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定远新规

第五百六十二章 定远新规

  这天晚上,乔岚进入空间,规整她所收集到物资。

  其实她的空间很简单,原先收集的八十万斤粮食装袋,整齐地叠放着,占去了十分之一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大多种着稻子,眼下已经垂坠着沉甸甸的麦子,整整十五亩还多。

  这些都是宋真宗梦寐以求的级水稻,乔岚没有再拿出来。原先拿出去的因为天时所致,不但低产还折了品质,算是全军覆没,她只当天意如此,而天意不可违啊。

  空间作物的生长度极快,水稻两个月就可以收成,产量也高……她估算了一下,养活大几千人不成问题。

  空间中间潺潺流过的小溪里,时常有鱼儿游曳,这令她想起西岸的那条水渠,于是决定故伎重演,将鱼拦截下来,日后也许还能投放一些别的水产,比如她最爱吃的龙虾。

  按照乔岚的设想,她将去通州,把外祖母的坟墓迁出唐家的祖坟,送去历山县安放,等封啓祥回来安葬,她把乔家的事安置妥帖之后会直奔凤阳,然后上白华山,按照了尘大师所说的启动空间钥匙,回去现代……自此与这个时代说永别,剩下的事,就不是她所能操心的了,包括封啓祥。

  次日,乔岚邀唐丰玲与唐丰玉去张家马场看赛马,只是去看赛马,并没有主动引荐,还是张夫人过来打招呼,见她身边两个面生的姑娘,主动问起,她才介绍说是表妹,却也没说是那边的表妹。

  张夫人浅浅地问了一些问题,又给了见面礼,是两个成色尚可的镯子。唐丰玲与唐丰玉受宠若惊地接过镯子,以为自己入了张夫人的眼,接下来更是审慎,怕出错,惹人不喜。

  乔岚对什么都兴致缺缺,期间还小小地打了个呵欠,一副睡不好的样子。

  张夫人很快告辞,临走还邀她去府上赏花,顺带也提了两个姑娘,这是客套话,虽然她是真想邀请岚公主,邀了几回人家都没去,也没怎么去别人家,想是岚公主不喜应酬,再邀也只剩下客套,但唐丰玲与唐丰玉当真了,她们已经开始期待去张府赏花的日子。

  这一日的赛马,张家只有二公子出场,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跑了个第一名。那隽永的身姿俘获了不少女子的芳心,比如唐丰玲……

  之后两天,乔岚又去另外的人家赴宴,无一例外带上了唐丰玲与唐丰玉,一副要给她们拉纤做媒的样子,只是并不热忱,大概就是“我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剩下的看个人造化”的意思。

  很多人家正想着法儿与定远侯夫妇拉上关系,她身边俩年轻貌美的姑娘自然成了各家夫人眼中的契机,但凡她稍微热情一点,不那么冷淡,各家夫人也会熟络起来,眼下只能点到为止。

  唐丰玲与唐丰玉眼睁睁看着各种嫁入高门的机会从身边溜过,急也没办法,她们得端着,不能上赶着表现,不然就得落入下乘。

  封啓祥收到乔岚的信号,果然如丑所想的那样激动的睡不着,尽管信中没有他想要的软哝细语,但他的岚儿将温情付诸行动。

  这么多事情,一件也接着一件,他竟忘了母亲的遗愿是给外祖母迁坟,真是大不孝,还好有岚儿在。

  封啓祥当即写了回函,告诉乔岚放心大胆去做,到时候他在历山县迎她与外祖母。他还想多写一些思念的话,但篇幅有限,只能寥寥几句,匆匆收笔。

  他的信相当于给乔岚的一张通行证,打通了她南下的所有障碍,只等通州唐家这股东风。

  乔岚不但带唐丰玲与唐丰玉去见大世面,还很豪气地送两人各种昂贵又精美的服饰,林林总总加起来,不下两万两,正是她的大方打消了苏茹玥祖孙三人心底最后的那边儿疑虑,毕竟谁会跟银子过不去,拿万两银子算计人,早知道,唐家给嫡女的准备的嫁妆也越不过这个去……

  这天本是约定去张家赴宴的日子,唐丰玲与唐丰玉十分期待,到了侯府却被告知,夫人有事,推了张家的约,让她们回去。

  次日,两人又登门,还是没能见到表嫂。

  唐丰玲费一番功夫才打听到,表嫂去了护国寺,并且要在那里吃斋念佛,为南疆征战的表哥祈福。

  两人连忙回去与祖母商议。

  她们都知道,若是表嫂一直待在护国寺,之前露的那几次脸就全然白费了,再过段时间,那些夫人谁还会记得一面之交的她们。

  三人赶去护国寺,在乔岚的一番安排下,她们不那么容易地进入內殿,然后恰好听到她在佛前祈祷,先是祈求佛祖保佑封啓祥平安凯旋,接着又说了外祖母入梦的事……

  祖孙仨这才知道,她来护国寺的直接原因是时常梦到外祖母,以至于心神不宁,才来护国寺礼佛。

  乔岚念过一阵,出內殿的时候,苏茹玥三人已经不在。一个时辰后,丑交给乔岚两一封信函,是苏茹玥寄通州给唐家老太爷的。

  她没有顾及隐私不隐私,当场拆开,看完后,她颇为不屑地撇撇嘴。

  苏茹玥信中说的是,她请护国寺高僧给家里问卜,惊闻唐家本有将侯之相,之所以至今碌碌不能得势是因为有灾星阻滞的运程,灾星不除,不能起势。信中没有明说谁是灾星,但话里话外都暗示已经死去的老夫人。

  乔岚重新把信封好交给丑,让他派人送去通州,越快越好,若是通州大老爷有回信或是要亲自来京城,也尽快安排,无比助其畅通无阻。

  “另外,你再让人……”乔岚另外又做了一番安排。

  她可不能让外祖母带着灾星的污名离开唐家,所以还要另外让“高僧”去帮唐家答疑解惑,重新拆解“灾星”一说。

  乔岚在京城做了各种安排,而岂国与南岳、波汶之间的战事也正式拉开序幕。

  从未吃过败仗的萨拉迪恼羞成怒,带兵对定远军起攻势。

  倘若是曾经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定远军,他也许还会有所顾忌,但现在的定远军不过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没有凝聚力的军队,不值得一提。

  要磨合二十万人的确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封啓祥根本没想过将这支杂牌军揉成一团。他只派了定远军核心成员给新军当教头,其他一概没有动。

  起初新军以为骠骑大将军不重视他们,想让他们当炮灰,还起了小情绪,后来才知道大将军用心良苦,一个个感激涕零,恨不得为将军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大将军说了,不想新军是定远军的希望之所在,不应活在前辈的阴影之下,而他这句话的直接印证在于他颁布的两条新军规,将杀敌的数量与银子挂钩,又将银子与军衔挂钩。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4115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