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战死沙场

第五百六十七章 战死沙场

  乔岚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预料到封啓祥那边出事不会令她倒下,但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即将离别的沉痛早已她不堪负重。

  晕倒后,眼前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座城,一座在战火中巍峨耸立的城,前方一马平川的广阔戈壁滩上,战鼓四起,狼烟滚滚,杀声震天……鲜血浸透的沙场,汇成一个个猩红的滩涂……

  黑色戎装的定远军与土黄色的波汶军碰撞在一起。

  波汶军勇猛强悍,定远军也不妨多让,两军势均力敌,展开最为残酷的厮杀。封啓祥冲着阵前,浴血奋战,斩月刀所到之处,死伤无数。离他不远处,封一他们也在奋勇杀敌,部分死士也现身,加入战局……

  两军杀成一片,互有死伤。

  打破战局胶着状态的是波汶军后方突然出现大批孔武有力的士兵,强壮的身躯还不是他们最大的优势,而在于他们手里拿着的圆盘。

  圆刃……乔岚大惊。她曾在一本名为《迷之冷武》的书看过圆刃的介绍,是一种十分诡异冷武器。圆盘的边沿被磨砺得十分锋利,守可以当盾牌,攻可以当凶器,更凶残的是,圆盘不但是近身武器,更是远程攻击的利器……

  上千个圆盘被熟练地抛掷出去,在空中划出一条条冰冷的银色轨迹,一来一回,硬生生劈出两条血路,路上,非死即伤,哀嚎阵阵。

  圆刃就像生命收割机一样,瞬息间就收走了数千定远军的性命。

  封啓祥带着斩月刀,催动惊风,杀向拿着圆刃的波汶军,斩月刀所向披靡,势不可挡地将圆刃士兵斩杀马下,然而,圆刃士兵分散在战局中,他再能杀,也不能左右局势向波汶倾斜。

  置身于战局外,仿佛旁观者一样的乔岚只能看着封啓祥一马当先,杀入敌军之中,她心急如焚,却无能为力,她什么都做不了。

  幸好封一几个也迅速赶上,就在这时,异像又起,波汶军中有数十人突然拿出堪称诡异的器具,前段类似于鸟笼,后面用铁链牵连着……

  血滴子!!!两丈有余的铁链将笼子甩出,罩住人的头部,机关合闭,再收回,只余无头尸身……这是专门用来取首级的大杀器……在战场上,血滴子的杀伤力实在是微乎其微,但当它用来对付将领,就另当别论了,一将抵千兵,值万马。

  传说中的武器为何会轮番上场,而且都掌握在敌军的手里。

  乔岚大骇,挣扎着想要冲过去,用领域也好,用空间刃也罢,只要能为封啓祥接触那如影随形的危机,哪怕是众目睽睽一下暴露也在所不惜,然而,她动不了,梦回至此,她只是旁观者,却动摇不了这里一分一毫,枉论帮封啓祥一把。

  封啓祥与他的护卫也不是吃素的,不多会儿,痴缠过来的几个那些血滴子地杀手被悉数斩杀,只是,不是每一个被盯上的人都能逃脱尸首分离的厄运。

  战争的残酷便在于此,有死也有伤,都是血肉之躯,不会因为你军衔高而网开一面。

  一个拿着血滴子的波汶军潜伏在死人堆里,待定远军二把手吴桂山厮杀过来的时候,突然暴起将血滴子甩过去,吴桂山的副将眼疾手快,挺身而出,以肉身抵挡,被撞飞出去,而血滴子依旧袭向吴桂山。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人闪身而出,推开吴桂山,自己却被血滴子罩入其中……

  “白叔!!!”

  封啓祥瞠目欲裂,身体突然爆发出无限的潜能,一瞬间来到白崇沙跟前,手里的斩月刀准确无误地将牵引着血滴子的波汶军洞穿,钉在地上。

  白崇沙定个空着一动不动地站着,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白叔……”封啓祥隐忍不发,声音不自觉带上几分颤音,眼里也布满血丝,绝望中也带着一分希冀,没事的,白叔没事的……他伸手想要帮白崇沙摘掉罩在头上的笼子,手遂一碰到,猩红的鲜血喷薄而出,喷了他一身一脸。

  血滴子滚落在地,眼前的躯体也轰然倒下,封啓祥勘勘将其接住,两滴滚烫的泪水滚落下来,与血水混在一起,斑驳了他的脸,“白叔,白叔……”

  封啓祥从未像这一刻这么痛恨自己,若是再强大一点,若是再快一点,却也只差这一点点,让他只能看着白叔被敌军残害,尸首分离。

  “啊啊啊啊啊啊……”封啓祥疯魔了,放下白崇沙的躯干,抽出斩月刀将那个士兵剁成肉泥,然后猩红的眼眸里寒光仿佛形成了实质一般,投向那些挥舞着血滴子的波汶军。

  “该死,你们都该死!”他身影忽闪,几个瞬息来到一个正在肆虐的波汶军跟前,斩月刀寒光一闪,将其腰斩,本来要甩出去的血滴也跌落下来,不能再逞威,他又朝另一个目标掠去。

  “封一,护住大将军!”吴桂山也受伤不清,但还是竭力大喊,让封一追过去。

  封一几个与封家死士也想跟上,但封啓祥的速度快得令人匪夷所思,他们甚至不能完全捕捉他的踪迹,更别说跟上。

  波汶军后方,萨拉迪坐在特制的高达三丈,堪称移动堡垒的战车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整个战局,战车四周矗立着四条高大的柱子,柱子最上方是拿着旗帜的士兵,他的军令通过旗帜的搭配发布到战场上。

  血滴子极难使用,其士兵也弥足珍贵。封啓祥暴起连屠七八个使用血滴子的士兵,眼看着他不屠尽不休,萨拉迪下达新的命令,让血滴子士兵撤退。

  封啓祥眼里只有那几十个拿着血滴子的士兵,见他们意欲撤退,部分血滴子里还有他部下的头颅,他怒意滔天,挥着斩月刀追上去…

  萨拉迪治军方式偏向于文治,他有谋略,善于排兵布阵,军队在他眼里,将领才是根本……

  所以他专门训练了一群人用血滴子针对敌军将领。

  所以他从来都是坐在后方运筹帷幄,调兵遣将。

  所以他觉得封啓祥身为最高统帅亲自上阵厮杀的做法简直愚蠢至极。

  当封啓祥不顾自身安危,追杀血滴子士兵到己方阵营中,萨拉迪调转战车上的强弩,瞄准,手毫不犹豫地抠动机关,寒铁打造的弩箭闪着摄人的寒光,势如破竹一般袭向那个杀红了眼的人。

  统帅是军队的灵魂,没了灵魂,军队自然而然就会土崩瓦解。

  不!!!乔岚厉吼着,但除了眼睁睁看着那枚箭直直射向封啓祥,直击他的后背心,她什么都做不了,连呼喊都是无声的,忽而,她周身刺痛,鼻尖闻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清香,眼前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乔岚睁开,入目的是担忧的师父。

  “徒儿,你梦魇了。”

  “……”乔岚伸手捂住依旧狂跳不已的心,只是梦……吗?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4793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