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莫负我

第五百五十四章 莫负我

  乔岚的反应令封啓祥莫名觉得不安,所以才叫来佟管家,问一问他娘当初的情况。

  “夫……呃……”佟管家突然反应过来,少爷继承侯位变成老爷后,已过世的夫人也变成了老夫人,“啊……原本老太爷与老夫人的婚期还有半年,因为老太爷要出征,老太君便与唐家商议着先给老太爷纳一房妾室,跟去战场伺候,当时唐家也是同意的,但老夫人不答应,她要求提前婚期,然后自己跟老太爷去战场。”

  “竟有这样的事?”

  “是啊,老夫人是个奇女子,旁人躲都来不及的事,她却不怕。老夫人在南疆呆了三年,因为腹中有了老爷您,不得不顾忌一下,才离开去了历山县养身子,后来又与得胜凯旋的老太爷一起回京城,回京城三个月,老爷您就降生了。”

  “……”封啓祥也是第一次听这段往事,心里觉得很新鲜。娘为了不与爹分开,去了南疆,如此看来,岚儿如此焦虑也不为过,只是苦了她,波汶搅和进来,南疆一战势必凶险,我不能让她也去。

  挥手让佟管家下去,封啓祥又把丑叫出来。

  “丑,你留在京城里,要密切注意京城里的情况,每三天向我传一次消息,紧急情况例外。夫人这边,在府里,保持一人跟着她,出了府,派三人,出京城,五人,务必把人给我护好,别说伤着哪里,就是一根毫毛都不能少。”封啓祥很少下达如此严肃的命令。

  “属下领命!!!”

  “……”封啓祥犹豫再三,还是把心底的话问出来,“夫人最近有无再与她的侍卫说那些话?”

  若是乔岚听到封啓祥这话,心里又该有怎样的惊涛骇浪。她与叶飞天在花园里说话的时候,周边的确没人,不该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然而,她忘了,世界上还有一种奇人,他们会唇语,而丑更是个中好手,所幸的是那天叶飞天背对着他,所以丑只读出了她所说的五句话,其中有奇怪的地方,“你不能跟我走……你无需担忧我,我与溪公子完全能应付……我是要回到原来的地方,那里有我割舍不下的人,哪怕对不起他,我也要离开”。

  丑将事情报于封啓祥,封啓祥百思不得其解,却下意识觉得不能问岚儿,甚至也不能问叶飞天,他将这些话放在心里,又吩咐丑多加注意夫人,可惜在那之后,乔岚与叶飞天就再也没说过这个话题。

  丑单膝跪着,应到,“并无!”

  “有无其他奇怪的地方?”

  “也无!”

  “你们中,跟着夫人的时间最长的是你,有问题,你也能最先发现,若是有何不妥,定要第一时间派人通知我。”

  丑单膝跪着,应声,“是!”他略微踌躇之后,补充道,“主子,属下以为,对于主子要出征这件事,夫人的反应过于强烈。”

  封啓祥默,连丑都这么觉得,那就不是他的错觉,仿佛岚儿真要离开去什么地方,而且会是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带着叶飞天的地方,不是历山县,我不是凤阳,难道会是医谷?郑老怪对岚儿做了什么奇怪的要求?就算是医谷,进去也不难……

  “总而言之,你要跟好她,一是保护她的安全,二来……”他没有把话说完,只因不想说出怀疑岚儿的话来,他不愿相信岚儿还有事事情瞒着他,连秘境都带他去看了……秘境?!

  封啓祥脑子里灵光一闪,仿佛找到了那个至关重要的节点,是秘境?岚儿要进那个秘境?如果是秘境,叶飞天便不能进去……但是……

  他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劲儿,但又实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如今只有让丑看紧点。

  次日清晨,封啓祥已经穿上戎装,走到内室,因为舍不得吵醒乔岚,他就默默地守在床边看着。

  乔岚的发套已经摘下,头发只长了不到一寸,因为发质很软,看上去毛茸茸的。他伸手轻轻抚摸乔岚的头,触手果然如看到的一样柔软细致。他异常专注地打量她的睡颜,真是越看越爱。

  他放下手,执起乔岚的手,看着缠绕在皓腕上的金色佛珠,几次想摘下,收走了事……最终还是放下。

  岚儿,我信你,你也莫负我,我们就这样执手到白头好不好。你不摇头,我就当你答应了。

  这时,乔岚从梦境中幽幽醒来,睁开眼睛便看到一身铠甲的封啓祥,瞬间清醒过来,“哎呀,我怎么睡着了,你也不叫我。我还要给你准备行装呢。”

  她手忙脚乱地套上头发,再看看身上皱巴巴的衣裳,更是气恼,这时候哪还有时间回去换衣裳,就这么着……转过头,入目的是一个放着新衣裳的托盘。

  封啓祥把托盘放下,又上前给乔岚打理她胡乱套上去的发套,“夫人莫急。男人出行,哪有什么行装好整,那是说走就走的事。”说是这么说,其实佟管家已经按照他的习惯整理好了。“你只需换好衣裳,漂漂亮亮送我出门即可。”

  “哦!”乔岚的神色有点黯然。只能送出门,我还想送出城,或者再远一些……

  从来都是娘子伺候相公更衣梳洗,但在定远侯府,反倒是封啓祥伺候起人来更顺手,乔岚在他的帮助下,很快梳洗完毕,还描了眉,扑了粉,整个人看上去又去蜜桃一样鲜嫩可口。

  封啓祥定力不足,抱着她狠狠地亲了一番,若不是尚在孝期,他一定将她“就地正法”。

  定远侯大门处,周晴雨也在依依不舍地给儿子送行,看到封啓祥与乔岚,忙不迭收拾情绪给两人行礼,在这个家,她只能是已故大老爷的妾,一日为妾,终生为妾,唯一能让她挺直腰杆的机会只有封其荣建功立业,将她接出府,她才能摆脱妾的身份,一举成为老夫人,若是封其荣再能耐点,给她请封皓命,那就扬眉吐气了。

  “大哥,大嫂!”封其荣也穿着一身戎装,气势上竟也没有输封啓祥多少,兄弟俩站一块儿,俨然两座大山,任谁见了都要点头称许,这身姿,这气魄,不愧是封家子孙!至于长歪的那几个,早就被人选择性地撇到脑后。封其跃?封其进?那是谁,封家奴才的家生子么?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237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