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五百七十九章

第五百七十九章

  封啓祥对于乔岚再继续留在南疆而引的恐慌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源自于他的梦境。

  他曾经梦到过乔岚坠崖,两人自此生离死别,那时他对乔岚心意未名,却已经因为那个梦吓得心悸不已。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梦到类似的场景,于是慢慢淡忘,然而,最近同样的场景再次入梦,且三番五次。

  同样的梦,做一次是梦,做两次就是警示,倘若三次五次地重复着,是否预示着什么,他不敢想象。

  梦中的场景,他不曾与任何人说,只兀自安排着,警惕着,杜绝任何噩梦成真的苗头,比如把岚儿留在京城,比如派遣死士守着岚儿……绕是他再怎么小心,再怎么杜绝,事情还是一步步脱离他的掌控,从岚儿离开京城,但到历山县,再到南疆,他心里的不安愈显,想将岚儿送离南疆,可转眼她又回来了。

  不可否认岚儿屡立奇功,若是没有她,南疆的局势将不堪设想,正因为如此,才更令他彷徨,冥冥之中好似有一只手在操控着一切。

  随着南疆局势的激化,他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扩大扩大……也许我一开始就不该让岚儿扶棺南下,倘若她一直在京城,一直在京城……

  封啓祥本打算将这件事闷在心里,但现在他决定告诉岚儿,因为他怕了,怕事情脱离掌控,怕噩梦成真,怕与岚儿生离死别。

  得知封啓祥做了噩梦并因这个梦才对她严加看管,乔岚还觉得好笑,本想笑话他几句,但冷不丁听到“跳崖”二字,她徒然一惊,一时间也忘了调侃封啓祥。

  了尘大师所说的时空之门就在白华山巅的东侧悬崖,她也曾几次梦到自己跳下悬崖,然后通过时空之门返回现代。

  我之所以会梦到是基于已知的现实,那么夫君缘会梦到?

  封啓祥一直抱着乔岚,察觉她身子突然僵了一下,心里觉得异样,自怀里拉开她,想问她是不是也做过类似的梦,还是别的什么。

  尽管心里的惊涛骇浪没有立即平复下来,但对上那双锐利的眼眸时,乔岚已经敛住心神,没有在面上表现一分,她尽量将轻松的笑意堆砌到脸上,“瞧你,一个梦而已,也值得你神神叨叨,这都扯上老天爷了,让你的部下知道,还不笑话死你。”

  “但梦到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真实,一次比一次心惊,如何还是一个普通的梦境?”即便是醒来,他还是能体会梦中那撕心裂肺的痛,真实得令他胆寒。

  “照你这么说,我是得了失心疯不成,竟然还是主动跳崖?”乔岚自然不能对号入座,尽管她还真的主动跳一回崖,“是否你梦中还做了什么事,令我如此灰心,如此绝望?”为了不泄露天机,她只能先声夺人,封啓祥果然被唬住,生怕她有误会,连忙澄清,“没有,为夫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夫人的事,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夫人切莫再说这样的话,为夫不爱听。”

  封啓祥表示自己很受伤,需要安慰,明明一身威风凛凛的戎装,却做委屈状,哪里还有一丝大将军的形象在。

  “咳咳!”太萌了,比肖狼肖犬卖萌杀伤力还大,乔岚忍不住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以示安慰,“我以后不说就是了,我是信你的。”

  乔岚难得主动一回,封啓祥登时气血上扬,抱着她狠狠地亲上去,来了一个缠绵热吻。

  至于那个困扰封啓祥的匪夷所思的梦,在乔岚有意识的引导下,成了一种警示。她还信誓旦旦,一定好好待在将军府,绝不乱跑,而且加倍警惕周围的人与事,一旦有事,就躲到秘境里。

  托着乔岚的手腕,看着上面的金色佛珠,再联想到它所能代替的巨大作用,封啓祥莫名觉得不舒服,若这不是岚儿最后的保命手段,他一定会让她交给他暂时保管。

  “这东西还需精气神养着,你既无道行,亦无法力,长久佩戴,怕是于你无益。待一切危机过去,我与你去一趟护国寺找向圆大师,虽然不能告诉他全部事实,但总能掐算出祸福。再则,就算被他算出其中的乾坤,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也知道应该怎么做。”他不是在询问,而是讲日后的安排。

  怀着五分感动五分内疚,乔岚伸手抱住封啓祥逐渐宽厚的身躯,“嗯……”

  原有的粮食加上乔岚给出的粮食,足够定远军一个月嚼用,省着点,再撑多半个月也没问题,而这多出来的一个多月时间,足够后方筹措足够的粮草送过来。

  昌州守军与昌州守军三万人也补充到南疆防线上。

  这仗可以慢慢打,然而,可以慢慢打和要不要慢慢打是两码事。

  波汶仿佛吸血水蛭一样耗干南部本就匮乏的资源,根本经不起长时间战耗,此外,波汶屡屡失利,也需要一场胜利扭转颓势,再说岂国,也不欲拖沓下去。

  在波汶军十万大军纠集南疆城外,起一次又一次猛烈攻城战的时候,在封啓祥坐镇南疆城带兵抵御波汶攻城的时候,而吴桂山带着三万人从南疆城后门出,横南山往东去,而封其荣也带着四万出城往西去……他们将伺机插入波汶的后方,形成包围之势将其一网打尽。

  抽掉了一半兵马离城,南疆城的防御十分吃力,若不是封啓祥指挥得当,屡次力缆狂澜,南城城已经被波汶攻破。

  前方战事吃紧,男女老少,弱兵残将,但凡能动弹,都为了包围城池拼尽全力。

  乔岚一直规规矩矩地守在将军府里,听着外面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不用身临其境也能知道战争有多激烈。

  她也想尽绵薄之力,又不能出不将军府,还是郑神医出了注意,让人把一部分伤员送到将军府,他亲自诊治,小徒儿打下手。

  乔岚大大地夸赞了一番自家师父,令郑神医很受用,只要能让小徒儿高兴,别说是治病救人,就是杀人放火他都乐意去做。

  郑神医肯出手,简直不要太振奋人心了,郑神医是谁,活阎王。

  有活阎王郑神医坐镇,送到将军府的都是重伤者,虽然不能百分百救回来,但十个活八个不成问题。

  郑神医救人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给前线作战的将士一个讯息:放开了打,受伤没关系,只要你还有一口气,有郑神医在,阎王都不敢收你。

  定远军沸腾了,打起仗来更是勇猛,很快打退波汶的又一波进攻。

  封啓祥立于墙头,看着始终悬挂在敌阵中的十五颗头颅,眼里的光明明灭灭……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6767009.html