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五十六章 锦囊妙计

第五百五十六章 锦囊妙计

  波汶举国之力,弄了一百五十艘海船,分开三波运兵,而停靠在南岳海岸的一百艘船,有五十艘前天抵达,正在休整,另外五十艘正打算明天出航。

  波汶的麻痹大意让定远军有机可乘,在偷袭营部的掩饰下,几千人趁着夜色把燃烧了爆竹扔上船,爆竹炸开那一瞬,火光四射,到处惹火……

  留守的波汶军手忙脚乱地扑火,好不容易火灭了,船看起来也没什么大碍,但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便发现船在下沉,原来火攻也只是幌子,定远军要做的是趁乱凿断海船龙骨。

  龙骨相当于船的脊椎,一断,船便修无可修。

  一百艘船有八十五艘已经开始下沉,剩下的十五艘就算没沉,却也只是勉强浮着,至于出航,已然不可能。

  截止海船被毁,波汶顺利漂洋过海的兵马有二十万,还有十万没能过来,只剩五十艘船,渡海行动只能延缓下来。。

  营部被偷袭,海船被摧毁的战报传到萨拉迪耳中,他气得一巴掌拍碎了跟前的实木桌子,用波汶语叫骂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停歇下来,把几个参谋叫进去议事。

  对于定远军剑走偏锋的举措,古多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他希望这次定远军奇袭能够让萨拉迪重新认识定远军的,别再那么盲目自信。

  定远义军一举毁掉一百艘海船,拖住了十万波汶兵马登陆,真可谓功不可没,此举还大大刺激了没能参与行动的定远军,尤其是新兵营,一个个摩拳擦掌,恨不得奔去南岳,杀他个落花流水,片甲不归。

  庆功宴在小范围内举行,座上的封啓祥面色如常,若是有人给他敬酒,他才应景地喝点。说来这次堪称绝妙的佯攻是他谋划,定远义军执行,最大的功劳非他莫属,但他并无得胜后的欣喜若狂,仿佛只是做了一件本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几位坐在下首的叔伯相互看了看,都不约而同地点点头。说实话,小祥还没来南疆,他们就开始担忧,怕他当不起大将军的重担,他来南疆之后,做了一些安排,不显山不露水,但颇有成效,如今更是神来之笔,立下大功绩……他们又怕他年纪小,会因此得意而忘形,没想到全然没有,他很沉着,很冷静,完全不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

  真不愧是大哥的儿子!!!吴桂山这个想法代表了大多数人的评价。

  与几个将领碰杯之后,封啓祥走了出去。

  南疆算不得一个州郡,但也有一座城,名为南疆城,这是岂国最南端的据点,原本就是定远军的驻扎之一。南疆城因定远军而存在,所以定远军走后,这座城也一度废黜,直到定远军再度回归。

  封啓祥站上南疆城的城楼,目光如炬地看着南方,这仅仅是开始,战火已经点燃,接下来便是一场又一场的血雨腥风,而他终将获得最后的胜利。

  他跃上城楼的墙垛,盘腿坐下,然后从怀里拿出五张薄如蝉翼的纸,这是丑传来的例行奏报中关于乔岚的部分,他单独抽出来贴身安放,一有闲暇就拿出来翻看。

  虽然只是黑纸白纸,但他仿佛能从字里行间看到岚儿的音容笑貌。

  封啓祥领兵南下后,乔岚就在佟雨的协助下整顿定远侯府名下的米铺,说是要重新开张,她用郑神医的丹药撼动另外两家粮商的立场,从他们那里购进八十万斤粮食,但并未补充到米铺里,而是全部存放于无涯山粮仓。

  没有人知道,本应存放在无涯山粮仓里的八十万斤粮食已经荡然无存,连一粒米都没有留下。

  乔岚要带粮食回去,这便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至于以后有人发现异常,那已经没她什么事了。

  八十万斤粮食不多,但聊胜于无。所幸她的空间已经扩大,只要勤快点耕种收割,养活一两万人不成问题,再多人的话……只能再想办法了。

  乔岚积极屯粮,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又有人出来作妖了,不是别人,正是被封啓祥赶去别庄居住的封其跃一家。

  封啓祥走了,封其荣也走了,诺大的侯府,仅剩年纪轻轻的侯夫人一个主子,封其跃便觉得自己有权利也有义务会回归侯府主持大局。

  于是,第五天,封其跃穿上他最好的衣裳,摆着曾经侯府大少爷的款,大摇大摆地回侯府,结果被门房当场扔出来。

  第六天,封其跃带着一家老小在定远侯府门前哭诉生活的艰难,希望弟妹接济一二,他们哭就哭了,还引来一大帮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围观,企图利用舆论胁迫乔岚就范,心想,只要能回侯府,就是把脸皮子刮尽也值了,只要能回侯府,我也就咸鱼翻身了,活到这份儿上,能逍遥一条天就逍遥一天,况且南疆的战事没有三年完不了。

  难为封其跃猪一样的脑子也会有这样的算计,只是,理想有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乔岚还没发威,重新整编过的锦衣卫小跑出现,雷厉风行地把封其跃扣起来,罪名是曾经与其兄一起帮助齐王谋逆。

  封其跃大呼冤枉,他什么都不知道。

  锦衣卫从来不是讲理的主儿,直接把封其跃带走,投入天牢。

  留在定远侯府的封啓祥妻妾儿女挂着满脸狼狈的泪痕,却没有一个再敢哭嚎……

  锦衣卫的出现,与其说是宋真宗为了保护义妹,不如说是他向远在南疆的封爱卿表态。你的人我帮你护着呢,你就放心帮朕冲锋陷阵吧。

  封啓祥仔细折叠手里的纸张,虽然岚儿自己也能收拾那一家子蠢货,但皇上能出面,便再好不过了。

  此时,子也出现在城楼上,将刚刚收到的来自京城的密报呈上。

  封啓祥如获至宝,迫不及待地接过子手中薄如蝉翼的纸,急切又不失小心地翻看,翻到其中一张才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这一页写的全是乔岚的消息。

  三两眼扫过,他的眉头皱起来,再逐字逐句地看过,他的眉心多出一个川字。哼,什么魑魅魍魉都出现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270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