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势不可挡

第五百六十四章 势不可挡

  定远军的内火没有喷薄多久,南疆的战争就爆了。南岳与波汶联军势如水火地逼近南疆城。封啓祥钦点吴桂山率原属军三个营部,飞虎,雄鹰,天狼迎战,外加三万新兵……

  不能出战的义军愤愤不平,几个将领杵着城头喊话,若是实在打不过,就回来,让他们这支光荣榜上排名第一的义军顶上。

  光荣榜排名第一?!?!还真敢说!!!等着瞧,爷这就让你们这群杂碎输得心服口服!!!原属军本就憋着一股火,被义军的风凉话这么一撩,火气不断地往外冒,整支队伍仿佛着火了一般,杀气腾腾地冲向联军。

  新兵营业不甘示弱,锐不可当。

  杀啊,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誓言必让波汶军有来无回。

  没有阵前骂战,战争就这么爆了。

  出战的十万联军,南岳军人居多,其中只有四万波汶将士……说到底,萨拉迪还是轻敌了。

  战争中轻敌已是大忌,“眼中无敌”更是失败的祸根。

  直到先头部队溃败,他才开始正视定远军这一盘形散神不散的沙子。

  这一战,定远军死伤一万,杀敌六万……定远军三个营部也终于把鱼鹰营挤到光荣榜第四名。新兵营死伤较多,但也有不错的战绩。

  义军不愤,嚷嚷着要去追杀溃逃的敌军,没能露脸的原属军另外四个营部的将士不满地撇撇嘴,要去也是我们,有你们什么事,后面排队去。

  萨拉迪痛定思痛,开始认真谋划,自此,南疆战事正式拉开序幕。

  定远军的勇猛出乎联军的意料之中,不,不但勇猛,还特别凶残,以前明明喜欢捉活的,留战俘,现在通通杀了了事,杀就杀吧,还割耳朵剁头,但凡见过定远军咧嘴笑着虐尸的人,都会心生寒意,两股战战而无法自拔。

  在定远军眼里,敌人不是敌人,那是移动的军功或白花花的银子,只等着他们采撷。

  后来,波汶也抓了几个定远军,用上酷刑,才逼问出知定远军给他们标了价码。吃了几次亏的萨拉迪看着翻译成波汶语的情报,自己的名字后明晃晃标着十万两银子,气得大雷霆,“他奶/奶的,谁定的价,本王居然才值十万两,起码也得一百万!!!”

  几个军师默默地退到一旁,暗搓搓地想,统帅,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的二十万兵马已经折损六万,再不想办法力缆狂澜,军心就散了。

  南疆捷报频传,乔岚这边也没闲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到护国寺,禹亲王。

  南疆的战事令今年下南洋的行程受阻,但目前来说只是延缓,而不是取消,等战局明朗起来,海船就能出,在那之前,所有货物都要准备妥当。

  有一国之亲王,当今皇上的亲叔叔坐镇,备货不要太简单了,但……事无绝对,前年与去年卖疯了的番椒酱与辣鱼干要不到货。

  契纸上白纸黑字写着只卖给桃源酒家,这里有一个文字陷阱“只卖给桃园酒家”,即只要不卖给别家就算不得毁约,乔家大管家说了,主子云游前将乔家的事情交给大姑娘处理,大姑娘说番椒酱与辣鱼干都留着,准备送南疆去给姑爷犒赏三军。

  没卖给别家,是白送哦,所以也没违约。

  钟掌柜南下几回都没谈成,若是旁的人,还能以权压人,但乔家大姑娘可不就是岚公主,背后站着皇上,站着定远侯,还有郑神医,就连是自家主子禹亲王也不好得罪。

  禹亲王得知这件事后,就有了护国寺这一程。

  乔岚料到禹亲王会来找自己,但没想到这般迟,若是再迟点,她已然离开京城,这事就没得谈了。

  对于禹亲王,她由衷地感到钦佩,敢于开辟海上商路的人,眼界与格局都非同一般的宽广,如生在现代,一定也是姥爷那一类的人。

  禹亲王四十多岁,是先皇的胞弟,身上有着属于上位者的气场,见到乔岚,竟没有收敛,仿佛要给她一个下马威。他只对挣银子有兴趣,但这小女子的事,他知道一些,说实话,还挺对他的眼,若不是被封小子定下,他倒是想有这么一个儿媳妇,她的谋略能帮他更上一层楼。

  “臣妇见过禹亲王,殿下吉祥!”乔岚毕恭毕敬地行礼,尊人家一声“禹亲王”,她这个公主又不是根正苗红,就没把自己当皇亲国戚。

  若是乔岚上赶着认亲,禹亲王可能还不开心,但人家不认,他同样不舒坦,“你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既已受封为我岂国公主,便要有这个自觉,没得做出那失礼的事情。”

  乔岚一愣,难道我不够恭谨?“禹亲王殿下……”

  “怎么,你嫌弃公主这个身份?”

  “……”乔岚将他的话拆了又拆,解了又解,才明白,人家说的是她受封公主,却不把自己当皇家人,换简而言之就是怪她没有称呼他为皇叔,这人,当真古怪。

  “皇叔!”

  “嗯……”禹亲王这是受了乔岚的称谓,即认了她这个便宜侄女,但很快,乔岚就知道便宜侄女不好当啊。

  护国寺的屋子都相当简朴,只有一张矮桌与蒲团。

  盘腿坐下后,禹亲王单刀直入,一点弯儿不拐,“叔想要乔家的蕃椒酱与辣鱼干,侄女应是不应?”

  应?当然不应!乔岚知道禹亲王追求的是利益最大化,她毫不怀疑,自己但凡应一声,钟掌柜立马南下拉货,而且不给一个铜板,因为禹亲王说的是要,而不是买。

  “皇叔,明人不说暗话,白给不可能,我想与您做一笔交易。”

  “我们以为我们的交易已经持续两年,若不是你截留,今年便是三年。”

  “呵呵!”乔岚只能干笑,我可以说不是故意的吗?“我的意思是换一种交易方式。”

  “说来听听!,本王倒要看看你的脑瓜子里还有什么新鲜花样。”换个别的人,禹亲王早就拂袖而去,但他还真挺好奇她的新鲜点子。

  “今年交易照旧,但我不要银子,只要粮食。”岂国正逢灾年,市面上根本筹不到多少粮食,但这事交给禹亲王就相对简单得多,“银子……全部折算成粮食。”

  “粮食?”禹亲王严肃的脸上出现了疑惑,“你要这么多粮食作什么?前段时间已经从几家粮商那里买了几十万斤,还不够?”

  “多多益善!”

  “理由?别说是为了给南疆的定远军屯的,岂国还有户部在,轮不到你操心军粮的事。”

  “……”那的确是乔岚想好的说辞之一,但被禹亲王点出来,她便不好再说,不然就是对岂国六部体制的不信任,是对皇权的藐视。“手有余粮,心不慌。”她还是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4414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