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六十八章 都要活着

第五百六十八章 都要活着

  乔岚情绪上的波动过许久都没有平复下来,虽然没有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她知道自己梦中所见到的场景绝不仅仅是一个梦而已,那是一个警示,亦或是已经生的事实。

  乖乖地服用郑神医亲自熬住的药剂之后,她尽量让自己的面色看起来和缓一些,平常一些,然后将丑叫进来,让他去打听南疆的战况,一有消息就报她这里来。

  乔岚凝神略思下一步怎么走,虽然心里有两个声音在拉锯,一个告诉她,姥爷与爸爸正处于水声火热之中,她必须按照原计划去凤阳然后借道白华山回现代,帮他们一把,另一个则说封啓祥身陷囹圄,稍一不慎就会战死沙场,急需她的援手。

  郑神医又去配药了,玉溪趁着没人,噔噔噔地跑进来,爬上乔岚的床,非常端正地跪坐在她的铺盖上,看样子是要说非常严肃认真的事情。

  他还没开口,乔岚就知道他打算说什么,随即打开绝对领域,以免被耳聪目明的死士听到。

  “你要去南疆。”玉溪不是在问话,而是陈述,乔岚没有回答,虽然一直举棋不定,但她知道,在这样的局面,自己走不了。

  “在别的事上,你快狠准,一牵扯到他,整个人就犹犹豫豫,扭扭捏捏。”乔岚都晕了,玉溪也不忍再说什么重话,于是点到为止,“要去就去,把后顾之忧都解决了,咱也好拍拍屁股走人。”

  “玉溪,谢谢!”乔岚的确需要这么一个人支持自己的决定,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孤单一个人。

  “哼!谢什么谢,有什么好谢的。”玉溪小娃儿冷哼一声,撇开头不来乔岚,他绝对不是心软,不过是怕某人回去后惶惶不可终日,影响他吃喝玩乐的心情而已。

  乔岚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来,“南疆到底是在打仗,这次我就不带着你去了,你先去凤阳,那边早已打点过,再给你派几十个侍卫。如果岂国仍然占优,我会很快去与你汇合。如果不好,我可能要多留一阵……”这一阵是多久,她也说不准。

  她这么安排完全是为了玉溪好,他人小小,去了也帮不上忙,还不如去凤阳。玉溪却完全不领情,他吃惊地看着她,好像她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你嫌弃我?!你居然嫌弃我!!!”

  “没有的事,我……”

  “我不管,我们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蚱蜢,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大不了一直待在空间里不出来,而且……”玉溪突然很诡异地笑了笑,“你确定不带着我?我可是金!莲!子!”

  玉溪一字一顿地喊出自己的法号,那神色,就跟孙悟空对着天兵天将说自己是齐天大圣一样狂拽酷,不同的是一个有实力,一个没实力。

  “你不是说,我都忘……”乔岚话还没说完,她就活见鬼了,小奶娃玉溪居然以肉眼可见的度在长大,等她恍过神来,眼前多了一个自己,不同的是,多出来的这个是男装的她。

  已经经历过一次,乔岚不用多想就知道怎么回事,玉溪又有了法力,可以变身。她忍不住上前,小心地抚摸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什么时候恢复的,可以变多久?”

  “最近小爷可是一直在兢兢业业,刻苦修炼,哪像某人,不务正业,总是记挂着那些有的没的。”玉溪恶嫌地躲开乔岚的碰触,“别碰我!”

  “……”看到“自己的脸”做出那种表情,乔岚心里一梗,“你能不能换个样子,别用我的脸。”

  “也就你这张脸我还算满意,别的都长得太磕碜,小爷嫌弃。”玉溪如是说,他可是颜控,挑剔着呢。

  乔岚又与玉溪拉扯了一会儿,知道他可以变其他人,单看他愿不愿意,持续时间大概是一个时辰,变一次得休息小半天,也就是说一天最多变身两次……这样的技能,关键时候比易容术还靠谱,如此,还真不能不带他去南疆,能帮上大忙也说不定。

  乔岚以为玉溪的本体是小奶娃,变身也只能变其他人,她没想过玉溪其实还有一副自己的模样,所以她容忍了玉溪用自己脸做各种不合时宜的表情,比如傲娇,比如恶嫌,比如鬼脸……

  丑将三个部下派出去打探消息,两个回转之后表示这两天南疆没有传出任何消息,还有一个没有回来,他直接奔南疆打探。

  这天夜里,丑栖身在乔家西岸主院那个高大的松树上,然后,他看到夫人从屋子里推门出来,披着厚重的披风杵在二楼走廊上,看着天上的明月怅然若失。

  他知道夫人在担忧主子,并没有上前劝她早点休息。

  丑看到的夫人自然不是乔岚,而是玉溪,真正的乔岚已经借着绝对领域与精神力遁走,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出西岸,直往北山去,只有一个时辰,她几乎一路瞬移,极前进,去往北山的石窟,将窖藏在此的粮食、肉干、果脯、酒等东西悉数收进空间。

  原本金钱美地与北庄收获的粮食也有一百多万斤,但封啓祥为了给她争取那些缥缈的好处,愣是帮她交了公,等她知道,迟了,粮食已经运到通州粮草存放,通州知府亲自带着通州守军来运粮,据说还有皇上口谕,俞大拿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俞大拿懂得主子对粮食的执着,在捎信告诉她事情经过的同时,也在尽力从别的地方收购粮食,可惜,水患刚过,他想尽各种办法,也只收到二十万斤粮食,而且还花了大价钱。

  败家子!!!乔岚在心里愤恨地说了一句,这个“败家子”指的不是俞大拿,而是封啓祥。想到处境未明的他,她心里又隐隐作痛。

  既然了尘大师说,如果我离开,他会孤独终生,那他就不会死,嗯,一定是这样。孤独终生固然凄苦,她也要他活着,她与他都要活着,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空间。

  乔岚的梦不是梦。封啓祥计划离开南疆的当天凌晨,波汶军有了异动,十二万波汶精英逐渐在两国交界处排兵布阵,然后叫阵,公开约战……

  十二万波汶军,几乎是波汶余下的所有兵力,封啓祥应战,亲自带兵迎击。那是两军交战以来,动的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

  波汶圆刃与血滴子大杀四方,定远军终尝败绩。

  这一战,折损兵力达八万,包括四十五个高级将领,其中二十八个死于血滴子。

  追随前骠骑大将军征战沙场二十载,为了给大将军报仇又汲汲营营苟活八年,最终作为义军领回归战场的白崇沙战死。

  大将军封啓祥为了抢回将领头颅,受袭,陷入敌阵,幸得死士拼死相救才脱身,但终因受伤过重,陷入昏迷之中,至今不醒。

  高级将领的缺失对于刚刚打败仗的定远军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尤其是在大将军也生死未明的情况下,更是雪上加霜。

  定远军二把手,曾执掌定远军十年之久的吴桂山也受重伤,用上乔岚备下的灵药才稳定下来。

  关键时候,封其荣站了出来,也许是因为他不亚于封啓祥的风姿,也许是因为他身上同样流着封家的血脉,也许是因为他手里拿着的斩月刀,动摇的军心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下来。只有封其荣知道,他这一站,站得有多艰难,斩月刀他只能拿着,根本挥不动,别提上阵杀敌。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4946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