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离开南疆

第五百七十五章 离开南疆

  南疆的局势再次形成胶着的局面,一时半会儿还分不出胜负。

  不再被波汶压着打,岂国也就有了开口说话的权利。封啓祥派使者过去谈判,用一千多个战俘交换之前被血滴子带走的十四个将领的人头。

  使者回来之后,封啓祥与定远军将领去了议事大厅,乔岚也想知道谈判的结果,所以一直在将军府焦急地等着,可是她这一等就是一晚,直到她昏昏欲睡,封啓祥都没回来。

  翌日清晨,乔岚被封啓祥柔情蜜意的吻中醒来,她没有回应,也不敢回应,唯恐他又折腾她。

  “和波汶谈得怎么样?他们答应交换?”她问完这话,便看到封啓祥脸上的表情似乎淡一些,看起来,他十分不情愿提起这件事,“谈判破裂!波汶不想谈便算,我自会打得他们主动求饶为止。这些不该是你操心的事,你可别瞎参和。这会儿我有点困,陪我躺躺。”

  封啓祥顺势躺在乔岚身边,将她搂在怀里。

  他的话题转得太快,而且一点儿也不高明,乔岚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事情似乎不简单,若波纹只是单纯拒绝,他不会是这个反应,即波纹同意交换,却提了另外的要求,这个要求很过分,还有可能与自己有关。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静谧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良久,乔岚知道封啓祥没有睡着,封啓祥也知道她在等自己说清楚。

  “他们说可以把将领们的头颅还回来,只是……要我们交出杀了曼定都的影子杀手……”

  乔岚不知道曼定都是谁,更不知道影子杀手是哪个,只当是一个十分了不得的人,能让封啓祥暂且放下为十五个将领找全尸的心意。

  “波汶残忍暴虐,堪比豺狼虎豹。他们不顾被俘获将士的命,反而要一个杀手,想来他们为那个什么曼定都讨说法还是次要,主要是心里有所顾忌,想要借此机会除了让他们忌惮的人。”乔岚分析得头头是道,偏偏她想得还分毫不差。波汶可不就是顾忌到能杀人于无形的影子杀手,想除之而后快。

  “将领们一定能入土为安,只要咱攻破南部,把波汶军打趴打服,让他们跪着求饶。要不,咱也捉他们十来二十个波汶将领……”想到这里,乔岚有点小兴奋,觉得这主意太妙了,“要是能捉住波汶的大统帅萨拉迪,咱就让波汶军去跳海。”

  定远军其他将领的意思与乔岚的差不多,断没有活人为死人让路的道理,就算是一个普通士兵,也不能主动送到敌军手中,何况还是有战功的空虚大师,更何况,空虚大师还是大将军夫人。孰轻孰重,他们还分得清。

  怀里的人儿眼睛亮晶晶的,看来已经在脑海里想到她所说的场景。封啓祥低下头,亲了一下那张说个不停的嘴,又亲了亲她光溜溜的脑袋,”南疆太危险,我派人送你回历山县,或是去凤阳,你不是一直想去封地看看?”

  “……”乔岚的声音戛然而止。

  封啓祥只当她是舍不得自己,自己何尝不是,但再不舍他也得把人送走,南疆真不是她应该待的地方。而且,他有种预感,必须尽快把她送走,不然他一定会后悔,说不上为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愈加的强烈。

  南疆城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统一对影子杀手的事保持缄默,但正是这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态度,乔岚这么精明的一个人,稍一细想,便知道原来波汶要的影子杀手正是自己。

  乔岚不是圣母,没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相反她还有点自私,只在意自己与自己人,旁的人与她何干,枉论还是已经死去的人。

  是时候离开了,姥爷和爸爸在等我……

  封啓祥安排寅第二天凌晨护送乔岚离开南疆,乔岚不置可否,当天晚上,她故伎重演,想魅惑他再缠绵一回,只是封啓祥心里放着事,只是单纯搂着她睡觉,嘴里还喃喃着,让她乖乖地等他回家。

  他计划着,这两天就主动出击,攻打南部,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天晚上,波汶再次难。

  情急之下,封啓祥先做的却还是让寅尽快到乔岚离开。

  南疆城外,十几堆巨大的篝火熊熊燃烧着,这一片戈壁滩被照耀得一片通明,恍如白昼。

  波汶军没有展开任何攻势,只是燃起篝火,为数不多的人还在篝火旁树柱子,如此怪异的行为,着实令人摸不着头脑。

  封啓祥登上南京城的城墙,定睛注视了一会儿,他骇然现,每一根几长高的柱子上悬着的赫然是人头……十五根柱子,十五颗人头……

  “他们怎么敢……怎么敢……”滔天的恨意游走于封啓祥的四肢百骸,反噬他的意志,一口腥甜涌上喉咙,拼命压下才没有喷出来。

  “将军,您的手!”封一上前掰开封啓祥抠在墙头的手,因为抠得太死,指甲盖已经翻开,鲜血直流,惨不忍睹。

  封啓祥甩甩手上的鲜血,这点痛远不及心里的痛一分。他拨开封一,“封家死士听令,随我……”他要点兵出战,把将领们的头抢回来。此时他已经失去平常的冷静,但是那几乎都是他爹的兄弟,是他的叔伯,死在战场上,死无全尸,还要被敌人侮辱,这口气,他咽不下。

  封一大惊失色,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将军出这个城,但是他阻止得了吗?他的确无法横加阻拦,但有的人可以。

  吴桂山冲过来,不由分说就给了封啓祥一个耳光子,“你已经疯过一回,还要疯到什么时候!敌军有备而来,你这么冲出去,死了就死了,但你让定远军怎么办,再为你冲锋陷阵一回。脑子让狗啃了,啊!这么冲动,怎么带兵,怎么打仗,学过的兵策呢,学过的战术呢。”

  吴桂山从未对封啓祥说过一句重话,这回也是气狠了,他如何不想抢回袍泽的头颅,好让他们完完整整地入土为安,但很明显,波汶布局要诱捕他们的人,影子杀手也好,其他将领也罢,如果是大将军,相信他们会弹冠相庆。

  被抽了一巴掌,还有劈头盖脸一顿骂,封啓祥的一腔怒火沉淀下来,闭上眼睛,再张开,又是原来冷静如斯的他。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635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