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神来一笔

第五百六十三章 神来一笔

  定远新规有如平地惊雷,炸响在南疆城上空。

  上了战场,杀敌之后,将敌人的右耳割下来,用于统计,若是杀了头目,就把头砍下拿回来另外统计……

  小卒子的耳朵,一两银子,小头目的头,五十两,大头目……就连古多碌与萨拉迪地头也明码标价,分别是六万两与十万两……

  封啓祥会拿这么多银子买命,当然不,别忘了,新军里还没有一个人有了军衔。除了敌人的命有价儿,定远军的军衔也有价码,百总五十两,千总五百两……当然这个银子只能是从现场上挣回来的银子,想自掏腰包的,滚远点。

  来当兵的大多是粗人,不理解这两条军规。

  巧舌如簧的主簿出马了,帮一头雾水的新军算账。

  其实这笔账很容易算,杀一个敌人得一两银子,杀得越多,得的银子越多……银子可以自己留着,也可以给自己换个官职。

  “陈主簿,如果俺杀了五十个小卒子,又杀了一个小头目呢?”一个壮实的汉子憨憨地问。他一问,很多人自己在心里换算出一个答案,但还是一脸期待地看着陈主簿,希望自己的答案能得到印证。

  陈主簿不负众望,徐徐道来,“一百两,你可以拿出五十两当百总,五十两捎回去给婆娘,还可以存着,存够五百两,就可以当千总,当然,若是家里急银子使,也可以全部稍回去。”

  “真的如此明白?”

  质疑的人不在少数,上阵杀敌是给上峰攒军功,真正落落实到个人的好处,基本上只剩下一些渣滓用以安抚人,这是军队里一条不成文的定律,上头没有人,很难熬出头,但这两条新军规无疑是反其道而行,在每一个人眼前架设一把梯子,能不能爬,爬多高都在于个人。

  “这是板上钉钉的军规,不是随口一说的空话。”陈主簿自己都纳罕大将军的神来一笔,但面上,他还是十分严肃地给新兵答疑解惑,“为了避免有些人投机取巧,教头们还很贴心地提醒新军们,切下的耳朵和头要做专门的记号,而且还要去张主簿那里备案。”

  这两条军规只适用于新军,而且止于本次与南岳、波汶之间的战争。

  也就是说,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两个新兵半夜上大号,无意间抓了一个探子。押回大营后,换了一两银子,由此拉开了新规的序幕。

  新军受到其他营部的广泛羡慕嫉妒,尤其是义军,他们觉得他们也是新来的,上阵杀敌也应该得到同样的嘉奖,凭什么这么便宜新军,为此还闹到大将军冻封啓祥跟前。

  闹到最后,封啓祥也没松口。

  明的不来就来暗的,一些义军找上新军的士兵,偷偷摸摸地商议着什么,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他们杀的敌人交给新军去领银子之类的交易。

  若是这样,那还不乱套。

  正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隔天,南疆城校场中间竖起了一个高大的架子,最上面的横梁篆刻着三个字:光荣榜。

  光荣榜下挂着一块木板,写着“鱼鹰营,一万八千军功”

  陈主簿又出来现身说法,定远军原属军与义军将分为八千人到一万五人不等的八个营部,义军代号“鱼鹰”,那一万八千军功表是之前毁船及杀敌八千的功绩。光荣榜终将用于战后论功行赏。

  光荣榜一出,定远军里一片哗然。

  这下义军美了,有事没事就去校场瞭一瞭,光荣榜上只有他们挂着,原属军可不在上头,也就是说,他们把传说中牛气哄哄的原属军比了下去。

  时常被义军投以意味深长的笑容,沉着冷静的原属军心里老憋屈了,不蒸馒头争口气,天天巴望着快点开战,他们好把那口气争回来。

  原属军要挽回面子,义军也想继续独占鳌头,新军也争银子争军功……

  如果说,之前有人参军是迫于生机或仰慕定远军威,真正面对血雨腥风难免生出退意,退意一生,想不战败都难,现在……南疆城里的战争情绪空前高涨,几个将军差点被烦死。

  “将军,大将军倒是做得住,是不是在谋划着要将波汶一网打尽?到时候我们天狼营是否能打前战?”

  “妈/拉个/巴子,老子闲得长草,能不能潜进敌营,杀一个来回在说?什么,服从命令?没有命令,服从个鸟!”

  “我决得波汶已经蠢蠢欲动,要不咱先下手为强,将军,你去与大将军说,我们飞虎营请缨!”

  不但士兵恨战,将领门也巴不得天天守着大将军的营帐,怕有战事,被别的营部抢了先。

  请战的将士一拨接着一拨,天天念,白天念,晚上也念。

  吴桂山好不容易摆脱几个将领的纠缠,进入大将军营帐,只见点起整个定远军战火的人正不动如山地站在地形图前,不知在思量着什么,旁边站着一脸崇拜相的封其荣。

  “大将军,外头都吵翻天了。”他还听到一伙新兵偷偷商议,先去杀敌,耳朵留着,日后报账,听听那都什么话,但他毫不怀疑,再不开战,定远军将迎来建军以来第一次大反动,但不是逃叛,而是不请自战。

  “嗯,我知道。”封啓祥对眼下的局势了然于胸,没有丝毫意外。相对于他的淡定,身经百战的吴桂山反而更像是新兵蛋子。

  “你都……”千万言语,在吴桂山嘴里汇成一句话,“你的脑瓜子到底怎么长的,那样的规定都能想法,简直神了!”

  得了夸奖,封啓祥转身,笑到,“我可不敢居功,都是岚儿的计谋,我借用罢了。”

  新军里有通州人士,其中不乏历山县的人,巧的是有几个还给乔家干过活,他们愕然发现,新规怎么跟乔家用人做活的算法如出一辙,像什么多劳多得,可以换一个乔家长工机会的铜币,还有光荣榜……

  乔家太精的威名在小范围传开来,但有人提出,当时大将军也在历山县,与那什么乔公子也走得近,定是他从大将军这里讨了注意,才有了那么些锦囊妙计。

  于是乎,乔岚的丰功伟绩泯然于定远军对大将军的盲目崇拜之下,铸就了封啓祥的一世英名。

  有勇有谋的他得了一个“军神”的称号,比起他爹,有过之而无不及。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425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