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五十七章 趁虚而入

第五百五十七章 趁虚而入

  封啓祥所说的魑魅魍魉不是旁人,正是他的外祖一家——通州唐家。

  外祖父唐景川宠妾灭妻的事迹罄竹难书,外祖母杨秀红流产伤身后心如灯灭,倾其所有送他娘唐琴芝出嫁,更是在弥留之际嘱咐她别再回唐家,那一门亲也算是断了。

  他娘是他外祖母一手带大,与唐家所有人都不亲,加上外祖母临终前的遗言,他娘便再也没回过唐家。

  奈何唐家一直不曾死心,总是想方设法巴着定远侯这门亲,直到他爹忍无可忍,拿到刀追杀几个庶舅几天街,唐家才消停下来,但在那儿之后,唐家还总是以唐景川想念外孙了害病了为由,想让封啓祥主动回去唐家探望外祖父……

  他娘不回唐家,也不会让他回去,因而被人诟病,众口铄金之下,恰巧他娘听到一些消息,就顺势而为离家去找他爹,连同腹中那个未能降生的妹妹一道儿……

  他爹娘在战场上殒命之后,唐家倒是像模像样地找过他几回……但当他被赶出侯府,行迹狼狈的时候,总是纠缠不清的唐家人就没再出现,生怕被牵连,而之前所有恨不得人尽皆知的念想也成了笑话。

  对于通州唐家,封啓祥能做的也只是继续将之当成陌路人。

  当年,他众叛亲离,正是需要亲情关爱的时候,但凡通州唐家有对他表现过一丝善意,此刻也不会成为他口中的魑魅魍魉。

  许是知道封啓祥丝毫不输于父辈的厉害,唐家暂时没敢出现在他眼前。

  前不久,封啓祥领兵南下,为了造势,途径几个州府,刻意以雷霆之姿奔袭而过,体现一种排山倒海、无坚不摧的力量,也向岂国黎民传递“不可战胜”的信念。

  唐景川等唐家人也在城外围观的行列之中,他眼睁睁地看着嫡亲外孙骑着神骏,一马当先,呼哨而过……那卓越的风姿,甩唐家子孙十万八千里。

  从那以后,唐景川真真是吃不下,睡不着,十分懊悔没有在外孙落难的时候拉拔一把。苏茹玥也是天天长叹短嘘,哀叹自己儿子闺女的命。当年她仗着老爷的宠爱,处处压杨秀红这个正室一筹,哪曾想杨秀红生的丫头片子入了定远侯世子的眼,一举嫁入定远侯府,为了儿子的前程,她不得不舔着脸去巴结那丫头,连老爷不给她扶正,她都忍了下来……

  封言勇与唐琴芝夫妇战死沙场,封啓祥被赶出侯府,最高兴的非苏茹玥莫属,长年上赶着用热脸贴冷屁股,也换不来一个响屁,她早就受够了,杨秀红的儿子女婿和外孙“不得好死”,她就舒坦了。

  风水轮流转,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封啓祥回归定远侯府,不但承爵,成为新一代定远侯,兼之还有从龙之功,深得新帝看重,再来看苏茹玥的三个儿子唐明恭、唐明喜、唐明发并十几个嫡亲孙子都是资质平庸之辈,靠着祖荫过活,最长脸的也就是长子长孙唐丰雨,但也只是一个名不转经传的举人而已……

  生那么多有什么用,加起来还不如人家一个。

  苏茹玥一边诅咒封啓祥也落得个战死的下场,一边撺掇老爷进京找外孙媳妇。

  前几年,唐景川不再顾忌侯府封家,虽然苏茹玥已经人老珠黄,为了三个儿子,他还是把她写入族谱,扶正,所以苏茹玥还真就是封啓祥与乔岚名义上的外祖母,单看他们认是不认。

  “祥儿媳妇才嫁过去,祥儿就出征,定是十分惶恐不安,我们作为长辈的,理该关心关心。如今定远侯府就祥儿媳妇一个主子,她少不更事,很容易被人欺负了去……”苏茹玥这一天天念叨着,还真把唐景川给说动了,决定去给外孙媳妇撑腰。

  好话谁都会说,任凭他们说得天花乱坠,也掩盖不了他们那点儿龌蹉的心思,还不是想趁虚而入,以为祥儿媳妇也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家,又不了解情况,正是好拿捏的时候,只要能哄住她,日后祥儿回来,她再吹一吹枕头风,这门亲就续上了,他们还是定远侯正儿八经的外家。

  他们大概是忘了,他们所谓是“少不更事”的祥儿媳妇根本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加上她还是皇上册封过的公主,背后站着皇上,哪容得他们拿捏。

  经得唐景川点头后,苏茹玥亲自带着两个孙女唐丰玲、唐丰玉去京城。她带这两个孙女去,一来同龄人比较容易说得上话,二来两人目前正值议亲的年纪,她盘算着趁这个机会,让两人借定远侯的势,在京城贵人圈里露露脸,说不定就入了哪家夫人的眼,一举嫁入高门。

  唐丰玲十三,唐丰玉十二,两人都是一等一的姿色,一个明媚,一个婉约,在通州颇有才名,嗯,是在通州,求亲的媒人络绎不绝。唐家对她们的亲事有更大的指望,便对外宣称要多留她们三两年。

  这一路上,苏茹玥信心十足,浸淫后宅几十年,她就不信自己连一个小丫头都拿不下。

  苏茹玥当年为了争一口气,也想把唯一的闺女唐明静嫁入显赫的世家,蹉跎到最后嫁给了一个不入流的小吏。

  外孙女周子怡嫁给翰林院侍诏穆多才,虽然只是从九品,好歹也是个京官,而且穆家有点儿家底,苏茹玥很喜欢把这个外孙女挂在嘴边念叨,她到京城也会先找外孙女。

  周子怡性子冷,也拎得清,外祖家有人过来,她尽心尽力招待,但他们的事情,她从不参合。知道外祖母的盘算,周子怡甚至没有劝阻,也没有告诉她,前一阵在定远侯府门前发生的闹剧。

  当外祖母和两个表妹迫不及待地要去定远侯府,她贴心地安排马车送她们过去,人走后,她转身回屋继续绣她的花儿。

  苏茹玥认得定远侯府的大门,只是一下车,她满腔的自信心就被呲溜溜地跑了一半。

  定远侯府的朱漆大门依旧那么庄严那么雄伟,两旁的石狮子鬓毛卷曲、嘴巴微张,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稍微走近一点,就会被它们怒目而视,着实令人瘆得慌。

  婢女翠英上前敲门,门环撞击门脸,发出响亮的笃笃声,里面很快就有了响应,门房打开门洞往外瞭望,马夫上前与之交谈。

  这时候,有人慢慢靠拢过来围观。一心盼着孙媳妇敞开大门迎接的苏茹玥隐约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哎呀,又有人来找侯夫人晦气了吧”,“这回又是谁”,“锦衣卫会不会出现”,“瞅着有点眼熟,一时半会儿认不出来”……她不明其意,但心里隐约有着不好的预感。

  侯府里,乔岚正在小花园里赏花……按理说她不该如此悠闲,但前几天她发现丑居然每隔三天就向夫君汇报一次这边的情况,也就是说,她前脚离开京城,封啓祥后脚就能收到消息……

  门房进来回禀说,有一个自称侯爷外祖母的老妇人求见时,她心里还在盘算着怎么脱身为好。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2993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