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五十三章 舍不得你

第五百五十三章 舍不得你

  乔岚素白纤巧的手摩挲着封啓祥铠甲上的花纹,说了一句十分矫情的话,“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来。”即便家里没有我在等待,你也要归来。

  封啓祥低下头亲了亲埋在自己怀里的脑袋,“好,为了岚儿,我一定平安归来。”

  小两口深情相拥,就连郑神医都不忍这时候泼冷水。

  隔天就要出征,封啓祥当晚与乔岚在岚公主府用过晚膳后便回定远侯府。事情来得太突然,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安排与部署,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乔岚。人不在身边,好似怎么都不能安心。

  定远侯府大大小小七八个管事包括侍卫长都被紧急叫到外院书房的小院子听老爷训话,封啓祥当着乔岚的面,郑重其事地吩咐这些人,他不在府中的时候,万事以夫人为重,夫人说一便是一,说二便是二,若是有人胆敢给夫人气受,府中人轻则发卖,重则杖毙,倘若是旁的人,就打上门去,后果他来承担。

  一应管事兢兢业业地予以回应,他们知道老爷宠爱夫人,没想到会如此宠,跟护着心肝儿似的。

  为了巩固乔岚的地位,树立她的威信,成亲后封啓祥就没有怎么插手后宅,让她自己拿捏府里的人与事,如今不但为乔岚撑腰,还大刀阔斧地安排各项事宜,确保她府里府外都能横着走。

  乔岚巧笑嫣然,没有阻止封啓祥过火的安排,她知道,不这样,他会走得不安心。

  敲打府里的下人还是明面上的安排,封啓祥还要把丑这一组死士留在京城,一来护卫他的岚儿,二来打探消息,让他不至于因为远在南疆而失了京城的动向。

  封啓祥把管事打发走之后,牵引乔岚到书房里坐下,告诉她,他会把丑留给她。

  丑自然不会一个人留下,肯定带个他那十几个部下。

  乔岚深刻了解死士的能耐。身边有一队神出鬼没的死士,我还怎么去凤阳?

  “夫君,你身边更需要帮手,还是把他们带上吧,不然我不放心。我是侯夫人,还是岚公主,怎会有人与我过不去,就算有那不长眼的,一般人,叶飞天与单紫萱都能对付,再不济,还有府里的侍卫,出不了什么岔子。”

  “不,留他们下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我远在南疆,不能与京城这边断了联系,把不准这边的应该,极有可能被牵着鼻子走。”伴君如伴虎,皇上再贤明,面对的始终是天下,而不是一两个有功的臣子,当天下与功臣不能并存,被牺牲的必然是臣子,当然,这不是必然的,他只是未雨绸缪罢了。

  封啓祥没有明说被谁牵着鼻子走,但乔岚明白他指的是皇上。如此安排,无可厚非,她也没了让他把人撤走的理由。

  死士不断地出入书房,把信函带出去。这些信函不乏军事机密,封啓祥都没有避着乔岚,乔岚也没想过回避,只是不言不语,坐在旁边看着他忙碌,这一去就是永别,看一眼就少一眼,她舍不得不看。

  悲从中来,眼睛逐渐被泪水模糊,她转过头,偷偷把泪水拭去。

  乔岚还以为封啓祥忙着没注意到,结果,她还没转回来,就落入一个温暖的话怀抱,“岚儿……”

  她瞬间泪崩,泪水源源不断地流淌下来,沾湿了他的胸襟,“翔哥,我舍不得你。”

  封啓祥也没想到乔岚会有如此强烈的情绪,他只不过是上战场,又不是赴死,怎地一副生离死别的样子,与她师父说的时候还挺理直气壮,回头就却哭成这样。

  认识三年,他的岚儿坚强又果敢,何曾表现过一丝软弱,如今为了他,竟然哭了, 他好不心疼,如果可以,他真想日夜与她腻在一块儿,但南疆一战,不可避免。

  “岚儿不难过,为夫只是去一趟南部,很快就回来。”封啓祥细声安慰乔岚。

  想起她那句“即便真出点什么事儿,我也给他守寡”,他心里百味掺夹,感动居多。

  封啓祥设想了一下,如果自己不幸战死南疆,是否愿意她另嫁他人,虽然很自私,但他不愿意,他觉得岚儿这辈子,哦,连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得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能染指,所以……南疆一战,必定凯旋!!!

  乔岚哭着哭着,竟然就睡过去了,封啓祥把她抱到内室的软榻上安置,他还有许多事要处理,否则一定与她相拥而眠,好好温存一下。

  封啓祥连夜处理事情,他正要派人去找封其荣,内室传来乔岚的哭声, 他连忙跑进内室,人还在没醒,却是在梦中哭。

  “翔哥不要跳,不要……”梦里,乔岚看到封啓祥站在一处悬崖上,似乎是要往下跳,听到她的呼喊,他回头,笑了,但他的笑却带着悲戚,而后转身,义无反顾地跳下悬崖,“不……”转眼间,她又变成跳崖的那个,封啓祥趴在悬崖上,痛苦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现实中,封啓祥一怔,为何…… 此时,他心里有了一丝疑惑,岚儿为了如此惊惶。他上前,想要唤醒梦中挣扎的人儿,谁知她又哭着说,“对不起,我也是不得已,忘了我,忘了我……”

  岚儿梦见了谁?她要要谁忘了她?

  “岚儿!”封啓祥没有唤醒乔岚,而是把人抱在怀里,轻声,柔语地哄着,“岚儿,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忘了,都忘了。”

  被一个温暖的怀抱裹着着,乔岚很快平静下来,没有再说梦话。

  老爷要出征,侯府上下都醒着,等候召唤,佟管家亦然,封一出现的时候,他还在想能不能请求回历山县,那里离南疆近一些。

  老爷有召,佟管家一把年纪也跑得飞快,腾腾腾,脚下俨然生风了一般,进了书房,看到封啓祥正在苦思着什么,他也没敢出打扰,但封啓祥已经注意到他,让他就近寻个位置坐下。

  “老爷!您有什么事要吩咐老奴?”佟管家的屁股勘勘碰着椅子边儿,也没敢坐实。

  封啓祥略思了一下,才问, “你可记得我爹第一次出征,我娘什么反应?”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232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