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章 棍棒加萝卜

第五百六十章 棍棒加萝卜

  自家祖母吃瘪,唐丰玲与唐丰玉表现不一,前者心疼祖母被一个后辈折辱,后者则惊于乔岚的公主范儿,明明应该与她们一样的人,只不过嫁得好,就轻易成为人上人,如果自己也能嫁入高门,或者说直接嫁给表哥,是不是也可以像她这般处处高人一等。

  乔岚还不知道自己的夫君又又又被人盯上了,就算知道她也不会在意,这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夫君优秀才有人惦记,再则……如果真有人能够替代自己好好爱他……不行,我不允许!!!

  乔岚的算盘也拨拉得很响呢,原先叫这几个人进来,只是为了解闷,后来脑子里灵光一闪,问佟管家,外祖母葬于何处……

  正如她所料,外祖母杨秀红死后,葬于唐家的祖坟中,只等着唐景川百年之后,夫妻俩合葬一处,这是通常的做法,但就杨秀红巴不得闺女与唐家断绝来往的态度,她必定不愿与唐景川合葬,再就是唐景川宠妾灭妻的做法,他可能也不愿与杨秀红合葬……

  问过佟管家,乔岚的猜想得到了肯定。

  唐琴芝曾多次想将母亲杨秀红的坟墓迁回历山县,与外祖父杨丰雨葬一块儿,但唐家不允许,他们看得很明白,杨秀红的墓是他们与唐琴芝之间唯一的联系,若是将坟迁走,他们就别想再通过唐琴芝与定远侯府攀上关系。

  后来唐家的春秋大梦一个个破碎,也歇了攀龙附凤的心,那时候,但凡封啓祥还有点余力,都会去唐家把外祖母的坟迁回历山县。

  现在看来,唐家不肯轻易放手的时候,事情仿佛又回到以前不上不下,不进不退的局面。

  乔家太精的名头可不是虚的,乔岚转念一想,便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可以一箭双雕的主意,她要去通州,给外祖母迁坟,而成功的关键就在于眼前这个老妇。

  她还费心考虑了一下,是威逼好还是利诱有效,最终决定棍棒加萝卜,双管齐下。

  乔岚没有避讳,认真地打量着苏茹玥,虽然已经年老色衰,但依稀能看到年轻时的姿色,果然是做妾的料,手段也不差吧。

  “你们这一趟来,所为何事?”

  “呃……”苏茹玥已经端不起长辈的架子,只能平铺直诉地将原先想好的说辞说出来,“祥儿去了前线,你独自就在京城,一个人守着侯府,想必会忙不过来,外祖父甚是牵挂,便差我们过来看看。若是有什么需要搭把手的,你就尽管与外祖母说……”

  “驸马说,外祖母……”乔岚截住苏茹玥的话,淡然道,“已经仙逝多年!”

  一而再再而三地听到这个话,苏茹玥心里十分恼火,她在唐家,从年轻那会儿就不曾做小伏低,如今更是备受尊重的老太君,眼下却屡受打压,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但她还不敢爆发,“我即已成祥儿外祖父的正妻,便也是他外祖母。”这几句话几乎是从她的牙缝里挤出来,有种咬牙切齿的意味在其中。

  乔岚默,仿若在沉思,苏茹玥还以为自己的提点奏效了,逐换回原本慈爱的面容,“你如今贵为公主,更需慎言慎行,切莫随意。”你就算受封为公主,却也没有跳出伦理纲常,一顶“大不孝”的帽子扣下来,看你还怎么做公主。

  “林嬷嬷,你是尚仪局出来的女官,对律法最是熟悉不过,岂国可允许妾变妻?”

  林嬷嬷还没站出来说法呢,苏茹玥脸上的血色再次褪去,脊梁上一阵阵的冷汗冒起,她还是心大了。

  “岂国律法·户律·婚姻之妻妾失序:凡以妻为妾者,杖一百,徒一年。以妾为妻者,杖九十,徒两年,并改之。若有妻更娶者,杖八十,徒三年,(后娶之妻)离异(归宗)。妻妾分明,嫡庶有别……”林嬷嬷的话沉稳有序,加上她身为四品女官的气度,搁那儿一站,简直就是一本活动的律法。

  律法如此严明,但诺大一个国家,宠妾灭妻者有之,妾室扶正者有之,只要低调点,大可藏着掖着,除非有人特地针对,揭发出来。

  通州唐家只是一般大户,也没有人为官,知道的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初杨秀红心灰意冷不予计较,唐琴芝作为女儿也不能将生父送入监牢,所以唐景川与苏茹玥才蹦哒至今,从而得意忘形,如今被人点出来,苏茹玥才惊觉,这是要坐大牢的。

  怎么?!唐丰玲与唐丰玉也懵了,情况有点不妙?她们来是为了沾侯府的光,不是讨论祖父与祖母那点儿事,而且……若是祖母当不成祖父的妻,她们的爹就是庶子,作为庶子的女儿,她们更加别想好。

  “公……公主……”苏茹玥显然是被吓住了,说话声音都在抖,“血浓于水,我家老爷到底是祥……侯爷的外祖父,也当得你一声外祖父。”

  “这是自然!血浓于水,这是不可否认的。”乔岚的声音依旧是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一丝情绪在其中。虽然应下了对方的话,她的敲打还没结束呢,“但我既然受封公主,享受着皇家恩典,便有义务维护岂国律法的公正严明。你说呢?”

  苏茹玥哑口无言,此时此刻,她最应该做的应该是跪下来求情,承诺回去后,定当恪守本分,不再僭越……但是,她做不来对后辈低声下气的事,更不想让出好不容易得来的妻位。

  乔岚可不管苏茹玥脸上的红橙黄绿蓝靛紫,她错眼看向在场的两个姑娘,又是另一种神色,只见她欣然到,“这是驸马爷的表妹吧,真水灵!你们叫什么名字?”

  一句“表妹”又让凉亭里尴尬的氛围转为古怪。她不认长辈,转眼又认下了同辈,这风向转得实在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唐丰玲与唐丰玉赶紧上前自我介绍。

  “真是一等一的好模样,姿态足够端庄,修养也不比官家小姐差到哪儿去。”乔岚毫不吝惜溢美之词,将两人捧起来。刚刚她与苏茹玥打机锋的时候,两人的脸色可是随之变了又变,这算哪门子教养,她不过是在睁眼说瞎话,只要对方受了就行。

  得了夸奖,两姑娘面上果然露出欣喜来,“表嫂谬赞了,这是女子应有的利益教养,不值得夸赞。”

  “如此说来,你们定也是受过专人教养的。琴棋书画可学过?”乔岚细细询问,一般说来,只有想拉纤做媒才会八卦这些问题,而她也正是要造出这种假象。

  苏茹玥大喜过望,也忘了乔岚对她的不待见,居然插话,“她们俩学得可好了,玲儿与通州知府的大小姐,明山书院邱山长的千金并称通州三大才女……”

  “……”乔岚收起脸上的欣然,面色淡淡地端起茶杯喝茶,任谁都看得出来,她不高兴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384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