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六章 独独少了他

第五百六十六章 独独少了他

  乔岚从通州出就让丑通知南疆的封啓祥事情的进展,没想到半天后便收到回转的鸽子,丑帮她解读里面不成文的符号——我等你。

  得知封啓祥要离开南疆战场,到历山县等自己,乔岚心里徒然一惊,身为主帅,贸然离开,这是大忌,不说会不会被敌人趁虚而入,就是平稳度过,也是上赶着给朝廷那帮人送把柄啊。

  她踌躇着,犹豫着,迟疑着,最终想见他的心过了对现实的忧虑。

  乔岚重新看一遍战报,确定封啓祥离开一两天,不会影响战局,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她提笔,告知封啓祥,预计抵达历山县五里镇的时间,以免他浪费时间做无谓的等待,此外,又让丑安排死士回杨家桃庄,通知那边的人做好准备。

  三天后,船抵达五里镇。

  五里镇的码头上,密密麻麻全是人,有祝岐山和衙役,有杨一这一家子,有做法事的和尚,有定远军旧部……还有看热闹的人群……这么多人,唯独没有封啓祥。乔岚以为他要避讳才没出现,谁知竟是还没有回到。

  祝岐山率众向岚公主行礼,其他人先是一脸懵相,然后才恍然大悟,见到公主是要行礼的,于是纷纷跪下。

  “都免礼吧。”

  “谢公主!”祝岐山起身,这时候他才有机会打量两眼雍容华贵的岚公主,相比其他人,他心里少了些畏,多了些敬。他是最了解岚公主底细的人之一,几个月前,她还是男儿身,用乔公子的身份闯下诺大一份家业。原本他就很看好她,岂料她一鸣惊人之后还一飞冲天,不但成为公主,还嫁给封公子,成为侯夫人,这际遇……当真令人羡慕。

  外曾祖父葬在大青山北山,外祖母的棺木自然要先安置在桃庄比较方便。定远军抬着棺木,一步一个脚印,走向大青山谷地,两旁是诵经的和尚,而走在最前面的是乔岚,她作为外孙媳妇,可以替代封啓祥做这个引幡人。

  离开半年,大青山似是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如此巍峨,深不可测。

  一路上,看热闹的人不少,没有人大声喧哗,都是受乔家恩惠才侥幸活下来的人,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会这时候做些有的没的的给人家添堵。

  经过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西岸以及迎出来的乔家众人,乔岚也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往桃庄走去。

  棺木被妥善地安置在桃庄主院的堂屋,直到重新下葬,烛火与香火必须不能断。乔岚将让郑神医、玉溪等回西岸,自己一个人守着棺木,等封啓祥……

  太阳落入西山,天色逐渐暗淡,夜色笼罩下来,遮住的天地间所有的颜色,只余下黑色,这一夜,乔岚的脑子异常清醒,生怕封啓祥回来了,自己不能第一时间知道,然而,直到东方吐白,封啓祥也没有回来。

  尽管她知道封啓祥有消息来的话,丑一定会告诉她,但还是忍不住忍不住问他,“丑,可有收到什么消息?”

  “并无!”

  “……”乔岚的心徒然一沉,她觉得不安,非常不安,好似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生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压下心底越来越强烈的慌乱,乔岚去了封啓祥的书房,又让人去西岸找俞大拿。

  俞大拿就在桃庄侯着,听到召唤,立马进去。主子一走就是半年,所有的命令都是通过信函,他心里五味掺夹,终于把主子盼回来,然而主子已经不是普通的主子,她还需要我这个管家吗?

  “主子!”

  “俞大拿,这半年来你做得非常好,辛苦你了。”乔岚示意俞大拿坐下,后者挑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浅浅地坐着,“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当不得主子夸赞。”

  “其他事情,你都在信函里说了,不必再禀告,就说说桃园酒家那批货。”

  “是!约莫是五日前,钟掌柜亲自押送第一批粮食过来,加上后面6续抵达的粮食,总计一百五十万斤,此外,还有一万斤各类果干,八千斤果脯,八千斤高粱酒,六千斤……”也不知禹亲王是怎么吩咐的,钟掌柜送来的货物真是五花八门,什么都有,开杂货铺绰绰有余,“……五百斤核桃,五百斤葵花籽。”

  东西不但杂,而且比乔岚预计的要多得多。禹亲王这是投桃报李,乔岚的金点子深得他意,他不介意给点恩惠。

  接过清单,乔岚上下扫了一遍,“东西现在何处?”

  “已经按照主子您的吩咐,全部安放在北山的石窟里。钟掌柜也已经将所有的蕃椒酱与辣鱼干带走,包括封公……呃,姑爷庄子上产出的。”

  “嗯,我知道了。”

  与俞大拿谈过之后,乔岚让他去打听祝大人身在何处,事实证明,公主这个身份还挺好用,祝岐山也在桃庄里,随时等候差遣。

  乔岚要将历山县所有的产业转给陈月牙,西岸,金钱美地,北庄……都有红契,过了官路,转让也必须过明路。

  说实话,乔岚还挺想有个人问她此举何意?亏她说辞都想好了,就是没人问。

  她是公主她最大,谁敢饶舌?

  祝岐山没有一点儿迟疑,问乔岚房契地契何在,他立马让季主簿办理。待乔岚借着袖子的掩饰从空间拿出契纸,他就把同样在外头的季主簿叫进来,当着她的面,在每一张契纸上背书……

  前后不到一炷香时间,乔家便不再属于乔岚,而属于远在西疆而不知情的陈月牙。

  乔岚走出桃庄的主院,才看到外面守着好些人,他们都在,以免公主有事吩咐而找不到人。

  守了一夜,加上心里的彷徨,她的脸色有点不好。佟管家上前,关切地问,“夫人,您还是先休息一下。有事,迟点处理。”

  “嗯,我回西岸!”

  这一天,乔家仿佛过大年一样,每个人脸上都要洋溢着笑容,比过大年还灿烂,因为大姑娘红利了,每个下人十两银子,长工五两,短工一两,比主子还大方呢。

  乔家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看一圈下来,她都挑不出毛病来,但俞大拿说,很多事都是霍三帮他打理。霍三是当初与叶飞莫一起卖身到乔家的十一人之一,因为识字,便指派给俞大拿当随从,两年来,在俞大拿的言传身教之下,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乔岚调侃道,“你就不怕他抢了你大总管的位置?”

  “不怕!”

  “你很自信嘛!”

  “……”

  俞大拿哪里是自信,他是求之不得。每次主子出远门,他都是被留下的那个,所以他专门教霍三,让他顶替自己看家,这样他也能跟主子出门啦。

  乔岚不知道俞大拿心里所想,转眼看到叶飞天抱着这个小奶娃过来,身后跟着小媳妇一样的宝石,画面异常和谐。

  老婆孩子热炕头,多美好的人生,你大概不会想跟着我走了吧,乔岚想。只是她又想错了,叶飞天不过是想趁着离开之前,多抱抱孩子。

  郑神医因为医苑里的药草全部霉变而脾气。

  玉溪在明月台上老神在在地打坐冥想。

  肖狼肖犬在西岸挑衅野猪。

  林嬷嬷在整理东西。

  那么生动,那么鲜活,一如半年多前……独独少一个他,天空便失了颜色,变得灰败,黯然……

  天旋地转之下,耳边各种焦心的叫唤迅远去,乔岚晕倒在主院的门前,还是丑及时出现接住她,才免于磕碰。

  “祥哥……”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453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