,“战场上刀剑无眼,徒儿实在担忧夫君,生怕他有个闪失。轮医术,自然是师父最好,但您年纪大了,正是颐养天年的时候,徒儿心疼,不愿意您涉险,所以徒儿才想着找其他医术较好的人跟随夫君出征。”

  “乖徒儿……”哈哈,在徒儿心里,我这个师父还是比小疯子来得重要。乔岚一席话可把郑神医感动坏了,顷刻间就把要找封啓祥晦气的想法抛诸脑后。

  “战场上这么危险,肯定没人愿意去。”乔岚失落地低下头,泫然欲泣,“可是夫君怎么办,要是受伤了,谁来给他医治。”

  “徒儿莫难过,那小子身边有你五师兄在呢。你五师兄偏好毒术,但伤病也能看。您若是还不放心,我就让你几个师兄一起去,有他们在,但凡那小子还有一口气,也能救回来。”郑神医绝不是拿话来敷衍乔岚,他此时是真打算让几个徒弟随军出征。

  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乔岚抹了抹好不容易挤出来的眼泪,“谢谢师父。上战场非同小可,还需与几个师兄商议一二,他们原还有自己要做的事,勉强不来,其他师侄若是有医术在,又有这个心,也是可以的。”

  郑神医发话,几个师兄不敢不遵,但心里恐怕会对她这个小师妹不满,所以乔岚才退而求其次。

  “乖徒儿想让谁去就让谁去,师父一定给你办妥。”郑神医拍着胸脯说,回过头,看到一个小太监,便揪住他,让他去莫府和周和堂找人。

  莫寒雨还在宫里当值,周翰生独自一人前来,乔岚在师父之前见了她这个二师兄,十分诚恳地向他说明情况,让他看着安排,不用太在意师父的话。

  因着乔岚有话在前,周翰生心里有了底,故而郑神医命他安排几个人去南疆当军医时,他并无抵触,当即表示,他的大徒弟医术随他八分,用得上。

  当然,如果一上来就是郑神医的命令,没有乔岚沟通在前,他也会安排,但心里难免不舒坦,觉得小师妹仗着师父的宠爱,拿捏他们师兄弟几个,但小师妹还算懂事,他居长的自然要护着些。

  自此,乔岚回来这一趟的目的便算是达成了。

  封府侍卫怕老爷不爱听,没打算将夫人与其师父的话上报,但封啓祥一出宫门,便有死士事无巨细地汇报乔岚今日的行踪,见了何人,说了什么话。乔岚向郑神医表态“一女不侍二夫”那句话令他感动非凡,原还想先去联络几个定远军旧部,这会儿,他莫名很想将她搂在怀里,好好亲昵一番,于是让封其荣代他进行联络事宜,而他自己则策马去岚公主府。

  乔岚回公主府之前,吩咐林嬷嬷几个留意,如果封啓祥回府,立即派人通知她。她也没想到封啓祥出了宫就直奔公主府,根本没有回府。

  待看到封啓祥已经穿上厚重的铠甲,一副准备出征的样子,她心里五味杂陈,那是说不出来的复杂,料到是一回事,预想成真又是一回事,还没分开,她便已经开始想念。

  封啓祥只当乔岚难受,几个跨步上前,不顾旁边还有一个吹胡子瞪眼的郑神医,将她搂在怀里,“岚儿放心,为夫不会有事的。你且好好在家等着,快则半年,慢则三年,为夫一定凯旋归来。”说实在,他也不好受,成亲才两个月,就要分开,老天不解情人愁啊。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2069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